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工作队“放大招”,脱贫路上一个都不能少

吐鲁番市高昌区葡萄镇英萨村地理条件优越,交通便利,村民主要种植葡萄和大棚瓜果蔬菜等经济作物,收入普遍较好,但还有5户村民仍是贫困户。在贫困现象普遍存农村,脱贫攻坚是一项极富挑战性的大工程,而在相对富裕的农村,个别贫困户的脱贫,也是一项极难的任务,来看看工作队是如何在脱贫路上“放大招”的。

治好阿帕尔的“懒病”

阿帕尔·胡吉是英萨村四组的村民,今年31岁,与妻子和三个孩子生活在一起,家中只有一亩半的地,他和妻子两人劳动,加上阿帕尔·胡吉有语言障碍,身体患有多重残疾,务农收入聊胜于无。由于生活艰难,2016年阿帕尔一家被确定为贫困户,也是工作队确定的帮扶对象。

虽说阿帕尔是工作队重点帮扶的贫困户,但他思想深处的惰性根深蒂固。一次阿帕尔给别人家葡萄开墩,谈好了半天20块钱的酬劳,可阿帕尔只干了半天,就拿钱回家了,问其原因,他抱怨活儿太重太累干不动。还有一次,村里的人为阿帕尔寻到了一个在餐厅打杂的机会,也是谈好每月800元的工资,这在村里已经算是不错的收入了,但阿帕尔又只干了两天,问餐厅要了两天的工资后,再次因怕累怕吃苦溜回了家。

起初工作队对阿帕尔的懒惰一点办法没有,只能反复登门苦口婆心地说教,但收效甚微。阿帕尔夫妻俩每次就像算盘珠子一样拨一下动一下。长久下来,就连村里人也说“工作队这么帮他,阿帕尔一家还这样,看样子是没救了。”

工作队并没有放弃,每次在四队入户必去阿帕尔家去一趟。在工作队频频走访说教下,通过以逢年过节的慰问金、慰问品和满足他一张大床的心愿作为激励法,阿帕尔的“懒病”有所好转。

渐渐地,阿帕尔家一天天规整起来,夫妇两人的思想也有所转变。他们的变化村里人也看在眼里,村民色提·尼亚孜告诉工作队:“往年阿帕尔家的葡萄地简直看不成,每年他们家葡萄开墩后,葡萄藤子乱丢到架子上,葡萄沟里满是杂草,结出来的葡萄很小烂的还不少。还是工作队有办法,治好了阿帕尔的‘懒病’。如今,阿帕尔竟然把葡萄地收拾得很干净,好像换了一家人在管理一样。”

解决卡哈尔妻子的烦恼

卡哈尔·热西提,65岁,是英萨村一组的贫困户,家里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天津南开大学上学,小儿子在家务农,家中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孙子。卡哈尔从14岁开始掏捞坎儿井,是当地有名的掏捞人,但因常年掏捞井,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还曾发生事故,落下了二级残疾。

2016年底,卡哈尔·热西提下身开始浮肿,并发排便困难的症状,面对突如其来的疾病,妻子热依汗带他四处求医,渐渐掏空了家里的积蓄。大儿子还在南开大学上学急需生活费,老伴的病又迟迟见不到好转。两项重要的开支,急坏了妻子热依汗,她甚至想过停止孩子的学业。

工作队走访入户了解到卡哈尔家的情况后,第一时间与市相关部门协调、筹措,给卡哈尔家资助了6000元,并从实际考虑,为他们家协调解决了两个低保补助名额,鼓励卡哈尔的妻子不要气馁,无论多难也要让儿子读完大学。

送木依布拉一个好哥哥

2017年11月3日对于木依布拉·吐尔逊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一大早他就穿戴整齐,端坐在屋里的炕上,静静的等待着“哥哥”来家中接他,到市医院去看眼睛。

木依布拉30多岁,是盲人,因为丧失劳动力,长期靠父母接济生活,被工作队申报为贫困户。2014年初,刚刚喜得千金的木依布拉本应为家里新添成员而高兴,可他却笑不出来,愈来愈重的眼睛疼痛和视线模糊,使他感到终日焦虑和不安。渐渐地,木依布拉因为病痛的折磨,性格也变得孤僻和怪异,这使本来其乐融融的一家4口蒙上了一层阴霾。

2014年底木依布拉确诊为青光眼,之后的两年间,木依布拉的父亲带他多次去乌鲁木齐看眼病,然而都因为高昂的手术费而止步于初步治疗。到2016年底,木依布拉出门只能靠自己5岁的女儿牵领,一家人才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了解情况后,工作队为木依布拉制定了帮扶计划,并与市纪委副书记、援疆干部李域结成对子。结对以来,李域副书记不仅逢年过节会带上从湖南来的老婆孩子一起送去米面等油慰问品看望木依布拉,而且还和工作队一起帮助木依布拉申领了5只扶贫羊,盖起了富民安居房,帮助木依布拉和他的孩子吃上了低保。

10月,亲戚为木依布拉在市医院预约了专家为看眼睛,他更是感动地说不出话,每每在家只要听到工作队或者亲戚来,他就会赶紧迎上来,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迫切地张开手顺着声音的方向摸寻。

?内容来源:小疆有话要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