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40岁做到副行长,却想拿完年终奖就跳槽?

编辑:小私君(Tigerxuesim)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来源:愉见财经(ID:fish-finance)

我的朋友大鹏,大学一毕业就进了一家股份制银行,十九年没挪窝,终于在三年前顺利坐上了分行某大部老总的位子。

生活,不算差不算好,看跟谁比了;收入,不算少不算多,看跟谁比了;权力,不算小不算大,看跟谁比了……大鹏唠唠出这一套无聊排比句的时候,我感觉他整个人的状态就像是他使用的句式:眼里没火光,心里没激情,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却也安稳。

是。“眼里没火光,心里没激情,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却也安稳。”不知道人群中有多少人其实也活在这样的状态里。

1

升迁?大鹏的下一步当然是要铆着“行班子”去的。可抬头看看,顶上堵在那里的屁股,眼下一个都没有要挪动的迹象,离退休最近的一个也还有三年半;而下面,比他提前挂号要挤进班子的脑袋已经有两三个,还各个都是进了总行储备人才库的。

得势?坐在独立宽敞的办公室里,看着外头隔间工位里乌泱泱几十号人,其中不乏年岁长于自己的,想着自己40岁不到就能够到这个位子,只要不犯大失误,就算耗时间在这栋楼里耗到退休,论资排辈,退在分行副行长的位子上应该是大概率事件——大鹏在三年前刚坐上这个位子的时候的确感觉良好。

可天不遂人愿的是,没多久分行一把手就换人了,新老行长还不是一个“派系”的,于是开始“新官不理旧账”,新行长为了做干净自己,把老行长在位期间好几单大单子风险就直接往外爆。可怜了大鹏是在老行长手上一路提拔上位的,还偏偏就坐在了信管口上,可想而知他那两年业绩能不糟心嘛;再在贷审会上说话,还能腰板直嗓门亮嘛。

赚钱?银行本就是个“不看固薪看浮薪”的行业,即便是在中后台,不良往上爆、绩效考核往下降,对赚钱的影响也是显然的,更明显的是,大鹏在部门里的威信下去了、士气也涣散了。

就在这个连年实际降薪的节骨眼,大鹏太太还坚持给添了个二胎;添了个二胎本身不要紧,关键是又要接爹妈来照顾,家里大孩子又需要独立空间了——于是,又该买更大的房子了。

就算能给自己安排个低息贷款,但看看房价,大鹏还是不免一声叹息。他倒也不至于买不起房,只是再耗相当一部分积蓄买新房,似乎意味着离他自己那些残存的奢侈梦想又远了不少。而能看到的未来生活光景,就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地继续穿着新行长给的“小鞋”去工作,来供楼供家供孩子。

40岁开外的男人本就是这样,内外都有人指望着你,让家庭生活得更好、让部门发展得更好;左右肩都是担子,自己的压力却不知道可以往哪里卸一卸、或是泄一泄。除了某些喝了大酒、靠酒精让自己突然轻松的夜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