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海大人》,热血沸腾

信德海事
01-14 16:45
+关注

本文由大连海事大学原校友处处长白德富推荐。

《海大人》

词曲/鲍登科

我们都有一个家,

家就在海大,

一起在这里长大,

就都是兄弟啊。

天再大,地再大,

有你有我才有家,

让我们,永远铭记啊。

展开剩余97%

我们都是一种人,

名叫海大人,

爱在血液里流淌,

有铁打的坚强。

迎着风,向前闯,

只为坚持的梦想,

好男儿,我们志在四方。

海大人,有航海家的魂,

那坚毅的眼神,

是振兴航运的责任。

海大人,是忠义的化身,

我们手足情深,根连着根。

我们都有一个家,

家就在海大,

一起在这里长大,

就都是兄弟啊。

天再大,地再大,

有你有我才有家,

让我们,永远铭记啊。

海大人,有航海家的魂,

那坚毅的眼神,

是振兴航运的责任。

海大人,是忠义的化身,

我们手足情深,根连着根。

我们都是海大人

来源:海大尙蓝,海大青年杂志

东山,西山,不过隔着一座桥。本是同根生,相逢一笑,便是一家人。

一、融合的意义

每一次融合,都会给个人或集体带来更新鲜的血液,同时也更好地发挥出集体中的个体的最大的优势,从而使集体获得更大的成功。

在六十多年前那个陷入危机的动乱的时刻,国共两党为了民族利益而主动抛弃自身利益,化敌为友;为了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双方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种融合的结果,就是使中国取得了百年来第一次反侵略战争的胜利。

融合,是一种互相的依偎和支持,也是把个体放到集体或是几个个体互相依存的方式,其中的每一个个体也决不能脱离集体而独立存在。

就好比大海里的一滴水,你很难说这滴水有什么价值,也很难说另一滴水有什么价值,但是,成千上万滴这样的水加起来,才成为那浩瀚无垠的海洋。这美丽的海洋孕育了最原始的生命,为万物的生长和生灵的进化提供了必要的环境条件和进化材料。

当一条河流唱着欢快的战歌向前奔流的时候,人们不会再关心它们是从哪座雪山上流下来的;当千万条小溪流入大海的时候,它们更是有了无求的力量,这力量可以摧毁一切的肮脏和污秽。

作为中国航海界的领军高校和世界航海界的著名高校,大连海事大学在航海方面的资历和经验是无可比拟的,她的业绩好比老子的《道德经》里说的那句话:“上善若水,水善万利万物而不争。”海大以她那海一般的胸怀和魄力,源源不断地为中国航海事业和世界航海事业提供着她精心培育的优秀人才。她的学子们也在那广袤无垠的大海中完成着祖国和人民交给的历史使命,为世界航运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在海大里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如果没有清华北大,中国的发展速度只能达到现在的百分之一;如果没有南开复旦,中国的发展速度只能达到现在的十分之一;可是如果海大的校友们全都罢工的话,中国的发展会停止。”在刚来海大时,我也像多数刚听见这句话的同学们一样怀疑它的真实性,置之一笑。但是,当我看到航海图纸上那密密匝匝的航线,看到那大海中劈波斩浪的万吨巨轮,看到那海事学子走出来的千人方阵,看到那感恩桥上一块块方砖的时候,我知道,我曾经的怀疑是多么幼稚和可笑。

所以,并非是学校太过注重东山而忽略西山,只不过每个学校都各有所长,工作的重点自然也会各有侧重。武汉大学不也在测绘专业上安排了七位院士的豪华教学阵容吗?更何况,所谓的偏心,只不过是在整体上的一种感觉而已,轮机航海的确凭借先天的优势占据了大部分的资金和设备,但航海类人才的培养本身就是一种高价位的投资,若要保持在本行业的先进地位,资金支持在所难免。而且,西山各专业在近几年也有了不同的发展,前段时间针对西山的院系调整就说明了这一点,而新组建的马克思主义学院隐然有成为海事大学另一特色的趋势。

写到此处,很多东西,其实海大学子并不是看不明白,也并不是小肚鸡肠,而是东西山男生都犯了以己度人的错误。也许是该冷静一下了吧,其实公平并不是绝对的,东山西山的男生都有一片自己的后花园。

二、海大人·海大魂

笔者在写这篇文章时,一遍一遍听着《海大人》这首歌。“爱在血液里流淌,有铁打的坚强”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将海大校训“学会百川,德济四海”做出了一种通俗的诠释。是的,在前辈们精神的召唤之下,我们将不惧怕任何的艰难险阻,我们有能力有决心去拼搏我们的人生:“迎着风,向前闯,只为坚持的梦想”,海大的特殊的校园文化注定我们海大会有一个特殊的群体,每个海大人都会经受历史赋予的特殊的历史使命,风高如何?我们逆风而上,浪险如何?我们踏浪而奔。

笔者也很有幸认识了《海大人》的词曲作者鲍登科学长,刚认识他的时候已经听说了《海大人》这首曲子,因此见到了传说中的鲍学长的时候有些惊奇:为何这样看上去有点柔弱的大男生(希望鲍学长不会介意啊)会写出如此慷慨激昂,意气风发的作品来?鲍学长绝对可以作为海大男生的代表来发言,因为他充分了解所谓东西山男生的差别个东西山教学风格的不同。然而,鲍学长清晰的给出了我们所有人答案,也轻松的击破了所有人的不满与疑惑——“我们手足情深,根连着根”。

这的确是一种难得的豁达与见识,同时也说明了海大人应该同心协力,为了海大的未来,贡献我们的力量。一个是趾高气昂的傲气,一个是怨天尤人的怒气,但是,作为海大学子的我们却从未站在一个高度和责任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我们似乎只想着争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而,从未想过,在海大四年,海大给我们很多,而我们,给海大留下了什么。

其实,我们只需明白一句话,进了海大,就是海大人。

三、狂夫之言,明主择焉

王祖温校长在谈到海大未来学校建设的问题上时提到,大连海事大学的办学目标就是,建设成为世界第一流的航海类学府。

这个目标看似只是一个航海轮机两个学院的办学目标,其实不然,这个目标规划,从一个高度上预测了未来世界海事类院校的发展前景。而且,未来航海业的发展趋势,不单单是一个脱离岸上仅仅有海上航行的问题,而是一个海上航行、陆上辅助的多角度高立体的综合海上运输应用。从这个角度来看,只有陆上专业与海上专业进行有机地结合才能更能有助于海大未来的发展。

海上航行,雷达定位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而中国的雷达水平与世界发达国家的雷达水平还有很大的差距,如果能够大幅度的提高中国雷达的技术水平,并与航海技术相关知识进行结合,那么会从一个数量级上提升中国航海事业的发展速度和应用水平。而我校的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在雷达应用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理论知识与饮用实践能力水平,如果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进行有效而合理的应用,不能不说是一种暴殄天物般的浪费。

随着人口的急剧增长,未来的资源问题和资源矛盾会更加的显著,资源从很多年前就已经被上升到政治问题和战略问题的高度。毫不夸张地说,在未来的社会里,谁掌握了资源的统治权,谁就可以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占据主动地位,而且是难以撼动的地位。而现今,陆地表面资源和地下资源日渐枯竭,海洋资源开发利用已经被搬上台面。也就是说,在未来的几十年里,说拥有更强的海洋资源开发能力,谁就会在未来的世界占据主导地位。从这个角度来说,如何提高中国对海洋的开发能力是远远比如何培养高精尖的航海人才更严峻却更利于子孙后代的事情。

陆游说:“位卑未敢忘忧国”,作为一个海大学子,我们有责任和义务为学校和未来发展提出我们自己或许不成熟但是很认真的想法。

对于每一个迎着朝阳和巨浪走来的海大人来说,我们不应该把宝贵的时间放在没完没了的抱怨和不满上。

对于每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的海大人来说,我们更应该手挽手去建设海大的明天,去振兴中国的海洋事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信德海事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海大大详情,或则购买,请戳下方箭头指示处“阅读原文”进入链接。

做知人善任的教练式管理者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