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何江涛:我们该如何评价晋城的过去五年

不要老叹息过去,它是不再回来的;要明智地改善现在。要以不忧不惧的坚决意志投入扑朔迷离的未来。

——朗费罗

猛然问及我该如何评价晋城的过去五年,我也很茫然。脑子里首先冒出的一句话是“这五年,我们在转型发展上进行了建设性的探索”。这样的官话显然难以总结晋城的过去五年。这五年,实则是晋城自1985年建市以来最波澜不惊却影响致远的五年。

从时间来说,过去五年是指2013年至2017年。2013年2月,王清宪调离晋城,刘润民出任晋城市长。到2016年10月,刘润民调离晋城,武宏文出任市长。再到2017年9月末,武宏文调离晋城,刘锋出任市长。

这五年,是晋城反腐败斗争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五年。王树新、申会、王有明、赵晚畴、谢克敏、秦建孝、杨晓波、李玉山……这一长串名字,是反腐败斗争的成绩,是警示教育中的反面教材。在晋城这一方土地,他们可谓是“位高权重”“声名赫赫”。他们中,有的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有的是市政协副主席,有的是市委书记、市长,有的是县委书记,有的是局长。谢克敏、秦建孝、杨晓波,高平连续三任市长全部倒下,被央视《新闻1+1》称为:“塌方式腐败”的样本!

“塌方式腐败”的背后,必然是一个地区的政治生态出了问题。

2012年,晋城的GDP是1011.6亿元。2016年的GDP是1049.3亿元。与“塌方式腐败”对应的是经济增长的“断崖式下跌”。2017年在煤炭价格回升的影响下,晋城将与山西经济同步实现由“疲”转“兴”。

过去五年,是晋城在转型发展方面进行了建设性探索的五年。尤其是晋煤集团等煤炭企业,积极去产能,开拓非煤产业,发展高新产业。晋煤集团董事长贺天才被提拔为山西省副省长,与其领导晋煤在转型方面取得的成就不无关系。

就晋城整体而言,“转型升级”任重道远。过去五年尽管进行了一些建设性探索,但所取得的成效并不明显。煤炭产业依然占据晋城经济总量的比重过大,晋城经济的发展稳定性依然受制于煤炭价格的波动。新兴产业投资不足,新的支柱产业尚未形成。

把问题的症结归咎于“观念”,往往是忽视了制度建设的重要性。在我们迎来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要更加深刻地明白,改革开放不仅仅是一场观念上的变革,更重要的是通过三十多年的努力,中国构建起了一套相对完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对于山西,对于晋城而言,当下最重要的任务,是重拾“改革开放”的初心,坚定“改革开放”的信念。改革本身就是创新,要实现晋城的转型发展,就要求我们要在“制度创新”“理论创新”“文化创新”做出更加大胆的尝试。

过去五年,是晋城“改革开放”以来相对保守的五年。晋城经济的转型升级是晋城发展中所遇到的重大课题。没有敢于创新、敢为人先、开拓进取的精神,恐怕难以完成这个重大课题,无法给历史给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从王清宪、刘润民到武宏文。每一任市长都是想干事的人。但政府的“执行力”总感觉差了一些。这三任市长的努力似乎都未能带动政府官员的热情,未能得到整个政府系统的响应。换而言之,也可以说三位市长在整顿吏治、内部管理上“不够强硬”。

高效运转的政府体系,敢于担当的领导干部,是晋城能否“重拾升势”的重要保障。这一批人,这就是晋城发展的“关键少数”。如何抓好这个“关键少数”,就是解锁晋城发展的“开机密码”。

究竟该如何评价晋城的过去五年,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毕竟,人民才是阅卷人。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加倍努力,心怀使命与责任,做好这份答卷,才能对得起时代,对得起自己。

2018年1月14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