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国家宣布:这105个城市最重要,将有利好!

阿财学堂
01-14 14:42
+关注

最近,一份“100个高铁枢纽站”、“14个全国性高铁枢纽城市”的名单在网上流传。

100个高铁枢纽站:

上图:这份流传甚广的名单,尚未获得证实。

14个“全国性高铁枢纽城市”是: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沈阳、西安、郑州、天津、南京、深圳、合肥、重庆、杭州。

在2016年5月国家发改委印发的《关于打造现代综合客运枢纽提高旅客出行质量效率的实施意见》中,提出要“打造100个以大型高铁车站为主和50个以机场为主的现代化、立体式综合客运枢纽”,但至今并未公布具体的名单。

国家提到了105个城市,把它们分为5个层级来建设:

展开剩余87%

第一层级,“重点打造”的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7个):

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重庆

第二层级,“推进建设”的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8个):

昆明、乌鲁木齐、哈尔滨、西安、郑州、武汉、大连、厦门

第三层级,“全面提升”的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28个):

长春、沈阳、石家庄、青岛、济南、南京、合肥、杭州、宁波、福州、海口、太原、长沙、南昌—九江、贵阳、南宁、兰州、呼和浩特、银川、西宁、拉萨、秦皇岛—唐山、连云港、徐州、湛江、大同

第四个层级,“推进建设”的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40个):

烟台、潍坊、齐齐哈尔、吉林、营口、邯郸、包头、通辽、榆林、宝鸡、泉州、喀什、库尔勒、赣州、上饶、蚌埠、芜湖、洛阳、商丘、无锡、温州、金华—义乌、宜昌、襄阳、岳阳、怀化、泸州—宜宾、攀枝花、酒泉—嘉峪关、格尔木、大理、曲靖、遵义、桂林、柳州、汕头、三亚。

第五个层级,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及口岸枢纽(22个):

丹东、珲春、绥芬河、黑河、满洲里、二连浩特、甘其毛都、策克、巴克图、吉木乃、阿拉山口、霍尔果斯、吐尔尕特、红其拉甫、樟木、亚东、瑞丽、磨憨、河口、龙邦、凭祥、东兴。

类似苏州、佛山、东莞这样的大市,以及廊坊、保定这类新兴的地级市,并未被列入105个“交通枢纽”,这怎么解释?

苏州距离上海太近,佛山距离广州太近,东莞距离深圳太近,廊坊保定距离北京太近,均被视为北上广深都市圈的一部分,不被定位为“交通枢纽”。

而徐州、温州、汕头、湛江这些城市,由于与中心城市保持距离,反而定位为交通枢纽。

获得了最高交通定位的7个内地城市是: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重庆,它们都被定位为“重点打造的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如果加上香港,这样的城市一共是8个。

稍低一等的城市是8个,它们算是普通的“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昆明、乌鲁木齐、哈尔滨、西安、郑州、武汉、大连、厦门。至于台北、高雄和澳门,可以归入这个层级。

杭州、南京、沈阳、合肥、宁波、福州、青岛被列入了第三层级,低于大连、厦门等城市。在国家的各类规划里,杭州地位一直不高。比如在“长三角城市群规划”里,杭州从人口总量上就被定位为区内第三层级的城市,低于上海两级、低于南京一级。

规划是规划,最终还要看竞争结果。深圳就是一个案例,它的发展总是突破各类规划,最终被新的规划“追认”。如深圳仍然不是国家中心城市,而郑州都已经是了。深圳的新定位,将在“正在编制的2035年规划”里体现。

下面让我们看一下在这份重要文件里,主要城市被提及的次数:

17次:北京

16次:上海、重庆

14次:昆明

13次:广州

12次:西安、成都

11次:厦门

10次:武汉、青岛

9次:天津、郑州、福州

8次:深圳、宁波、济南、二连浩特、银川、兰州

7次:南京、大连、贵阳

6次:南昌、沈阳、南宁、哈尔滨、杭州、湛江、连云港、赣州、西宁

5次:乌鲁木齐、唐山、拉萨、商丘、九江、烟台、汕头、襄阳

4次:海口、三亚、洛阳、太原、合肥、秦皇岛

0次:苏州、东莞、佛山、保定、廊坊

由于提到的城市太多,只提及1到3次予以省略(比如香港被提到2次)。被提次数多,说明在“交通十三五规划”里更重要,新建项目以这个城市为起点、重点、重要节点的次数比较多。

从上述看出,重庆、昆明、厦门、青岛、福州、二连浩特、银川、连云港、湛江、赣州、商丘、九江、汕头、襄阳等城市,被提及的次数显著超过了我们的心理预期。说明这些城市将在“十三五”期间,获得交通地位重要提升。

随着高铁网络的建设,未来会出现一批“十字交叉”、“米字交叉”的地级市,这对于他们来说是重要利好。这些城市往往是远离中心城市的、占位比较好的地级市。

另一方面,高铁时代交通越来越回归“通道”的本意,交通枢纽一定能成为经济枢纽吗,其实未必。

传统火车站那种“车站+商业中心”的格局已经被打破——汇聚的人流被轨道交通迅速疏解,甚至直接在地下完成。所以火车站并不一定给周边带来丰厚的商业价值。

高铁速度越来越快,跟地铁、城际铁路、高速公路越来越无缝对接的时候,传统的“车站经济”的逻辑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高铁可能只给复合型的大城市带来红利,中小城市即便拥有“十字交叉”、“米字交叉”,也很难带来预期中的“超级利好”,可能最终只是一个“中等利好”(避免了被高铁边缘化)。

来源:天天说钱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