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的在人间(29)

火车司机的歌
01-14 08:03
+关注

我的在人间(29

送完花圈第二天下午一时,铁路各个单位的职工排着队伍,聚集在火车站广场,半个小时后队伍出发了,这是去工人文化宫广场参加下午三时举行的追悼大会,军乐队依旧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由于不是送花圈,行进中不演奏《哀乐》这首乐曲,队伍行走速度要比昨天快多了。

昨天送花圈的过程相当的累,尤其是《哀乐》那样的慢节奏,真是要功夫,腿要缓慢地迈出去,然后是缓慢地落下,说是迈步,倒不如说是一步一步地丈量,好在奏乐《哀乐》都是在市区内的主要地段,或主要路口处,若是全程这样行走吹奏,七公里的路程不知要走到什么时候。犹如慢镜头的动作,再加上十斤左右重的乐件,还有七公里的路途,那真是对毅力和体力的考验。还好,昨天没有掉队的。身体不好的金老,也是与大家一同走个来回。当然,期间张国锋老师多次替换,分担着金老的任务,这样金老才得以休息一下。

展开剩余82%

还是昨天那个时间,队伍出发了。军乐队还是在整个队伍的前面。虽说出发的时间与昨天的时间一样,但大街上情景与昨天截然不同,几乎看不到闲逛的,几乎没有骑自行车的,除去公交车正常行驶,一般的车辆非常少。

猛然间,觉得这个城市好像少了许多人,少了许多车辆。在大街的路口上,能看到戴袖标的民兵荷枪实弹地站岗,一些单位的大门也让民兵把守上,甚至都能看到黑洞洞的机关枪枪口。城里这样,城外呢?不知道,反正弄的很紧张,因为全国要在同一时间举行追悼大会,在悲痛、悼念之际,更要防止敌对势力的破坏和捣乱。还有那些有问题的人,让政府不放心的人,一定要受到有关部门的暂时监管。

工人文化宫广场到了,军乐队站在最前面。这时来了一位负责人,让我们去剧场里休息。他说,吹奏《哀乐》的任务很艰巨,来参加追悼会的人都要向主席塑像三鞠躬,广场里有很多人,估计也得十万人左右,这些人若都做完三鞠躬确实需要好长时间,大家在没有开始前尽量多休息,养精蓄锐。那个人还带来面包、香肠和水,每人一份。

下午三点,北京那儿的追悼大会开始了,齐齐哈尔工人文化宫广场上立刻没有喧嚣,没有了闲聊,人们都肃立聆听,聆听高音喇叭里传来的北京声音……

北京的追悼会儿完事后,我市的追悼活动开始。金老的指挥棒举起,随着指挥棒一落,《哀乐》响起……

悼念的人们,十几人站成横排,面对领袖塑像,进行的着三鞠躬。后面一排排的紧跟上,鞠躬的人们哭声一片,女人相互搀扶着,男人抹着眼泪。看到这情景我的热血也澎湃起来,眼睛湿润了。忽然,旁边一萨克斯声音不对,既不在调上,节奏也不对,扭头看看,原来那个队员也在抹眼泪。或许看到我的注意,马上控制住情绪,很快就跟上了节奏,跟上了旋律。悲痛的情感一旦迸发出来,难以控制,在排队等候鞠躬的人群中,不时就有晕倒的,然后就有担架过来将其抬走。

《哀乐》不知吹了多少遍,腮帮子不仅越吹越大,而且还出现疲劳症状。这时张国锋老师果断下令,各个声部分为两部分,轮换着吹,鞠躬什么时候结束,军乐的吹奏才能结束。大家没有怨言,望着长长的队伍,并不盼结束的时候。

张国锋老师与金老轮流指挥着,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鞠躬的人数刚刚过去四分之一,乐队尽管是轮换吹奏,但从声音上已经感觉出现疲惫,若再不休息,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就在这时,广场的高音喇叭里传出了《哀乐》的声音,显然大会的组织者发现了军乐队疲惫的问题,后悔没有组织两个以上的军乐队,那样就可以轮换着休息,让伴奏的乐队持续到结束,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这时,不知是谁提出用唱片代替乐队,主持者立刻同意,就这样唱片的《哀乐》播放出来。到底是唱片,放多少遍都不累,疲惫的我们终于下岗,可以歇歇了。

接着又有消息传来,军乐队不仅不用了,军乐队可以与铁路队伍一起活动,活动完了就可以回去了。我们编在铁路的队伍里,这时已经是前队变后队,我们在队伍的最后。大家来到塑像前,深深的鞠躬,共同缅怀伟大领袖。我们开始往回走时,广场上还有一半多的人还在等待着,这时的人们都很虔诚,都很听话。

这次活动没有供饭,也没人提这事儿,只是在交完服装,交完乐件后,听到几个年龄大的老队员发着牢骚,埋怨为什么不供饭,说道:“吹号这事儿属于体力活,吃饭这事儿没人管。”

“现在是非常时期,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其中一位劝着。

“吃饭还属于娱乐活动?若是属于娱乐活动,那大家这几天都不吃饭了?你这是什么理论,纯属强词夺理。”那位回敬着。

不管怎么着,大家都理解,尽管身体很疲惫,都只是说说而已,然后就是各回各家,回家后就是有啥吃啥。

一九七六年的活动不知道怎么这么多。四月的工业学大庆会议,八月的抗震救灾表彰,九月的伟大领袖去世,随后,十月的揪出“四人帮”,军乐队又出现在齐齐哈尔的工人文化宫广场和主要街道上,欢快的乐曲告知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新时代已经到来。

庆祝揪出“四人帮”的活动,金老因身体状况没有参加,指挥还是张国锋老师,这次那个大锣不用了,使用了一面很大的鼓,用手推车推着,李季达老师坐在车上,弃锣敲鼓,与大家共同欢庆……

美酒飘香歌声飞,

朋友啊,请你干一杯,

请你干一杯。

胜利的时刻永难忘,

杯中撒满幸福泪。

来来来来,来来来来。

十月里,

响春雷,

亿万人民举金杯,

舒心的酒啊浓又美,

千杯万杯也不醉。

……

(未完待续)

作者:齐毅浩

油画里的村庄-喀纳斯禾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