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南迦巴瓦峰:“长茅”上回响火鸟一样燃烧的歌

西藏米林旅游局

南迦巴瓦峰下踮脚张望的时光

在林芝温润如玉的白昼,南迦巴瓦峰如一位拂动锦瑟的妙音仙子,它优雅又出尘,在它的裙摆上生长着香樟、楠木、冷杉、杜鹃、含笑、绿绒蒿、银莲花甚至苔藓等植被,它不苟言笑,你刚觉得它安静如水,它便又从肩胛骨上生出几丛嶙峋粗陋的岩石,严肃地盯着你看,令你恍惚觉得,之前种种皆是错觉。

在林芝夜凉如水的夜晚,南迦巴瓦峰又像是一位沉稳执戟的捍卫者,它静默不语,从不游说自我的孤独与忧伤,它从高高的地方谦逊地低下头来,星光和暗云从它的头颅之上涌过,匍匐在它巍峨的身躯下是林芝城里的烛火与灯光。一曲两曲无人会,雨过夜塘秋水深。

据资料显示,由于南峰所在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地区地质的构造复杂、板块运动强烈,造成南峰地区山壁耸立,地震、雪崩不断,致使它的攀登难度极大,反而使南迦巴瓦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成为了未被人类登顶过的最高一座“处女峰”,直到1992年10月30日才由中日联合登山队登顶成功。南迦巴瓦在藏语中有多种解释,一为“雷电如火燃烧”,一为“直刺天空的长矛”,后一个名字来源于《格萨尔王传》中的“门岭一战”,在这段中将南迦巴瓦峰描绘成状若“长矛直刺苍穹”。这些充满阳刚的名字是一种千百年来人们对于这座陡峭险峻的山峰无限的敬畏与推崇,我们从中大概也能揣摩出南迦巴瓦峰的刚烈、凶狠、乖戾与不可征服。若群山有状万物有形,林芝定是一位在月亮下偷偷游牧少女心事的牧羊女,而南迦巴瓦峰则是一名默默地站在一旁身形高大魁梧独自守护少女的勇士,如此一刚一柔,像极了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的诗句:“我心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南迦巴瓦峰从千百年前就充满了种种玄幻的传说,因为其主峰高耸入云,当地相传天上的众神时常降临其上聚会和煨桑,那高空风造成的旗云就是神们燃起的桑烟,据说山顶上还有神宫和通天之路。如今看来,更像刚烈的勇士从指尖到脚踝都萦绕着少女献给他的藏青色飘带,他将云彩系在腰间,枕着孤旷的天地眠去。看的久了,山醉了,歌醉了,酒醉了,人亦沉醉,恰如“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的韵脚。

“此刻再回顾看南迦巴瓦峰,我并不是在第一时间想起它顶峰上那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云雾缭绕,反而更多的是想起我这一路是怎样从离它很遥远的地方逐步逐步贴近它的躯体,再将它的容貌看得仔细。我享受的是亲近南迦巴瓦峰的过程,等待真的依偎在了它的脚下,我反倒没有第一眼在大巴车上远远地窥见它时的喜悦。待到真的来到它的近旁,能聆听得见它的呼吸,我有的只是绵绵不断的绝望,因为它确实是过于伟岸与雄壮,凡人的一喜一哀在它面前被彰显得渺小而无所遁形,我只能伸长僵硬的脖颈一直一直地抬头仰视它,仿佛一下子我的万语千言再无法与它交汇只字片语,我猜不透它,望不穿它,它是这般的神秘难测。”虞显艺说道,他是一名远游与骑行的爱好者,来自南京城,在他的故里秦淮河两岸他以贩卖歌喉为生,常年的流浪漂泊使得他的存折里并无许多积蓄,然而他却背着他的吉他穿越了冬日中白雪皑皑的川藏线,尔后捕捉到了日光城里终年灿烂的暖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