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被 “雪怪” 困住的 15 个小时

苏曼日语
01-14 22:03
+关注

1月11日开始一直持续到1月14日,

日本海沿岸连降暴雪,

引发多段交通瘫痪和人员伤亡事件。

受季风影响,日本海沿岸冬天降雪量大而太平洋沿岸多晴天。即使是这样,今年的降雪也有些不寻常,北陆地区有些区域雪深达到70厘米,道路旁堆积的残雪有的区域超过一米。

这场持续的大雪在网络上也引起了阵阵骚乱,同时又赶上日本的大学入学考试,勾起了来参加考试的考生的不安。

从小在北方长大的我一直觉得雪是一种温柔的生物,那么轻,那么柔,像一个精灵,一夜之间就改变整片天地。

冬天的时候总是期待下雪。

一场瑞雪,给光秃秃的北方之冬不知添了多少灵气。随着雪的渐渐消融,蒸发,消失不见,也能够感受到春天的脚步渐渐走近了。

展开剩余87%

对于我来说,雪是一座天然的时钟,给人带来冬春交替的实感,是一位潇洒的斗士,匆匆的来,然后毫不犹豫的离开。

在来日本之前,对于日本雪的感知和想象,全部来源于文学和影视作品中。

雪国当中静谧、清冷,将人与世俗相隔的雪,让我感到雪的悲伤;情书当中纯洁而真挚的雪让我感觉到雪的沉默和执着。

来到金泽之后,我再次感觉到了雪的执着。

它可以连续下,不停歇。

无声地落下,轻轻地接近,默默地吞没着这个城市。

有时候猛的一拉开窗帘会感觉它像潮水一样,不知什么时候一下子涌到了窗前。我不再觉得它是一个潇洒的斗士,而是像一个矫情的女人。

它可以在这里逗留很久很久,有时候觉得天刚刚要放晴,它却又迈着碎步,垂袖而来。在外人看来,经过雪的一番装点,这里也许美若仙境……

但是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除了自然赐给的美,更多的是出行上的不便,安全上的隐患,还有能够吞噬人的意志的,一望无尽的白。

(图片来自金泽大学留学生)

1月11日-1月12日,

我也不小心被卷入到大雪带来的事件中。

1月11日的晚上,为了参加一个和研究相关的说明会,我坐上了从金泽前往东京的夜行巴士。

原本是晚上9点半出发第二天早晨7点到达东京新宿,但车只走了大概20分钟就停住了,随即司机通知大家说前方积雪太深,事故多发,高速路禁止通行,需要等待指示。

当时我没有放在心上,转过头睡去了,第二天清晨,朦朦胧胧之中,感觉车丝毫没有前进,我拉开窗帘望去,发现周围的积雪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厚度,才意识到原来车在路上停了整整一夜。

大概8点左右司机开始询问车内每位乘客的身体状况,然后表示除雪工作依然需要几个小时。

听到消息后人们表现的异常冷静。

我望向窗外,看到指挥人员来回奔走于厚厚的积雪中,询问各辆车中司机和乘客的状况。登上网络一查,我不禁吓了一跳。这一夜,有至少100辆车被困在这里,道路严重堵塞。还有各种事故频繁发生,并有多辆车陷入雪中,动弹不得。

车里还是一片寂静,只有发动机轰隆隆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但越是寂静,我的内心却越变的焦躁起来。我看着窗外的大雪,时不时凝视手机上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对于我来说都是煎熬。我急的身上涌出了汗,把头凑近窗户,想借玻璃透出的阵阵冰冷的寒气给自己的心情降降温。

会议是赶不上了。

我看着一望无尽的白,心里满是绝望,在心中歇斯底里的呐喊,但喊出的声音仿佛都被卷入到了蓬松的积雪中。

这就是北陆的雪,固执的挥洒着自己的情绪,无论你怎么反抗,怎么怨恨,它都不会给你反馈,只能任凭一腔怒气和满心绝望被吸入到无边无际的白中。我开始恨这雪,恨这座城市,飘飘零零的雪花落在地上本无声,却在我的头脑里擦出刺耳的声音,抹不去,推不开。

“请问您感觉身体怎么样?”

等我回过头的时候司机已经站在我眼前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略带愤懑的表情吓到,他的表情也有些慌张。

“我没事,谢谢。”

回答完后我默默地又将脸转向窗外,但这次我没有看雪,双眼只是直直地瞪着前方。

“人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解决问题。”忘记是前两天看过的哪本书中的话了,突然涌上心头。我意识到自己有个毛病。只要是我认为很重要的事情,在做之前我都会做好万全的准备,然后想象事情一步一步地按照计划进展,最后形成我想要的模样。一旦现实不能如我所愿,我会感受到深深的挫败感,然后否定一切,痛恨一切,当然这些只会表现为我的心理活动,但我知道,这也很容易影响到他人。如果是在平常,也许会有人容忍我的负能量,帮我消解,但此时此刻,在这辆公车里,我认识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人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解决问题。”我又想起这句话。虽然满肚子的不甘心,我还是拿起手机,联系了约好要见面的对象,取消了今天的面谈,然后和对方商量了下次面谈的时间。如此一来,东京之行也变成了单纯的“乘车之旅”,即使到达目的地,也不得不尽快折回,赶上周一的课程。

车还是没有动。

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怎样让白白流逝的时间不被浪费。我又把目光转向窗外,凝视着刺眼的白雪。对,我可以认认真真地赏一次雪。

伴随着阵阵强风,路面上扬起一片片雪沙,像白色的浪花,向后方涌去。大片的雪花已经变成了微小的雪粒,倾斜着洒下。周围的松树都披着一层厚厚的雪衣,让我不禁想起《纳尼亚传奇》衣橱背后那个下着雪的童话森林。

雪下落的速度开始减慢,如果不是有绿色的松枝做参照物,我会错以为雪已经放弃它的任性,随即消融在白茫茫的天地间。我仿佛走进了一个冰雪水晶球,时间定格在发条停止的那一瞬间。

下午一点,也就是距离被困已经经过了大概15个小时的时候,车动了。开始缓慢的向前爬行。

公交车像一只穿着粗气的巨兽,在银白色的世界穿行,天空中的云墙像被岁月刮去了墙皮,透出了久违的蓝天。远处的山披着一袭银衣,有时候会随风抖抖身上的雪片。大桥上,公路旁,都有被支起的摄影机,各个电视台的记者积极地捕捉着现场的信息,口中的哈气凝成冰冷的一团。

由于害怕归途遥遥无期,我最后还是没有去东京。

我从富山下车坐JR又回到了当初的原点。满满的一天,我除了看雪似乎什么都没有干,但同时,我学会了和消极的自己相处,理性的那部分自己终于赢了这场思想上的博弈战。

【新课预告】

Yuki先生的N1系列课程即将开讲

1月18日N1一元体验课(2小时)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