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董事长内幕交易被调查!又一起雷爆在A股诞生了!

三板在线
01-14 16:46
+关注

来源:财经锐眼(xdbc68)

导读: 2018年开年,A股用多个连续上涨的连阳走势,实现了大吉大利的“开门红”。

然而就在这种喜庆氛围下,上市公司春兴精工却发生了种种与股市上涨画风不相符的事情:并购疑点重重、股份巨量质押、高管连续离职、董事长内幕交易被查。

接踵而至的利空,让春兴精工成为了2018年初股市连续上涨之际的一片另类风景。

2018年开年,A股在前七个交易日走出了罕见的“七连阳”连续上涨走势,实现了大吉大利的“开门红”。然而就在这种喜庆氛围下,中小板上市公司春兴精工却发生了连环雷爆:高管辞职、董事长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1月4日春兴精工发布公告称,公司高管郑海艳辞去董事、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及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

展开剩余92%

仅仅5天之后,更劲爆的公告出炉了:

1月9日,春兴精工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孙洁晓于2018 年1月4日因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春兴精工表示,此次立案调查事项系针对孙洁晓个人的专项调查,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情况正常,公司将根据调查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高管离职,董事长被立案调查,在2018的开年之际,春兴精工无疑是A股中最“开门黑”的一家上市公司。

春兴精工,坐落于繁华的江苏苏州,根据公司的介绍,春兴精工是国内精密铝合金结构件最具研发实力与规模生产能力的专业服务商之一,主要从事通讯系统设备、汽车、航空等精密铝合金结构件的制造、销售及服务;通讯系统设备、汽车、航空等精密铝合金结构件的研究与开发等业务。

公司具有丰富的铝合金压铸、精密机械加工、钣金冲压制造经验,在铝合金压铸模具设计与制造技术、压铸设备应用技术、压铸件后处理技术、低压重力浇铸技术、精密数控机械加工技术、真空夹具技术、板材成形工艺等领域处于行业领先水平,其中部分工艺为公司专利和独创。公司已先后通过ISO/TS16949、ISO14000等体系认证,并被江苏省科技厅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

从公司的自我介绍来看,春兴精工是一家典型的不能再典型的工业企业,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工业企业,其董事长兼总经理、第一大股东孙洁晓却是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

先来看一下孙洁晓的简历:

孙洁晓,男,1967年出生,中国国籍,无永久境外居留权,大学本科。现任苏州春兴精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孙洁晓工作经历如下:

1991年7月至1992年10月在南京轮胎厂任工程师;

1992年10月至1996年1月在上海欧乐-B公司任生产经理;

1997年8月至2001年8月在上海崇明春兴电器厂任经理;

2001年9月至2008年12月任上海春兴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2008年12月至今任苏州春兴精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孙洁晓

可以看出,孙洁晓从20多岁工作一开始,就一直从事实体工业的工作。

但是,从事实体工作多年不代表孙洁晓不会搞金融。

作者注意到,就在孙洁晓被立案调查之前的2017年12月26日,春兴精工发布了一则《关于控股股东孙洁晓所持部分股份补充质押》的公告。

公告显示,孙洁晓共持有春兴精工443,464,104 股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39.31%(其中,直接持有本公司股份 434,700,0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38.54%;通过资产管理计划持有公司股份 8,764,104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0.78%),累计质押的股份为 383,235,000 股,已质押股份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 86.42%,占公司总股本的 33.97%。

而这次质押的3,810,000股是孙洁晓对2017年5月2日质押给中信证券的 32,000,000股票作的补充质押

其实,孙洁晓不是一个人在质押股权,他的妻子袁静也参与其中。

2017年12月22日,春兴精工发布公告称,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的一致行动人,袁静也将其持有占公司总股本的4.28%全部质押给了中信证券。

两口子把在自己绝大部分股份都用来质押,这是一种极度疯狂的行为。

如此高比例的股权质押下,一旦遇到股价下跌跌到平仓线,资金提供方就可能会强行卖出质押股份,孙洁晓夫妇就极有可能面临爆仓的风险。

这轻则影响公司的稳健经营,重则造成孙洁晓失去对春兴精工的控制权。

其实早在两年前,深交所就注意到了孙洁晓股权质押的风险。

2016年1月20日,深交所曾向春兴精工发出监管关注函。

在关注函中,交易所表示:

截至2015年1月18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孙洁晓先生共持有公司股份4.43亿股,累计已质押股份3.55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0%,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5.11%。

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对此表示关注,并请春兴精工确保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严格与控股股东保持独立,防范关联方资金占用等违规行为的发生。另外,如公司控股股东持有或者控制公司权益的情况发生变化,请提醒控股股东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业务规则,及时履行信息披露等法定义务。

同时,中小板公司管理部还提醒春兴精工,上市公司应当按照国家法律、法规、本所《股票上市规则》和《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规定,诚实守信,规范运作,认真、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从深交所关注函中“请春兴精工确保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严格与控股股东保持独立,防范关联方资金占用等违规行为的发生”这句话不难看出,当时深交所已经开始警惕春兴精工可能会发生因股权质押而产生的违规事件了。

两年之前,监管层开始对孙洁晓的股权质押高度关注时,孙洁晓就质押了3.55亿股;两年之后,孙洁晓质押的股权不减反增,超过了3.8亿股。

那么,孙洁晓这几年用质押的股权干了什么事呢?

作者注意到,伴随着孙洁晓高比例股权质押的,是这几年春兴精工的各种外延式收购:

2016年,春兴精工新设立和收购了惠州春兴精工有限公司、惠州启信科技有限公司、仙游元生智汇科技有限公司、西安兴航航空制造有限公司、苏州春兴光伏工程有限公司、美国控股公司与美国IMF公司。

2017年上半年,春兴精工连续取得惠州市泽宏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惠州市鸿益进精密五金有限公司100%股权以及凯茂科技(深圳)有限公司52%股权,并于2017年2月份启动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涉及收购美国通信公司CALIENTTechnologies,Inc71%股权。同时以2.8亿元收购福昌电子,参与其破产重组。

2017年下半年,春兴精工拟以自有资金4.4亿元收购深圳华信科科技有限公司、world style及其子公司联合无线(香港)、孙公司科通无线(香港)和科通无线(深圳)80%股权。

春兴精工控股子公司华有光电(东莞)有限公司拟以2.7亿元收购东莞市华星镀膜科技有限公司、东莞市华星纳米科技有限公司、华鑫纳米科技(东莞)有限公司的核心业务相关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

这种密集的、动辄几亿的收购,给春兴精工带来的是财务费用的大幅度增加。

2017年半年报显示,春兴精工管理费用高达1.31亿元,较2016年同期增长了35.22%。财务费用达5189.09万元,更是同比暴增了5.88倍。

各种并购产生的费用大幅增长,不仅让春兴精工的资金流动性紧张,也导致了公司净利润的暴跌。

去年三季报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春兴精工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负2.46亿元,同比大降225.79%。

2017年前三季度,春兴精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263.47万元,同比大降68.3%。

在2017全年业绩预告中,春兴精工预计2017年1~12月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03.60万元至-1.31亿元。

由于涉及收购涉及收购美国通信公司CALIENTTechnologies的事项,春兴精工曾于2017年2月18日-8月17日停牌高达半年之久。

而这笔收购以失败告终,也让春兴精工的股价在8月18日复牌当天出现了惨烈的跌停。

巨量跌停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复牌第二日,春兴精工还还发生了一笔成交1200万股的大宗交易,成交价格为9.06元,相比当日收盘价折价6.40%,卖方营业部为机构专用。

孙洁晓被调查后,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尽管春兴精工宣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复牌后股价受挫,但是孙洁晓亦有可能有利用内幕知情人的身份操纵账户,即使没有获利,同样属于内幕交易。”作者觉得,春兴精工在复牌之后头两天的股价表现,的的确确非常值得怀疑。

这次停牌,还有一大疑点,就是停牌期间股东人数的变化。停牌期间,春兴精工的股东数量从5.36万人增加到了5.53万人。那么,这增加出来的1700名股东,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春兴精工在2017年8月21日的投资者说明会上是这么回答的:“公司股票停牌仅限二级市场交易停止,不影响融资融券、非交易过户等业务。因此停牌期间公司在册股东户数可能发生变化。”

作者觉得,这句话可以这么理解:停牌期间虽然一般散户在二级市场买不到股票,但还是有别的渠道可以交易股票,所以股东人数发生了变化。

而是散户不能交易的地方,恰恰很有可能是知情人士进行内幕交易的地方!

2017年前三季度春兴精工股东人数变化情况

除了董事长涉嫌内幕交易被立案侦查之外,春兴精工还有一个非常令人质疑的地方,就是高管的离职潮:

2017年4月5日,财务总监钱奕兵辞职;

2017年7月29日,董事会秘书徐苏云辞职;

2017年8月2日,证券事务代表程娇辞职;

2018年1月4日,董事郑海艳辞职。

看到这里,作者不禁产生疑问,财务总监、董秘、证券事务代表为什么别的时候不辞职,偏偏在停牌重组期间密集辞职呢?

此外,通过翻阅春兴精工的历史,作者还发现,去年4月辞职的钱奕兵已经是春兴精工上市之后的第三任财务总监了。

春兴精工于2011年2月上市之后的三年内,经历了两次财务总监的辞职的历程。

2012年4月,公司原财务总监单兴洲辞职,华晨侃接任财务总监;

2014年2月28日,即披露2013年年报的当天,华晨侃辞去财务总监职务,钱奕兵为新任财务总监。

从2013年初干到2017年初,钱奕兵也成了春兴精工上市之后工作最久的财务总监。

一般来说,财务总监离职的原因有三个:

1、上市公司业绩不佳或业绩发生较大变动,财务总监因压力过大而辞职;

2、上市公司要求财务造假对其造成困扰,财务总监因担心造假败露被牵连而辞职;

3、为了更高的收入而辞职。

春兴精工的财务总监因何频繁离职我们不得而知,但结合董事长内幕交易一事,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

春兴精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董事长会受到什么处罚,还有哪些上市公司会发生类似事件?作者将持续关注,也欢迎各位读者提供自己关注的上市公司,为作者提供写作素材。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