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继承者计划

手机搜狐

SOHU.COM

未来五年,中国将减少3000万最好劳动力

今天,一组非常吓人的数据被披露: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显示,中国青年人口的数量正在持续减少,未来五年将净减少3000万人。

未来五年,中国将减少3000万最好劳动力

人口危机,已经成为21世纪全球共同面对的难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人口统计室主任王广州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所做的测算表明,中国18到44岁青年人口2017年为5.48亿,2022年将降低到5.18亿,五年间减少三千多万人。18到35岁年龄段青年人口同样呈减少趋势,从2017年的3.66亿将减少到2022年的3.44亿,共减少2200多万人。

这意味着中国最好的劳动力将在未来五年直接减少3000万人。此外,中国人口还存在老龄化、无子化两个非常严重的现象,这三个现象如果不能加以改善,将直接影响国家经济发展,动摇国本。

中国的老龄化和无子化现象有多严重,来看两张图:

2007-202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数量及比重

上图可以看到,2007年60岁以上人口就已经占总人口的11.6%。这是个什么概念?

国际上通常看法是,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即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处于老龄化社会。

考虑到中国人均寿命不断延长和生育意愿的下降,有人预测,到2050年,大于65岁的老龄人口占比将会达到32%。

说到生育意愿,再来看一张中国人口出生率的数据图。

中国人口出生率(每千人)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可以看到,从六十年代中期中国的人口出生率就一直下行。过去是由于政策压制了人们的生育意愿,现在政策放开了,中国人的生育意愿依然没见提升。

数据显示,2016年是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实施的第一年,全国住院分娩婴儿活产数为1846万,同比增长11.5%,而到了2017年,前8个月的全国住院分娩婴儿活产数为1162万,同比仅增长2.4%。

从增长率一眼就可以看出,中国人不愿生了。我国目前的人口出生率已跌破了维持人口均衡的2.1标准线。

生育意愿低,已是世界性难题

生育意愿低下,不只出现在中国,从全球范围来看,越是富裕发达的地区,人们的生育意愿越低。

上表是本号统计过的全球生育率最高和最低的十个地区,最能生的十个国家都在非洲,生育意愿最低的十个地区,都是经济发达体,尤其是日本、韩国。

日本不但人口出生率低,早在2009年人本人口已进入负增长时代,如今已经连续8年负增长。

根据出生率、死亡率和现有人口规模估算,日本人口将在2053年跌破1亿,到2065年,日本人口将比2015年的1.27亿减少三成,降至8808万。日本已经成为了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国家。

欧洲大陆,也没好到哪去。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希腊、瑞士、波兰,整个欧洲生育意愿都低迷。

世界各地区人口出生率分布

来源:世界银行;图中颜色越深,生育率越高,颜色越浅生育率越低,红圈中是欧洲。

为了鼓励国民生育,欧洲、日本、俄罗斯等地区均出台了金钱补贴等政策。

除此之外,还不得不引入外来劳动力。中东难民大量涌入欧洲,已经被看成是欧洲各国领导人尤其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大量招收难民的真正动机。

难民涌入后,劳动力虽然有所缓和,但随之而来的文化融合和种族矛盾问题,却越来越多。恐怖袭击时不时的上演,英国因此退出欧盟。欧洲现在是焦头烂额。

至此,我们不禁要发出一个世纪之问: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生了?

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生了?

世界上大部分事物都遵守着盛极而衰、物极必反的规律,一个地区或国家从贫穷到富裕,百姓的生育欲望会虽经济增长而增加,当达到一个峰值后,随着国家由富裕到发达,人们的生育意愿反倒下降。

比如说欧日韩这些经济发达、高度文明的地区,文明进化到了一定程度,精神需求便是主导人类行为的主因,这些地区的国民更愿意享受自由自在,毫无负担的生活,加上政策好、福利好,不担心老无所依,孩子生不生无所谓。

而在中国,压力是扼杀人们生育欲望的罪魁祸首。

有人说,生活压力古来有之,但没有一个时代的人像今天的年轻人一样,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生存压力。

大城市化进程,让中国的交通、医疗、教育等一切优质公共资源过度集中在一线和强二线城市,导致人口也同样过分集中在这些城市,人口越多,资源就更加集中,形成了一个循环难解的结。

人口和资源的过度集中,对城市本身是利好,但对生活在里面的人,尤其是底层人民,是巨大的压力。房价、物价的持续高涨,互联网技术向各领域渗透,带来的消费水平提升,到处都需要钱,甚至连最基本的呼吸都要钱。

自己都过得朝不保夕,怎么结婚,怎么生孩子?所以,现在大城市的剩男剩女越来越多,晚婚晚育已是普遍现象。

即使结了婚,买不起房给不了孩子一个好的未来,生育意愿还是高不起来,扛着压力生了第一胎,也不愿生第二胎。

讽刺的是,中国若解决了高房价、高生活成本问题,跻身发达国家之列,和欧日韩一样成为了高福利、高度发达的经济体,也难保不会像日本、欧洲一样,掉进低欲望社会,生育率继续低迷。

如何才能拯救全球的生育率?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找到了症结,对症下药便是。

相信,当大家活着都够体面的时候,当大家的价值观不再被虚无的享乐误导的时候,这个世纪难题便可迎刃而解。

2020年后中国青年人口将减少更快

来源:第一财经,作者:王羚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认为,2020年以后中国青年人口减少的势头将更猛,人口老龄化、少子化趋势明显,青年人口减少会影响国家创新的活力,降低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应引起各方高度警惕。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显示,中国青年人口的数量正在持续减少,未来五年将净减少3000万人。人口学者呼吁,2020年以后青年人口减少的势头更猛,应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

青年人口呈减少趋势

对于青年人口,目前存在多个不同的统计口径。比如联合国将15到24岁的人口定为青年,世界卫生组织将18到44岁的人口定为青年,我国国家统计局则将15到34岁的人口定为青年。但人口学者发现,无论按照这些口径的哪一种来计算,中国青年人口都是呈现减少的趋势。

中国社会科学院统计测算得出的人口减少趋势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根据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0》所做的测算相同。根据他的测算,中国15到24岁的人口将从2010年的2.25亿减少到2020年的1.78亿,十年间减少4700万人。这一年龄段人群占总人口比例则从2010年的23.17%下降到2020年的18%,低于美国的19.91%和印度的26.33%。

李建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即使按照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7》的最新数据,中国青年人口的减少趋势是同样的。

李建新认为,中国人口老龄化、少子化的趋势非常明显,青年人口数量的减少会影响到国家创新的活力,降低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导致未来发展后备力量不足,应该引起各方的高度警惕。

青年劳动力短缺

华侨大学兼职教授姚美雄分析,青年人口的持续减少将导致劳动力供给不足成为新常态。随着1982年后的0至14岁人口大幅减少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第二次人口高峰出生劳动力陆续退出,劳动力供给将急剧下降,中国将面临严重劳动力短缺问题,尤其是青年劳动力。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1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达峰值后开始持续减少,2012年至2016年,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5年减少了1900万人。与此同时,劳动力老化日益加剧,45~59岁大龄劳动年龄人口占劳动力比重2010年为28.4%,2015年上升为33.3%。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周天勇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也曾表示,青年人口是经济主力人口,这批人口的数量对于经济发展有着直接、重大的影响。青年劳动人口急剧减少,将减少创新人才总量,弱化社会创新能力。同时,青年是社会消费的主体,青年人口比重下降,就会降低整个社会消费能力。

李建新建议,人口生产有其特有的规律,当前要尽快从两头加以调整,一是放开生育限制,鼓励育龄人口生育,以增加未来的青年人口数量。这其中除了放开政策限制,还需要努力减轻养育成本,让育龄人口敢生、生得起。二是健康老龄化,老人健康可以减少医疗支出,减轻养老负担。

“60后是最大一波的婴儿潮,现在60后逐渐进入老年时期,对中国经济影响巨大。”李建新说。

大家都在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