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珠海渔民退出历史舞台之际,你可曾留意过它?

抚育着珠海千万家

香洲渔港

一个珠海人都熟知的地名

一个终有一天会消失的地标

那边的洪湾渔港誓要建设属于珠海的“渔人码头”,这边的老香洲渔港,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没落。

作为生长于此的年轻人,我们似乎未曾仔细了解过这座比自己父辈年纪还大的渔港,也未曾关注过这里的渔民,这个珠海重要的原住民群体

在某个初冬的午后,一姐来到了香洲渔港,想和这里的渔民们聊一聊,希望能在渔港彻底迁走之前,留下些什么。

这座建于1950年的老香洲码头,见证了珠海从小渔村发展到今天的现代化都市的过程。如今的香洲码头依旧忙碌,空气中弥漫着鱼腥味,闻久了竟也有些亲切……

*以下人物均为化名,配图均非本人

讨海人:黄伯

(渔龄:25年)

“出海久了,就什么都信了”

如今的香洲渔港里,年长的人并不多见。绕着码头走了很久,我们才看见正在甲板上抽烟的“渔民”。我们暂且叫他黄伯吧,他皮肤黝黑,中等身材,国字脸,笑起来左边有个小酒窝,眼睛炯炯有神。

做了20多年渔民的他,如今已不再亲自出海了,而是做起了“船老板”。在一群青壮年中间,黄伯沧桑黑瘦的外表格外显眼。

“我老家是闽南的,我们那里管出海叫‘讨海’,就是向海龙王讨吃的,纯看天。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嘛。”

“我家祖辈都是讨海的,年轻的时候想出去闯闯,换个活法,转来转去还是在打渔,可能就是命吧。”

“过去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是真的辛苦。我现在已经基本不下海了,20几年折腾下来,牙痛、胃病、风湿……什么都有了。”

“现在技术条件比过去好了,船越来越大,开得越来越远,因为近海鱼越来越少啦。很多以前一起打渔的老朋友,现在都开始养鱼了。”

“我船上新招来的,出海不拜妈祖。还是年轻呀!海上的事太多,你们年轻人信的‘科学’那一套未必都能说通。出海久了,就什么都信了……

渔三代:阿斌

(渔龄:2年)

“不做这一行,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忙碌的码头上,衣着整洁又无所事事的阿斌,显然是个异类。发现我们在采访,这个经营着自家海鲜店的“渔三代”主动过来攀谈。

“你们采访渔民当然得问我呀,我之前跟我爸出过海!虽然只有两年……”

“我家住在桂山岛,小时候身边的朋友谁要是不想读书,就会被大人带着一起出海。因为风浪大,容易晕船,就一直吐黄胆水。在海上,谁也救不了你。回家躺几天,在上学方面就老实了。”

“当然,也有孩子在出海之后,反而让父母意识到这就是个渔民的好材料,也就不折腾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