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的在人间(29)

我的在人间(29

送完花圈第二天下午一时,铁路各个单位的职工排着队伍,聚集在火车站广场,半个小时后队伍出发了,这是去工人文化宫广场参加下午三时举行的追悼大会,军乐队依旧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由于不是送花圈,行进中不演奏《哀乐》这首乐曲,队伍行走速度要比昨天快多了。

昨天送花圈的过程相当的累,尤其是《哀乐》那样的慢节奏,真是要功夫,腿要缓慢地迈出去,然后是缓慢地落下,说是迈步,倒不如说是一步一步地丈量,好在奏乐《哀乐》都是在市区内的主要地段,或主要路口处,若是全程这样行走吹奏,七公里的路程不知要走到什么时候。犹如慢镜头的动作,再加上十斤左右重的乐件,还有七公里的路途,那真是对毅力和体力的考验。还好,昨天没有掉队的。身体不好的金老,也是与大家一同走个来回。当然,期间张国锋老师多次替换,分担着金老的任务,这样金老才得以休息一下。

还是昨天那个时间,队伍出发了。军乐队还是在整个队伍的前面。虽说出发的时间与昨天的时间一样,但大街上情景与昨天截然不同,几乎看不到闲逛的,几乎没有骑自行车的,除去公交车正常行驶,一般的车辆非常少。

猛然间,觉得这个城市好像少了许多人,少了许多车辆。在大街的路口上,能看到戴袖标的民兵荷枪实弹地站岗,一些单位的大门也让民兵把守上,甚至都能看到黑洞洞的机关枪枪口。城里这样,城外呢?不知道,反正弄的很紧张,因为全国要在同一时间举行追悼大会,在悲痛、悼念之际,更要防止敌对势力的破坏和捣乱。还有那些有问题的人,让政府不放心的人,一定要受到有关部门的暂时监管。

工人文化宫广场到了,军乐队站在最前面。这时来了一位负责人,让我们去剧场里休息。他说,吹奏《哀乐》的任务很艰巨,来参加追悼会的人都要向主席塑像三鞠躬,广场里有很多人,估计也得十万人左右,这些人若都做完三鞠躬确实需要好长时间,大家在没有开始前尽量多休息,养精蓄锐。那个人还带来面包、香肠和水,每人一份。

下午三点,北京那儿的追悼大会开始了,齐齐哈尔工人文化宫广场上立刻没有喧嚣,没有了闲聊,人们都肃立聆听,聆听高音喇叭里传来的北京声音……

北京的追悼会儿完事后,我市的追悼活动开始。金老的指挥棒举起,随着指挥棒一落,《哀乐》响起……

悼念的人们,十几人站成横排,面对领袖塑像,进行的着三鞠躬。后面一排排的紧跟上,鞠躬的人们哭声一片,女人相互搀扶着,男人抹着眼泪。看到这情景我的热血也澎湃起来,眼睛湿润了。忽然,旁边一萨克斯声音不对,既不在调上,节奏也不对,扭头看看,原来那个队员也在抹眼泪。或许看到我的注意,马上控制住情绪,很快就跟上了节奏,跟上了旋律。悲痛的情感一旦迸发出来,难以控制,在排队等候鞠躬的人群中,不时就有晕倒的,然后就有担架过来将其抬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