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南迦巴瓦峰:“长茅”上回响火鸟一样燃烧的歌

西藏米林旅游局
01-14 13:15
+关注

西藏米林旅游局

南迦巴瓦峰下踮脚张望的时光

在林芝温润如玉的白昼,南迦巴瓦峰如一位拂动锦瑟的妙音仙子,它优雅又出尘,在它的裙摆上生长着香樟、楠木、冷杉、杜鹃、含笑、绿绒蒿、银莲花甚至苔藓等植被,它不苟言笑,你刚觉得它安静如水,它便又从肩胛骨上生出几丛嶙峋粗陋的岩石,严肃地盯着你看,令你恍惚觉得,之前种种皆是错觉。

在林芝夜凉如水的夜晚,南迦巴瓦峰又像是一位沉稳执戟的捍卫者,它静默不语,从不游说自我的孤独与忧伤,它从高高的地方谦逊地低下头来,星光和暗云从它的头颅之上涌过,匍匐在它巍峨的身躯下是林芝城里的烛火与灯光。一曲两曲无人会,雨过夜塘秋水深。

展开剩余88%

据资料显示,由于南峰所在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地区地质的构造复杂、板块运动强烈,造成南峰地区山壁耸立,地震、雪崩不断,致使它的攀登难度极大,反而使南迦巴瓦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成为了未被人类登顶过的最高一座“处女峰”,直到1992年10月30日才由中日联合登山队登顶成功。南迦巴瓦在藏语中有多种解释,一为“雷电如火燃烧”,一为“直刺天空的长矛”,后一个名字来源于《格萨尔王传》中的“门岭一战”,在这段中将南迦巴瓦峰描绘成状若“长矛直刺苍穹”。这些充满阳刚的名字是一种千百年来人们对于这座陡峭险峻的山峰无限的敬畏与推崇,我们从中大概也能揣摩出南迦巴瓦峰的刚烈、凶狠、乖戾与不可征服。若群山有状万物有形,林芝定是一位在月亮下偷偷游牧少女心事的牧羊女,而南迦巴瓦峰则是一名默默地站在一旁身形高大魁梧独自守护少女的勇士,如此一刚一柔,像极了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的诗句:“我心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南迦巴瓦峰从千百年前就充满了种种玄幻的传说,因为其主峰高耸入云,当地相传天上的众神时常降临其上聚会和煨桑,那高空风造成的旗云就是神们燃起的桑烟,据说山顶上还有神宫和通天之路。如今看来,更像刚烈的勇士从指尖到脚踝都萦绕着少女献给他的藏青色飘带,他将云彩系在腰间,枕着孤旷的天地眠去。看的久了,山醉了,歌醉了,酒醉了,人亦沉醉,恰如“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的韵脚。

“此刻再回顾看南迦巴瓦峰,我并不是在第一时间想起它顶峰上那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云雾缭绕,反而更多的是想起我这一路是怎样从离它很遥远的地方逐步逐步贴近它的躯体,再将它的容貌看得仔细。我享受的是亲近南迦巴瓦峰的过程,等待真的依偎在了它的脚下,我反倒没有第一眼在大巴车上远远地窥见它时的喜悦。待到真的来到它的近旁,能聆听得见它的呼吸,我有的只是绵绵不断的绝望,因为它确实是过于伟岸与雄壮,凡人的一喜一哀在它面前被彰显得渺小而无所遁形,我只能伸长僵硬的脖颈一直一直地抬头仰视它,仿佛一下子我的万语千言再无法与它交汇只字片语,我猜不透它,望不穿它,它是这般的神秘难测。”虞显艺说道,他是一名远游与骑行的爱好者,来自南京城,在他的故里秦淮河两岸他以贩卖歌喉为生,常年的流浪漂泊使得他的存折里并无许多积蓄,然而他却背着他的吉他穿越了冬日中白雪皑皑的川藏线,尔后捕捉到了日光城里终年灿烂的暖阳。

南迦巴瓦峰的美丽传说

“第一次听说南迦巴瓦峰这个名字时,我就被它深深地吸引了。藏文的名称于我而言有一种莫名的美感,包括八廓街上的一些仅有几平米的小店铺都因为它们独特的店名令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光顾,比如像蓝毗尼,比如像央金玛。而等我真正了解了南迦巴瓦是什么意思后,我就更加坚定了要去看一看它的念头,虽然在那个时候,我甚至还不知晓它有‘羞女峰’的盛誉,它令我沸腾。”来自秦淮河畔的男孩说,他讲话时总像在唱歌,在他清凉的声线里始终萦绕着一种琴音绕梁的余味。

而他不知晓的“羞女峰”南迦巴瓦,是因为南迦巴瓦峰其巨大的三角形峰体终年积雪,云雾缭绕,从不轻易露出真面目,所以它也被称为“羞女峰”。关于这座“雷电如火燃烧”的雄峰的“羞”,高原之上还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相传在很久以前,上苍委派南迦巴瓦与拉加白垒镇守东南方,弟弟加拉白垒勤奋好学武功高强,个子亦是越长越高,有日趋超越哥哥的苗头。作为哥哥的南迦巴瓦心生妒忌,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将弟弟杀害,将他的头颅丢弃在了米林县境内,化成了德拉山。上苍为惩治南迦巴瓦的罪过,处罚他永远驻守在雅鲁藏布江边,终生陪伴着被他杀害的弟弟。传说纵然只是一个神话故事,却灵动地向世人解释了这两座山的特点:我们现在看到的加拉白垒峰顶一直保持着圆圆的形状,那是因为它是一座无头山;而南迦巴瓦自知罪孽深重,所以常年云遮雾罩不让外人一窥,然而关于它的神秘则在苍莽的高原大地上一日胜过一日被流传放大,成为慕名前来寻访它的旅人们口中时常讨论经久不衰的话题。“很多人迷信这样的说法,如果有谁第一次就见到了南迦巴瓦峰露出了全貌,就仿佛是一种幸运的象征。所以有人开玩笑说,见过全貌的人回家后不买彩票都对不起南迦巴瓦峰的赏赐。”虞显艺在笑,透过他的眼睛似乎能看见南迦巴瓦顶峰上那些常年不散的雾气。

其实,爱“羞”的南迦巴瓦峰其神秘不止体现在它的山顶之上终年云雾缭绕,难以窥见其真容,寻访它常常是一件需要花费运气的事;它更神秘在它身上天使与恶魔的特性丝毫也不矛盾地糅合成为了一体,一方面它是一处地跨热带与寒带不可多得的自然博物馆,优雅且博学,另一方面它却又是如此的暴虐,它像婴童的脸孔一样阴晴不定,从它的指尖到脚踝养出了满身执拗的坏脾气。南迦巴瓦峰的三大坡壁都被冰雪切割成风化剥蚀的悬崖峭壁,尤以西坡为甚,雪崩频频,地貌复杂,它赤裸的峡谷之中布满了巨大的冰川,它被誉为“世上最美的山峰”,同时它的美却又葬送了全球各地无数登山爱好者年轻的生命。无限风光在险峰,这句诗里的意境,在南迦巴瓦峰身上可谓体现得淋漓尽致。

南迦巴瓦峰的日与夜,南迦巴瓦峰的晨与昏,南迦巴瓦峰的欢与愁,南迦巴瓦峰的醒与醉,皆宛如它的名字:“雷电如火燃烧”。它是一只火烈鸟,永生在燃烧。

TIPS:

去南迦巴瓦峰,可从林芝地区八一镇乘班车到派镇,派镇往东10公里的直白村观景台是看雪峰的最佳地点。也可从八一镇乘车去鲁朗,天气好的时候,可在色季拉山口看到雪峰。

本文转载自:中国西藏新闻网

油画里的村庄-喀纳斯禾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