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继承者计划

手机搜狐

SOHU.COM

民生问题引发示威 突尼斯“茉莉”不再芬芳

就在外界普遍担心这场骚乱是否会导致下一场“茉莉花革命”时,突尼斯政府终于给出了解决办法。13日,突尼斯社会事务部部长穆罕默德·特拉布勒西宣布,政府准备出台一系列措施以改善民生,包括增加对困难家庭的补助、向困难家庭提供住房。

特拉布勒西称,政府每月向困难家庭提供的补助金将由原来的150突尼斯第纳尔增加至180第纳尔-210第纳尔,而这一改革项目设计金额达到1.7亿第纳尔。但在向困难家庭提供住房这一点上,特拉布勒西并没有公布这项措施的详细细节。

一名政府消息人士称,相关议案已经提交至议会,并将在下周由议会进行讨论。当天,内政部发言人哈利法·希巴尼称,在这场骚乱中,过去一周共有803人被捕,他们涉嫌暴力活动、抢劫、盗窃等行为。同时,他也证实,从11日晚局势就开始回归平静,12日晚至13日,都没有出现破坏公共和私人财产的行为。此前,有媒体预测,14日之前仍会有不断抗议活动发生,因为这天是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推翻本·阿里总统周年纪念日。

这场巨大的骚乱始于上周一。8日晚间,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爆发抗议示威活动,部分地区的示威活动引发冲突,示威者向安全人员投掷石块和燃烧弹,安全人员动用催泪弹驱离示威者,导致1人窒息丧命。随后,多地示威活动引发的暴力骚乱不断升级,并很快蔓延至泰布勒拜、卡塞林,、西迪布济德省、 加夫萨等全国十多个省份。

当天,来自“我们还在等什么”抗议组织的民权人士及学生向政府抗议,他们挥舞黄色卡片呼吁政府重新考虑其指定的经济政策。有媒体分析,这反映出示威活动主要指向民生问题,而直接原因便是持续上涨的物价导致突尼斯人的生活成本越来越高。而本届政府今年伊始开始实行的新财政法案《金融法案》更是火上浇油。据《纽约时报》报道,1月1日生效的新财政法案迅速造成突尼斯物价上涨、高失业率等状况。

据英国《卫报》的报道,《金融法案》使一些由政府控制的物资价格和税收上涨超过40%,受影响的包括咖啡、茶、燃气、通信和交通等数上百种服务和商品。突尼斯政府对此给出的解释为减少政府赤字。目前,突尼斯的年度预算赤字已经达到了GDP的6%。

事实上,每年“茉莉花革命”纪念的1月都是突尼斯社会动员的活跃期。2016年1月及2017年1月都曾因失业的问题而爆发过大规模动乱。而当年的“茉莉花革命”一度让突尼斯完成了民主体制的转型,成为“阿拉伯之春”后免于遭受暴力活动的典范,甚至还因成功促成国家和平、和解及民主化过度而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本以为“茉莉花革命”会让突尼斯就此走上康庄大道,然而事实却并不尽如人意,高失业率、高贫困率、高通胀率等问题并没有解决。目前,突尼斯失业率超过15%,其中大学生的失业率更是高达30%。突尼斯约有15.5%的人处于贫困线以下,而与贫困人口、失业率不断攀升相对应的却是生活物品价格的日益高涨。以食品价格为例,自2011年以来,突尼斯的食品价格以每年8%的速度上涨,然而突尼斯人的收入却远远赶不上这个速度。日渐上涨的通货膨胀也压得突尼斯人喘不过气,路透社消息称称,自2011年以来,该国货币汇率已经下跌了60%,通货膨胀率已经上升到近三年半来的最高水平。

一系列的民生问题促使社会怨恨程度直线上涨,反腐的低成效更是雪上加上。据2016年底的一项调查显示,78%的突尼斯人认为腐败状况比革命前更加严重,更有20%的人甚至认为上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腐败就在一周前。《国际危机组织》指出,现在的突尼斯处处存在腐败,主要表现为受贿、裙带关系、滥用权力及官官相护。有分析人士称,腐败致使突尼斯每年损失约7.27亿欧元。

此前,突尼斯的经济改革计划一直很美好。2016年底,突尼斯新总理尤素福成功举办了“突尼斯2020”国际投资大会,投资者也承诺向突尼斯投资140亿欧元。尤素福还制定了一些列经济改革计划,包括经济自由化改革、促进市场竞争、争取国际货币基金援助等措施。但现实证明,这些措施并没有奏效。

半议会制和半总统制的混合政体或许能解释政策的难推行。联合政府行使政权的形式有效地削弱了总统的权力,而越多的人长官政权就意味着达成共识会变得越难。以反腐的收效甚微为例,此前当有人提出“反腐之战”时,总统埃塞卜西就试图通过《行政和解法》在反腐上获得主动权而避免其亲信受到牵连。就目前状况而言,完成了民主体制转型的突尼斯能否在民生上完成转型还有待观察。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杨月涵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