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被 “雪怪” 困住的 15 个小时

1月11日开始一直持续到1月14日,

日本海沿岸连降暴雪,

引发多段交通瘫痪和人员伤亡事件。

受季风影响,日本海沿岸冬天降雪量大而太平洋沿岸多晴天。即使是这样,今年的降雪也有些不寻常,北陆地区有些区域雪深达到70厘米,道路旁堆积的残雪有的区域超过一米。

这场持续的大雪在网络上也引起了阵阵骚乱,同时又赶上日本的大学入学考试,勾起了来参加考试的考生的不安。

从小在北方长大的我一直觉得雪是一种温柔的生物,那么轻,那么柔,像一个精灵,一夜之间就改变整片天地。

冬天的时候总是期待下雪。

一场瑞雪,给光秃秃的北方之冬不知添了多少灵气。随着雪的渐渐消融,蒸发,消失不见,也能够感受到春天的脚步渐渐走近了。

对于我来说,雪是一座天然的时钟,给人带来冬春交替的实感,是一位潇洒的斗士,匆匆的来,然后毫不犹豫的离开。

在来日本之前,对于日本雪的感知和想象,全部来源于文学和影视作品中。

雪国当中静谧、清冷,将人与世俗相隔的雪,让我感到雪的悲伤;情书当中纯洁而真挚的雪让我感觉到雪的沉默和执着。

来到金泽之后,我再次感觉到了雪的执着。

它可以连续下,不停歇。

无声地落下,轻轻地接近,默默地吞没着这个城市。

有时候猛的一拉开窗帘会感觉它像潮水一样,不知什么时候一下子涌到了窗前。我不再觉得它是一个潇洒的斗士,而是像一个矫情的女人。

它可以在这里逗留很久很久,有时候觉得天刚刚要放晴,它却又迈着碎步,垂袖而来。在外人看来,经过雪的一番装点,这里也许美若仙境……

但是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除了自然赐给的美,更多的是出行上的不便,安全上的隐患,还有能够吞噬人的意志的,一望无尽的白。

(图片来自金泽大学留学生)

1月11日-1月12日,

我也不小心被卷入到大雪带来的事件中。

1月11日的晚上,为了参加一个和研究相关的说明会,我坐上了从金泽前往东京的夜行巴士。

原本是晚上9点半出发第二天早晨7点到达东京新宿,但车只走了大概20分钟就停住了,随即司机通知大家说前方积雪太深,事故多发,高速路禁止通行,需要等待指示。

当时我没有放在心上,转过头睡去了,第二天清晨,朦朦胧胧之中,感觉车丝毫没有前进,我拉开窗帘望去,发现周围的积雪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厚度,才意识到原来车在路上停了整整一夜。

大概8点左右司机开始询问车内每位乘客的身体状况,然后表示除雪工作依然需要几个小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