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房地产,终点在哪里?

源自:如松

最近,以蘭州、南京為首的部分城市又在放鬆房地產調控政策,讓一些人熱血沸騰。其實,不斷調控轉空調已經不是一次兩次,見怪不怪,先看看為何要放鬆調控。

從各省財政收支來看,很多省市已經陸續出現財政赤字,主要依靠東南沿海省份的財政盈餘通過中央的財政轉移支付來彌補。

以往,僅僅是東北、西北、西南等少數省份有財政赤字的時候,用其他省份的盈餘是可以完全彌補的,因為“地主”多“貧農”少。

但近年來,隨著財政有結餘的“地主”越來越少、赤字的“貧農”越來越多之後,這種狀態就難以持續了。特別是當山東、河南、四川等經濟和人口大省也陷入赤字的時候,“地主”家(現在只剩下廣東、江蘇、上海、浙江、北京、福建)的餘糧就不夠了,有很多網文都在說明這一點。

另外一個因素還要考慮,赤字省份的赤字額還在擴大,更加重了“地主”的壓力。以本次率先放鬆樓市限購政策的蘭州所在的甘肅省來說,2010-2016年接受中央的財政轉移支付金額分別為1023、1624.49、1808.19、1957、2048.3億元,2017年1-11月,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734億元,支出2872.7億元,赤字2138.7億元,全年赤字預計會超過2300億元,甘肅的財政赤字尚在繼續逐年增長中。這符合社會趨勢,經濟增速下滑時期,各種社會矛盾會集中爆發,推動財政支出繼續增長。

隨著赤字省份的財政赤字擴大,地方債務規模就會不斷膨脹,現在,地方債風險已經是經濟的核心問題之一。也所以,近日財政部用嚴厲的措辭發文,誰家的“孩子”都要自己抱著,不要期望中央兜底。

可是,在地方債的形勢很嚴峻、需要嚴控的情形下,中央轉移支付的能力又受限,面對自身不斷擴大的財政赤字,甘肅這類“農民”同志就會問:您總得給條活路吧,最終,只能默許有些地方放鬆房地產調控,期望在地裏刨出幾塊“金子”,暫時度日。

心中有數,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今天放鬆調控與以往已經有所不同。

以前的房地產走勢,雖然有政策推波助瀾的因素在內,但最主要還是受央行的調控。2015-2016年,如果沒有央行開閘放水,註定無法將房地產刺激到沸騰。可去年和今年,美聯儲正在連續加息縮表,歐洲央行也開始收縮量化寬鬆的規模,日本央行在上月已經開始小幅縮減資產負債表,歐美大多數央行都在收縮的路上;歐美很多國家都在推動減稅,這會刺激資本外流;但最重要的是,2018年的通脹很可能是持續走高的態勢,如果爆發能源危機(氣荒或許只是個引子),利率必須快速走高,等等,這些因素都會制約央行的放水行為,並不斷放任利率走高。資金成本的不斷上升,限制了地方政府放鬆調控的效果。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