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做比特幣礦工這一年

源自:云锋金融(ID:majikwealth)

長達150米的倉庫兩側,密密麻麻的放著超過20000臺隆隆作響的機器。

燈光昏暗,只有LED燈在不斷的閃爍著綠光。

巨大的噪音中,還有鼓風機和空調的聲音,是他們確保了倉庫不會變成一個桑拿房。

然而,悶熱煩躁的氣氛卻怎麼也揮之不去。

這就是我的工作環境,我是一名比特幣礦工。

算力巢礦場,圖片來源:比特大陸官網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

—— 2009年1月3日“中本聰”在其“挖出”比特幣創世區塊時寫下的話語,這也是同一天泰晤士報的頭版標題

從一所學習電腦維修的專科學校畢業後,我曾跟隨O2O的大潮去不同人的家裏修過電腦。到了2016年底,公司燒完了融來的錢,我也就失業了。

當時的境地有些窘迫,不過一個朋友給我介紹這份礦工工作的時候,我還是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家鄉的發小有人去礦上打工,但作為一個父老鄉親眼中已經走出山窩窩的大學生,我覺得自己還沒到需要出賣體力換取生存的境地。

不過朋友很快就解釋清楚,此礦工非彼礦工,其實要幹的還是修電腦的活,只不過工作地點在遙遠的內蒙古鄂爾多斯。

去就去吧,在大城市我也沒法紮根,更何況新工作開的工資居然比北京的還高。

鄂爾多斯的比特幣礦場,圖片來源:華爾街見聞

第一次走進被同事稱之為“礦場”,其實是倉庫機房的工作地點時,我被巨大的轟鳴聲嚇的倒退了三步。

負責帶我的組長說,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巡視一遍整個倉庫的機器,用手中的筆記本電腦對每一臺機器進行測試。如果發現問題,就按照操作手冊上說的步驟執行——重啟-重新連接線路板-卸下機器交給技術部門。

聽起來任務很簡單。工作時間是三班倒,每個月一次輪換,這也不是什麼問題,畢竟在鄂爾多斯這個地方,就算讓我按正常的工作時間休息,也沒有什麼能做的。

不過在上了第一天班後,我沖出倉庫後幹的第一件事情是在淘寶上買了副耳機,後來拿了幾個月工資後,又換了一副降噪的。

倉庫裏的噪音實在太大,不帶耳機的話,回家睡覺的時候仍然耳鳴的像是躺在機器旁邊。

“時間就是金錢”

——貼在礦場牆上的標語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