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看不懂特朗普减税的人 可去看一遍《雍正王朝》

美国华人会计网
01-14 17:00
+关注

看不懂特朗普减税的人

请回去看一遍《雍正王朝》

知道现在在美国,反对特朗普减税的人,发出声音最大的是谁么?

是400多位美国富豪,而且他们都还是些重量级人物,包括金融大鳄索罗斯和洛克菲勒家族的史蒂文·洛克菲勒等人。他们联名上书反对特朗普减税。

按理说,这些富豪本应该是最支持减税的人啊,为什么他们反对减税呢?

在他们的公开信里,是这么说的:

会造成财政损失,危及美国财政健康;

会造成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

作为吃瓜群众的我们,应该相信这些话是顶级富豪的真心话么?

那可不好说,你看我国的顶级富豪是怎么说话的,“不知道自己妻子好不好看”、“自己这辈子犯过的最大错误就是创建了阿里巴巴”,你就知道,富豪摆在台面上的话,不能太当真,宁可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不能相信富豪这张破嘴。

展开剩余95%

但是,仔细琢磨一下,这些富豪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比如,如果减税就是应对经济增速放缓的灵丹妙药,为啥特朗普之前的总统就不减税呢?特朗普减税会在短期影响美国财政收入,造成的亏空该怎么填补呢?

其实这件事,了解中国历史的人就能看穿是怎么回事了。

当年雍正刚即位就想推行摊丁入亩,而且口号喊得也很动听,“滋生人口,永不加赋”,这就是古代的减税啊!

雍正也喜欢搞些花里胡哨的发型

然而这一政策也遭到了士绅的反对!

这个政策真的不好吗?如果“摊丁入亩”政策好,为什么前朝不实施,你雍正就要实施呢?

实际上,这政策其实前朝早就实施了,雍正“摊丁入亩”是继承自张居正的“一条鞭法”。“一条鞭法”也要求将田赋和各种名目的徭役合并一起征收,同时将部分丁役负担摊入田亩,做到事实上的减轻农民负担。

历史上的“一条鞭法”不是孤立的法律政策,还需要很多配套措施,比如要把各种杂役摊入田亩,就得清查全国田亩数量和所有权。

影视作品里的张居正,还是唐国强老师扮演的

然而张居正的改革并没有进行到底,他虽然一心想整理全国赋税,曾于1580年终以万历名义实施全国耕地丈量。量后统计还未开始,他却因病突然去世。

张居正死后,政治经验还不足的万历皇帝“下了一道诏书,内称,过去丈量全国的土地,出现过许多不法行为,主要是各地强迫田主多报耕地,或者虚增面积,或者竟把房屋、坟地也列人耕地,两地方富则以此争功。鉴于弊端如此严重,那一次丈量不能作为实事求是的税收依据”。

他却万万没想到,这道诏书引爆了反对土地清查乃至整个改革的士绅的热情,他们自动掀起了反对张居正的运动:

“过去按照张居正的指示而严格办理丈量的地方官,已一机被指斥为佞臣;没有彻底执行丈量的地方官,却被田主颂扬为真正的民之父母。反张的运动由此揭开了序幕。大批严格办理丈量的官员被参劾,他们都直接或间接与故太师张居正有关。他们劣迹多端,而细加推宪,其所以胆大妄为,后边盖有张居正的支持。这一运动慢慢地、但是有进无退地蔓延开去,而参与者也清楚地知道现在和当年劝谏夺情的时候,政治形势已经大不相同,他们揭发事实,制造舆论,使张居正的形象逐步变得虚伪和毒辣。到1582年年底,张居正去世仅仅半年,他已经被盖棺论定,罪状有欺君毒民、接受贿赂、卖官囹爵、任用私人……归结到最后,就是结党营私,妄图把持朝廷大权,居心叵测云云。”

于是张居正的改革就人亡政息了,原本具有中兴势头的大明王朝就此走向衰落,张居正死后62年,崇祯就吊死在了煤山的那颗老歪脖子树上。

当初张居正改革的惨痛教训,雍正一定是吸取了的。于是他上台之后,完全不顾群臣反对,强力推行改革,尤其是丈量土地,这才是得罪全国士绅的措施。

为什么清查土地就会得罪士绅呢?

因为很多士绅的财产是不用交税的!他们是通过隐匿这部分财产达到偷税的目的。如果彻底清查土地,他们就不能逃税了!对于他们来说,减税就是加税,所以他们会站出来反对减税改革!

这一点是不是看上去很眼熟?

美国也是这样的状况,部分富豪害怕减税政策实施,表面上是害怕贫富差距拉大啊,财政收入减少啊,实际上怕的是以前想逃税能逃税,现在逃不了税了!

一项惠及大多数老实人的减税政策,就因为部分士绅(富豪)偷税漏输无隙可乘而被反对,而反对的这群人掌握这很大话语权,人类这么几百年的老套路还真是相似啊。

只不过特朗普的美国政府还有一件强有力的武器,那就是《海外账户税收合规法案》。该法案主要针对在美国以外开设银行户头等金融帐户、拥有金融资产的美国公民以及永久居民(俗称绿卡持有者),这部分人在海外的金融资产及因此而产生的收入,包括存款利息、股息、红利等,都必须在每年的交税季节向国税局申报并按规定缴税。

国会通过这个法律的目的,是为了堵住美国人将资产转移到海外而避税的漏洞。

也就是说,特朗普的税制改革,实际上是在放话:美国人都别藏着掖着,我们一起来发展经济,财产情况你们都给我整实在点,我给你们争取到了大优惠。

那么,争取到大优惠的特朗普会怎么样呢?

一般中产阶级和中小企业主会感激他,认为他做的是好事。事实上特朗普上台的基本盘就是这些人,这些人也支持他减税。

掌握强大舆论甚至政治权利的富豪会抹黑他,说他是暴徒、恶棍、粗俗的人、不懂经济却在瞎搞,甚至会用各种手段企图扳倒他。

熟悉吗?历史上的雍正就是这样被对待的。雍正统治期间,社会上流传着雍正各种留言,说他“谋父、逼母、弑兄、屠弟、贪财、好杀、酗酒、淫色、诛忠、好谀、奸佞”,还传说他得位不正,康熙原本是想传位给十四阿哥,却被他改了一笔变成了“于四阿哥”。

对比一下,特朗普被说是性骚扰、直男癌、固执、种族歧视、反LGBT,还说他得位不正,大选获胜是通过俄罗斯操控上台的。

历史真实惊人的相似啊。

雍正是怎么反击这些流言的呢?他搞了一个文字狱,抓获了写这些流言的曾静等人,当面和他们对质(互喷),最后逼着他们认罪,在全国示众。

作为民主国家的总统,特朗普自然不能搞文字狱,只能在推特上和传留言的人互喷。

最细思恐极的是,雍正干了十多年就积劳成疾,突然病逝,也有人认为他死得不明不白。

特朗普会遭遇同样的命运吗?当年肯尼迪减税,刚提出法案当年就被人暗杀;里根减税,提出法案当年挨了一枪,幸亏命大没死。特朗普会重蹈覆辙吗?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雍正的改革为清王朝续命将近两百年,繁荣六十年,特朗普若是能够推行减税成功,也会有类似效果,美国会继续繁荣半个世纪吧。

酒 吧 风 云

1.

有一间酒吧,就叫它A酒吧,每晚都会有10个酒友相约来此喝酒。他们彼此亲如兄弟,每次消费的总金额固定都是100元。

喝酒是要花钱的,他们没有采用AA制,而是采取根据各自家庭经济条件量力负担的办法,其中最穷的4个人不用花钱,其余6个人依据贫富程度分担,依次是第5位付费1元,第6位付费3元,第7位付费7元,第8位付费12元,第9位付费18元,到了第10位,也就是在这群人中最富裕的那个酒友,需付费达到59元。

每晚都到这家酒吧买醉的这10个酒友,大家都满意并习惯于这样的分担模式,直到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情为止。

那天在结账时,酒吧老板对着众酒友说了一番话,让大家本来平静的心泛起了涟漪,老板说:“考虑到大家都是常客,一直以来都具有良好的信用——从不赊账、赖账,我决定向你们让利,从今往后,你们每晚只需付80元就可以了。”

接下来的问题,这10个酒友如何调整分担份额。他们延续了既往量力负担的原则,前4位最穷兄弟不会受到影响,依然免费享用每晚的酒水,但是其余6人该如何分担,或者说,该如何在保证公平的情况下,享受酒吧老板给予的20元优惠折扣呢?这成为摆在他们中间的一道难题。

他们意识到20元的优惠折扣如果平均分配,每人将受益3.33元,如果考虑到之前6人各自承担的费用,第5位及第6位也都可以与前4位兄弟一样,加入每晚免费喝酒的队伍中,如果这样,实际承担费用便只剩下4个人了,如此公平吗?

2

这时候,正在大家感到懵逼的时候,一旁的酒吧老板提议,还是按照量力负担原则,越穷的人所享受的降幅越大,并给出了一份降费清单,具体如下。

第5位,如同前4位最穷的人一样,今后可以不付费,获得100%的减免;第6位,现在只需要支付2元而非之前的3元,获得33%的减免;第7位,现在只需要支付5元而非之前的7元,获得28%的减免;第8位,现在只需要支付9元而非之前的12元,获得25%的减免;第9位现在只需要支付14元而非之前的18元,获得22%的减免,最后第10位现在只需要支付49元而非59元,获得16%的减免。

总之,酒吧老板设计的方案让其中的6个实际付费者都获得了益处——减少了支出,同时,前4位继续享受着免费的酒水,利益的均沾,应该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于是大家握手,相约转天来喝酒执行新方案。

可是,当这十兄弟走出酒吧不远,很快就回过味儿来,开始算计各自的减免比例,越来越声称不合适,竟争吵起来。

第6位说,“我只在20元降价总额中享受到1元”,并且指着第10位说,“而他居然获得了10元减免额度!”

“的确,没错!”第5位说:“我也只享受到了1元的减免额度,而他的受益却比我大10倍!”

“确实如此!”第7位大喊:“为什么他可以获得10元让利,而我只获得2元,最富裕的人拿走了全部的优惠折扣!”

“稍等!”最穷的4个人也站出来,齐声叫道:“我们没有获得任何减免,这个新的分担比例分明是在剥削我们穷人!”

10人中竟然有8个人在抱怨,怒气都发泄在唯一的富人身上,这让第10位最富裕先生感到很沮丧……

终于,第二晚起,他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酒吧,其余9个人坐下来继续畅饮,但是,结账时他们才发现,再也没有足够的钱去偿付哪怕一半的酒钱——第10位富人依次承担酒费占比分别为59%以及61.25%,其余9人相应承担41%以及38.75%,因此谓均不过半。

3

第10位富人被一起去A酒吧的兄弟指责,感到很是失望,打算去其他酒吧喝酒。可是镇上的其他酒吧消费都比打了折扣的A酒吧消费要高。有的见他有钱,甚至每晚要他消费100元,他虽然有钱,也不愿意做这个冤大头,就还是走了。

终于他找到了间B酒吧,老板说在这里一晚最低消费也就39元,他一听很高兴,就进去喝酒了。没想到最低消费下的啤酒很是难喝,他喝着很不习惯。他问老板亿元好一点的啤酒,老板说上一个档次的就得59元了。他一听,这不比A酒吧打完折扣的还贵么?不过也和A酒吧的之前的价格一样了,自己也能承受,于是他又加了20元,却发现这个档次的啤酒还是很难喝。他意识到想要享受更好的啤酒就得付出更多的钱,就更加郁闷了。

更让他难过的事,B酒吧的人也都不错,但是他们和他毫无共同话题,感觉喝不到一起去,就连B酒吧的背景音乐他都不大喜欢。他开始怀念以前和他在A酒吧喝酒的9个小伙伴,虽然也没少争吵,但是和他还蛮对路子。于是他在B酒吧待了一晚之后,还是会去找到9个小伙伴,9个小伙伴也觉得没有他无法支付A酒馆的消费,于是也就言归于好,相约再去A酒馆共饮。

但是他们的友谊已经出现了裂痕。

4

最穷的4个人他们本来就不需要付钱就可以喝酒,为什么减免前后他们都可以免费喝酒的情况下,他们还这么愤怒呢?真的是没获得任何减免才让他们如此愤怒吗?

反正他们也一直不用出钱啊?

其实他们内心里想的是:享用的啤酒是一分钱一分货,老板给了折扣,指不定在啤酒里掺了多少水呢!我们原来不出钱就能享受到好啤酒,现在还是不出钱,可就得享受差啤酒了!别看之前之后我们都不需要出钱,但是我们受了很大的损失!

所以后来哪怕十位兄弟好不容易重新商量好就这么认定这个折扣方案,再回到酒吧喝酒的时候,这四个最穷的人喝得也不开心,总觉得啤酒比以前淡了,不够味了,喝起来不爽了。他们左看看右看看,好像这啤酒泡沫都不如以前的漂亮;不放心的还凑上鼻子闻一闻,总是疑心这啤酒掺了水甚至马尿。

不仅这四个人怀疑酒水质量下降,其他几个小伙伴也很疑虑: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这酒水价格,这质量不会也打了折扣吧?

5

酒吧老板似乎看出了他们的担忧,于是和他们说:你们也知道,我这个酒吧一向是小本经营,你们也会觉得如果我打了折扣,就会给你们提供差的啤酒,否则我就会亏本经营。而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如果我打了折还提供好啤酒,那我就会亏本。不过我有这样几个解决方案:

我不降低啤酒质量,但是要亏本经营,就得不断负债,早晚有一天酒吧会因为负债太多而破产倒闭;

适当降低啤酒质量,但是怎么降低由你们商量着办,可以减少啤酒香气,可以减少泡沫,也可以掺水,具体怎么办你们选。

我不降低啤酒质量,但是要亏本经营,所以还是得扩大收入。有钱的几个小伙伴可以把喝啤酒折扣后省下来的钱投资给之前穷的几个小伙伴,让他们收入增加,这样他们就能在我这喝啤酒付钱了。在穷的小伙伴受到投资但还没富裕到喝酒付钱的阶段的时候,我就先亏着本,背上点债务,等穷的小伙伴有条件付钱我就能从他们那里赚到钱重新盈利了。

我不降低啤酒质量,但是要亏本经营,所以还是得扩大收入。不过我打折扣的消息一出,其他酒吧的有钱人也会来我这里喝酒,如果他们足够多,我收他们的钱也能扭亏为盈。哪怕不够多,我亏本经营一阵子,吸引一下别的酒吧的有钱人来,把别的酒吧生意搅黄,他们先破产,我就是这个镇的唯一酒吧了,镇上的人想喝酒只能找我,我也就能盈利了。

6

酒吧老板的这四个方案乍一看都很好,但是实际想想都有问题。

先说方案(1),一定是有问题的,要是一直亏本经营,负债过多A酒吧破产倒闭,那这10个人去那里喝酒呢?别的酒吧没有折扣,背景音乐这10兄弟也听不习惯,啤酒质量也可能不咋地,更何况在个别酒吧,那里的老人还会欺负新人,离开A酒吧的日子,这10兄弟可能会很难受。

7

再说方案(2),刚提出方案(2),十个小伙伴就吵得不可开交。打折后5个免费的小伙伴是穷人,他们喜欢喝味道浓烈、泡沫多的啤酒,倾向于减少啤酒香气;4个获得了减免但是没出大头的小伙伴,收入适中,喜欢不怎么带泡沫的啤酒;1个最富裕的小伙伴口味清淡,不想减少泡沫和香气,只接受掺水。于是这10个人差点打起来。

5个穷人说:我们人数最多,少数服从多数应该听我们的。

4个中间层说:我们是这10个人的粘合剂,是中坚力量,应该听我们的。

那个富人说:我出钱最多,你们出钱都不如我多,应该听我的。

具体采纳哪一种方案,好像都会有人不满,这10个人眼看又要散伙。

8

方案(3)听上去很好,要让富人投资穷人达成共同富裕,这样就能支付酒吧A的消费了。

可是他们都不一定这么想。

那个富人觉得,以前我交59元就能喝到质量好的啤酒,A酒吧也不会倒闭,现在我虽然只用给酒吧49元,却还得投资穷弟兄,这笔投资都不只10元了,我亏大发了!

那几个收入一般带还得负担酒钱的4个人也不高兴,连首富投资都觉得亏,我们也觉得亏!

5个不用付酒钱的更不高兴,本来我们就不用付酒钱,就能喝酒,这么一提议,我们还得去拿你们的投资,要么做小生意,要么去学个学位,你们给的这点钱哪够!更何况老子求的就是个安逸,别折腾老子。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也不会做,只有每天蹭酒喝才能维持得了生活的样子。让我拿钱逼我做事?老子是佛系青年,懒得干!

更何况哪怕这5个不交酒钱的人乖乖拿钱去学习或做生意,谁又能保证他们一定会富起来呢?在他们富起来并能够支付酒钱之前,万一A酒吧支撑不下去,倒闭了呢?

9

方案(4)听上去似乎也不错,但是别的酒吧的有钱人如果来了A酒吧,虽然享受到了更高的折扣,但是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和背景音乐,闹着要走呢?

还有一种可能是,镇上其他酒吧一起和A酒吧打价格战,陷入恶性竞争,到时候谁吸引谁的顾客都不好说。更可怕的是,这些酒吧打起价格战就会背上债务,最后都破产就很不好了。

这个镇上还有一个C酒吧,知道了A酒吧的折扣,虽没有打价格战,但开始严厉限制自己酒吧里的顾客前往A酒吧消费,还严令顾客禁止讨论A酒吧打折扣这件事,指责A酒吧挑起了价格战,是不负责任的体现。

A酒吧的战略失败也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A酒吧的战略成功了,挤垮了镇上其他所有的酒吧,镇上只有它一家酒吧了,就会随意提价,垄断市场,到时候镇上人想去其他酒吧喝酒都办不到了。

尾声

这9个寓言你看懂了吗?

寓言中的小镇即是整个地球,酒吧的老板是地球中的不同国家的政府,每晚买醉的酒友是纳税人,他们支付的酒钱就是纳税人交给政府的税,酒吧提供的酒水就是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

税,链接着政府与社会,与每个纳税人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光是这个简化版的减税博弈就有如此多的争议,真的要推动减税,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啊!

所以拍脑门就说减税很容易,一推动就是大好事,那可真没那么容易。

来源:海汇观潮君

版权声明:除原创类稿件,其他均由本小编整理,仅供参考,不作为税务法定依据,具体操作请咨询美国相关专业人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望谅解!如原作者看到,请第一时间在公众号留言,我们会在后续的文章中声明;如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关爱!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