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乡间小路走一走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还有一支短笛隐约在吹响。”

自然,是一个无所不能的魔术师,它轻轻地挥一挥手中的魔棒,定能让你一睹她精彩的演出。大山是她的搭档,在风的神助力下,山脱下了金黄的外套,或许是两者默契不够,就这样让我目睹了未裹上白色棉袄的大山。自然静静地与她的搭档磨合,想悄悄地为我们表演山穿白棉袄的魔术,但能否成功,让我们一起慢慢等待吧。

北风呼呼地吹,吹落了山上仅剩无几的黄色外套,只剩下光秃秃的躯干,隐隐约约中还能看见经冬不凋岁寒三友中的竹松二友。虽有竹松二友为伴,奈何天气严寒,小动物们早已找好居所,纷纷躲起过冬了。山上的宁静丝毫不影响山下马路的热闹。元旦假期,马路更加繁忙,来来往往的车辆洛泽不绝,弯弯曲曲的山路本就不宽,加上来往车辆互相礼让,车子似摇篮般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停停往往、兜兜转转。终于历经三四个小时的车程,我到家了。下车后,太阳公公已经懒散地靠在了大山的肩膀上。

到家的我虽已疲惫,但心里是无比喜悦的。家总有一种魔力,给你那种放松的状态,是任何地方所不及的。次日,闲着的我,想去田野走一走。田野,带不走的,有我儿时的记忆,每次回家总喜欢在田野的小路上走一走,直到自己累了。原先极不情愿的小妹奈何不了我的软磨硬泡,换上运动鞋,和妈妈打了声招呼,向目的地出发。

家离田野不远,我家在两山之间的山谷里,家后的山绵延到此处已接近尾声,一条如丝带般的公路,彻底切断了家后山的走向;家前的山是东西走向,山脚有同走向的溪流。溪流与公路之间有农田、有竹林、有村庄还有一群朴实善良的村民。

穿过竹林,便来到了田野上。“田野上都有水泥路,还是田野嘛?”小妹嘟着嘴看着前方的水泥沟说。只见我们的面前有一条长长的小水泥路,与其说是一条小水泥路,不如说是一条水泥沟。为何在田野里筑这样一条水泥沟尼?其实在此之前,这条小路就是有石头砌成的。这条长长的小路,上下都是农田,左右都是菜地。其实这条小路也是一道田埂,但在我的印象中,它不仅有路的作用,还有沟的角色。

儿时,经常和邻家的小姐姐从这条路上,到河边捉螃蟹、去山上采花、摘果子;大人们上山干活也经常从这条路走,这里,它有路的作用;夏天,经常会有雷阵雨、暴雨,这时它是沟的角色:它上接竹林留下的雨水,下引到溪流中,它规范雨水的流向,不让水去破坏地的样貌。这条路虽是石头砌的,也经不过岁月风雨的洗礼。今年村委会组织把这条路重新包装了一下,包装后看起来一下子就高大上了,不过走在这条小水泥路上,也体味不到原生态的田野之味。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个惠民工程,下雨天再也不用担心,把泥土带回家;再也不用担心雨水太大,冲坏了田地的样貌……

春天,一丝丝嫩绿的小草从地里钻了出来,漫步田野,不敢快步行走,害怕这些细细嫩嫩的小草在我们的脚下变成碎末儿。春日,茫茫田野,无限生机。

夏天,白天农民们大都在汗流浃背的插秧;晚上,青蛙、蟋蟀、知了,这些青年演唱家在田野的各个角落里开起了巡回演唱会,“呱――呱”“曲――曲”“知了――知了”美妙的歌声在整个田野里回荡,时不时会有蛇来打搅它们的演唱会。

秋天,丰收的季节,黄澄澄的稻子,颗粒饱满,沉甸甸地随风摇曳,飘散出醉人的芳香,微风吹拂,翻腾着滚滚的金波。秋日,收获的季节。

冬天,一切都是去了热闹的场景。冬天的田野显得那么寂静,让人不忍心去打破这片寂静。现在便是寒冬时节,走过了小水泥路,沿着溪流向上游走去,河里的水芹菜丝毫不知寒冬已到来,仍郁郁葱葱地充满了整个小河道,衬托出周围的枯枝落叶是那么的脆弱。我也怕冷,不敢随意下河去采这纯天然的绿色食品,当然也不愿破坏这幅美丽的画卷。

愈发觉得天地是那么的美丽,也更加佩服大自然的魔棒。我不仅拿出手机,记录今日的田野之景。看了照片,心中不仅疑惑,没用美颜相机,怎么拍的照片这么美啊!来看看相机中的我,是不是也很美,小妹笑我想多了。田野本来就美,无需美颜,拍出的照片不仅美,还非常的真实。其实美是相对的,它没有一个统一的判断标准,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心情大好,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歌,奈何小妹不给我面子,说我唱得太难听了,可我仍唱得不亦乐乎。田野,带不走的,有我儿时的记忆,和我在田野的小路走一走,直到“呱―呱”“曲――曲”的歌声响起,催我回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