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罗布泊日记:结束旅程,双鱼玉佩连影子都没见

过山捡到爱
01-14 16:33
+关注

为了让大家此次的行程更加圆满,更充分的了解和感受罗布泊,欣赏到更多的罗布泊的景色,队长和向导特意帮大家安排了10公里的一段短程徒步。在这段路程中我们会沿着孔雀河的古道看到大片的胡杨林、芦苇滩还有湖泊,如此悠闲的行程,我们戏称为队长领着大家在罗布泊逛公园。

但毕竟是罗布泊的公园哦,走起来并没那么轻松。先是满地狼的脚印,向导嘱咐我们一定要结伴而行;而这个区域经常有人会猎捕黄羊,向导提醒大家一定要小心脚下,是否会踩到陷阱,误被抓黄羊的铁夹子夹住。

翻过一道土坡眼前的景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满眼的和人一样高的芦苇,大片大片的,看不到头的金黄,虽然天阴的没有光感,但是大家还是很兴奋的欣赏着眼前这久违的风景,芦苇这平时再平凡不过的东西,在这个苍凉的荒原上却使我们产生了一种亲切的情感。没有路,大家拿着登山杖一步步试探着拨开芦苇前行,罗布泊的芦苇丝毫没有南方水草的温柔和水灵,干枯而倔强的高高地昂着头,你一拨弄它,那积攒多年的灰土毫不客气的洒你一头一身,没走多远,所有人都变得灰头灰脸的。

展开剩余78%

我们不断眺望着胡杨的身影,不断修正自己行进方向,又回到了盐碱地,地面没有那么坚硬却覆盖着白雪一样细细的盐碱,让我们恍惚觉得走在雪地中,四周白茫茫一片。当大片的胡杨林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所有人都为之震撼!冬季,活的胡杨树的叶子已经都被风吹落一地,枝头上零星挂着几片金黄的叶子在阳光的映衬下,发着诱人的光泽;粗糙的树干裂纹纵横,枝干遒劲、形态诡异,怒张的虬枝无不向每一个经过这里的人们展示着他们才是真正的沙漠之王。有的胡杨树的生命早已被沙漠吞噬掉,没了枝叶,没了颜色,它们已经干枯死去,可是它们却依然以树的姿态横亘苍穹,傲然挺立茫茫大漠!只有亲临胡杨林,你才会领略到胡杨那雄浑的气魄、那份凝重、那份豪迈和壮美!

在罗布泊的词典里,胡杨,是一个厚重的词语。它的生命年轮可以圈圈圆圆延续千年,且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它们用另一种形式诠释并延续生命的存在。在人们的心中,它不仅是荒漠卫士,而且已经成了一种顽强精神的化身。风撕裂了它们的身躯,它们却改变了风的轨迹,被沙击打的伤痕累累却弱化了沙砾的狂野。在无尽的寂寞与干涸中,它们与风沙抗衡,与饥渴对峙,在饱尝了严酷自然的千百年的风蚀雨剥后,依然笑傲苍穹,生生不息,似英雄般巍然屹立。

穿过胡杨林,我们走进了一片湿地,脚下是滑滑的冰面,有的地方地面已经开始融化成为泥泞的烂泥,四周依然是看不到边的金黄色的芦苇。芦苇中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水泊,多已结冰,在阳光的反射下如同光滑的镜面,又似宝石般随意的洒落……

我们最后的一个营地是在离营盘古城遗址200米的地方。站在遗址的高处,我们的手机有了通讯信号,这是时隔10天之后,我们重新和外界有了联系。搭好帐篷之后,大家听玫瑰的号召准备着明天进城洗澡的换洗衣服,放在背包的最外面,以便于到了酒店放下行李就可以第一时间拿了东西集合去洗澡。如果说我们对进城有什么期待,可能最大的盼望就是能把自己丢进热水里,好好泡泡洗洗,20多天没有洗澡的滋味对于我们中间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史无前例、难以想象的。

最后的晚餐相当的奢华。总管刘东搜罗出所有没有吃完的物资,大家也都拿出了自己的私藏,小孙师傅还贡献出自己珍藏的酒,终于不用再听队长的谆谆教诲“省着点啊,后面路上没得吃,二粒儿花生米葡萄干都是可以救命的。”两大锅菜,大家敞开了吃着、喝着。

晚饭后,我们点燃了剩下的枯柴,这也是我们罗布泊最后一堆篝火。大家齐齐聚拢在火边,听队长做活动“总结”,与其说是总结,不如归结为大家一种心情的交流,大家还是不舍得离开罗布泊,回顾着一路上开心的故事,情绪像火苗一样高涨,那情特色的周星驰式的笑声在空气中飘来荡去。队长也有了兴致,第一次很详细的和我们讲起了他如何开始的户外,如何爱上了户外摄影,爬过哪些山,走过哪些路。不记得队长讲了多久,大家听着说着笑着,夜里很冷,围火而坐的圈子越缩越小,大家彼此靠着挤在一起。看着火苗越来越小,变成炭火,红红的碳也慢慢冷却没有了温度,却没有人舍得离开。

关于双鱼玉佩

双鱼玉佩本身就是一件未被揭开的古老秘事,所以无解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消息被封锁的可能性。大概是1957年到1962年之间,我国大西北地区发生了一些事情,据说当时罗布泊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一些青年想去淘些古物,后来不知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青年死的死,疯的疯。据说那些疯者看起来像是鬼上身,但又不是。那些疯者行为异常活跃,最后全都筋疲力尽而死,验尸后发现他们身上有未知毒素、胃中残留未知植物,就是因为食用了此植物才使那些幸存者发疯。这些疯者脚部已经磨烂,也就是说他们毫无知觉。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带回来了一些拓片和一些古代装饰品的碎片还有一块玉镰),当时已经开始进行了一些调查,但不够充分。

时间:12月22日

路线:老开屏→胡杨沟→营盘古城遗址,徒步直线距离10公里,车行约50公里。

人物:参与此次徒步的同学有花雕、八戒、沙漠玫瑰、西北风、洛越、Lisa、乐乐、三月、自然逸人、梅梅与此生那情等。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