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重要通知:大盘要攻打3600-4000

早上,一个朋友转发了张维迎教授北大演讲视频,我提出异议,界定张维迎在历史梳理与举例上不足以说服我,存在认知误判。

人对历史与文化诠释的整个过程是这样的:

1、历史的剪辑与拼接——是一个重新发现历史的过程。

2、发现后,有结论,这个结论就是重新认识。

3、解读者的剪辑与拼接手法不同、路径不同,会带来不同的认知判断。

4、这个认知判断,有靠谱的,有不靠谱的,有严肃的,也有滑稽的。

5、中国文人治理历史、诠释文化,经常误判,但是,很多误判会符合不同受众的口味。

例如,历史上经典的案例是什么?王阳明与朱熹对大学版本的诠释。王阳明跟朱熹做的是同样一件事,但是二者的路径不同,我定义为二者在拔河比赛。

“致知在格物”的“格物致知”,王阳明与朱熹对四个字的理解不同,诠释路径不同,结论就会不同。

王阳明守的是致知,朱熹守的是格物。但是,二者都漠视了“致知在格物”的“在”的宏大价值与意义。

但是呢,2个人都错了,错在哪里?错在对“在”的忽略。

“在”,就是当下,就是BEING,就是存在的价值。西方中世纪后,关注最多的就是“在”的存在,而不是忽略在——这是人的觉醒。

西方对“在”的发现与重视,直接引发了蒸汽机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乃至后来更多为人类带来突破性的变革。

但是呢?中国人天天沉浸在致知啊格物两端徘徊不前,独独忽略致知的“在”与格物的“在”,殊不知,这个“在”才是真命题。

这个“在”的缺位,导致了中国500年乃至1000年的横盘整理——这个才是核心的核心因子。

总之,存在、在、活着、优雅地活着、遵循理性地活着,诗意地活着,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核心命题,其他,都是在的注脚。

关于在的价值与意义,做一个诗意的诠释如下:

我不会因你悄然离开而暗自忧伤

因为我们的相聚也许注定是相忘

我不会因你坠入我怀而喜出望外

因为我们的离别或许早早写在我的心上

来了,走了

一个不简单的简单

聚了,散了

一个简单的不简单

你在,或不在

我都在安静地存在

你不在,或在

我都在一个人吟唱

如何理解波动与包容波动,很多投资者是不懂的,最后自然伤痕累累。只有彻底理解了波动,包容了波动,最后才能真正拥有波动带来的现金流。

理解波动就是承认我们参与的世界是一个随机漫步的世界,且这个世界你大概知道它的边际区间包括你自己的风险承受力边际区间。

股票的波动如电子随机漫步在核子周围,在它没有脱轨之前,都是一个合理波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