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器灵2

手机搜狐

SOHU.COM

北京房价3000元的那个跨年夜,马云马化腾在做什么?

18年前,北京的房价均价不到3000,我们都在翘首以盼千禧年。

大家的物质生活没有现在那么丰富,但现在北京的房价翻了10倍还不止,要想赚钱,就不要与趋势为敌!

先看看18年前,北京房价每平3000元的时候的气象:18年前那个跨年夜,所有细节,都如刀痕般清晰!

长风从漆黑的苍穹中扑下,四环外荒草折腰,几个均价不到3000元每平的新楼盘内,灯光稀稀落落。

老旧的公交车喘息粗重,拉着我和兄弟们去天安门跨年,告别1999,以及迎接新世纪第一道曙光。

北京天色已阴郁数月,以至于国庆大阅兵前需发射炮弹,驱散雨云。

这座古老的城市,正板起面孔,送别自己的过去。

天安门广场上人头簇拥,擦肩而过的女孩握着索尼随身听,耳机中流出张信哲的《爱就一个字》,那是那年最流行的旋律。

在遥远的香港,跑马地广场的中央草坪上,穿着黑色皮衣的王菲,正唱着《邮差》和《人间》。

场边梅艳芳笑颜如花,身边是眼波温柔的张国荣。

这场庆典由董建华主礼,开场时成龙纵马,带着香港明星们骑行入场。那是属于他们的九十年代。

而那些属于下个时代的人们,仍在寒风中等待垂青。

距天安门9.9公里的北影厂墙根下,刚刚进京的王宝强,因抢不到群演盒饭懊恼。不远处的酒吧内,黄渤正陪笑唱歌,歌声中杂着胶东的海风。

广场南边的大栅栏,郭德纲还没开始他的传奇。

几个月前的中秋节,他拎着月饼和水果去见未来的岳父岳母,结果礼物被扔出门外,并警告他不许再登门。他咬碎银牙坐车进京,发誓出人头地。

失意人又何止于他。

在大连,元旦前几日,王健林刚把大连万达球队和基地转卖他人,接手的商人叫徐明。改名那一天,王健林对身边人说“真的不甘心”。

而球队中的头号前锋郝海东,那一年正因吐痰被足协离奇禁赛一年,鞋拔子脸上写满嘲笑。

在云南,73岁的褚时健,在监狱里度过1999年的最后一天。这一年,他被判无期。

老人在夜中沉沉睡去,不知梦中有没有满山金黄的橙子。

天安门广场上人潮涌动,周边交通全部中断。

同样的场景也发生在深圳,一家名叫腾讯的小公司员工集体出门吃饭,结果被迎接千禧年的人潮堵在路上,动弹不得。

马化腾并不在列,那夜因“千年虫”,OICQ出了点小问题,公司只有马化腾一人在线,他扮演唯一客服竟然成功安抚了所有用户。

他其实经验丰富,最开始OICQ没人聊天,马化腾要自己换女孩头像上阵陪聊。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