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使命必达——记2018厦马

莱斯跑团
01-14 12:19
+关注

文章的开头想跟诸位分享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句子:生命有如渡过一重大海,我们相遇在这同一狭船里,死时,我们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

这句话出自泰戈尔的《飞鸟集》,说的是我们与生命之间的联系以及个体之于个体的意义。有趣的是,这恰恰符合马拉松的竞赛规则,也正是本次厦马带给我最大的领悟。

前几日南京下了一场稀罕的大雪,5号上午赶着去山上玩了趟,下午就转而收拾东西出发厦门。作为纯正的海滨城市,厦门的天却着实不像南京那样豪放,自落地起就淅淅沥沥落着小雨,气温也不愠不火地维持在舒适区间。6号一早,我们几人先是去会展中心领了参赛装备,随后踏着忽大忽小的雨水,百无聊赖地暴走了大半个鼓浪屿。由于天气的不配合,耳闻许久的海景有些差强人意。 唯一值得开心的是,厦门当地美食给了我们很大程度的安慰。在沙茶面、海蛎煎、土笋冻、牛轧糖和各种海产品的抚慰下,五脏庙的愉悦程度远远超乎感官。下面是位于鼓浪屿制高点,一张令人心疼的照片。(手动擦泪)

展开剩余83%

擦完泪再多送一张。

至6号晚上睡前,这场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天一夜,却反而变本加厉。屋檐汇聚的雨帘垂落下来,打得集装箱顶砰砰直响。这时候,我心中已暗暗萌发了退赛的心思。

第二天起时,雨仍在下。弃赛的理由因此愈发充足。不过碍于伙伴们的陪同及最难丢舍的“面子”,我还是硬着头皮向起点而去。北京时间七点三十分,雨仍旧没有停的趋势,但会展中心早已人满为患。我们一行人找了处高点,目睹A区选手出发,随即马不停蹄赶往自己的比赛区域等候发枪。由于答应了迷彩交赛后作业,纵然雨势颇为凶猛,我还是下意识地关注本次赛事的各项流程,并且趁着雨势渐缓的空档留下几张照片。首先,分枪起跑有效地降低了现场的人流压力,从安检、检录到存包,都使这场恶人的雨变得可以原谅。存包过程中和同区的小伙伴走散,于是我一人来到了出发门前,与天南地北四海八荒而来的跑友站在一起。就这样,我们顶着花花绿绿的雨衣,相遇在同一艘狭船里,等待着42.195公里的洗礼。

八点二十分,最后一波选手准时出发。与此同时,我对这篇文章的构思也就开始了。枪响那一刻有些愤愤不平。组委会的口播中,满是安排了参赛队伍只求露脸的各大赞助商,与其他赛事鼓动人心的开场相比,显得小气许多。更甚之,出发不过百米就遇到了人流拥堵。某代表队整齐划一的步行队伍,高举手牌,几乎横占了整条赛道。随着体育风潮的兴起,庞大的活跃流量一下有了共同去处,马拉松这块大蛋糕,近几年来使得不少企业趋之若鹜。而在利益的过分干涉下,放眼望去这项运动的初心早已不复存在。大批跑者都在被误解同时被利用。

六公里之后拥挤的状况有所改善,但雨没有。九公里处雨势变大,考虑到身体和手机状态,我暂时退而避雨。但赛道上的身影大多没有减速。

在这里,一同避雨的大哥已经决定退赛了,一位大爷嬉笑怒骂中脱下衣服,拧出几斤雨水,准备重新出发。提前下船,不可谓之逃兵,只是与此程缘分不尽相同。

简单休整之后,我再次进入赛道。除了几次短暂的避雨之外,26公里之前状态都还算不错。因为本次是省外赛事,我特地穿了去年天津全运会马拉松江苏代表队的短袖,背后印着大大的江苏二字。果然路上如愿遇见不少江苏的朋友上来打招呼。

“江苏哪儿的啊?”

“南京”

“我扬州的,那很近啊。”

……

还有人早年从江苏来到厦门,就留在了这座美丽的城市。

这些异乡者们,毫无疑问被我身后赤裸裸的乡土所勾引,于是选择迎上来并肩跑一段,我们礼貌地问候,友好地交谈,再默契地各自分开。这漫长的路程中,遇见那么多做过停留的人,得以驱赶一点疲乏困顿,但终究各有节奏,注定了还是要独自去完成。

来到30公里之后身体愈发疲惫,只得跑一段走一段,暗自计量着每个步子。这时一颗弃赛的心早已膨胀得很厉害了。几次路过收容车都能听到动人的吆喝声:“跑不动了就上车啊!”但此刻行程既已过大半,过去的三十多公里又不甚容易,弃赛反倒并不划算。出乎意料的是一路上志愿者异常热情,数个小时过去还能保持至少80分贝以上的呐喊声。抱着好奇的心理,我注意到此次组委会邀请了多方志愿者参与,其中包括当地各大跑团以及专业志愿服务团队。那么诸如将橘子和小蛋糕剥好递向赛道,屡屡慰问辛苦,掌声源源不息此类温暖的细节,也就十分好理解了。组委会如此的用心安排,让人再次看到了对于跑者的尊重和理解。

除去赛事因素,使我坚持下来的原因更在于此程明确的目的性———渡过这茫茫大海,与万人同登彼岸。时间迫近下午,雨仍旧只大不小。有的人开始一瘸一拐,有的人像我一样跑跑停停,有的人结伴而行谈笑风生,无论路上遇到什么,无论以何种姿态,我们深知要去往的是同一海岸。方向明确的路途,哪怕走得再缓慢,都比漫无目的有底气多了。我深刻意识到,有种信念名为“一旦启程,终将到达”。

凭着如是一口虚无的气概,我离终点越来越近。除了这几年堆积的腰部损伤和漫长的心理斗争,身体并未出现其他不适。上图则是几次因腰疼而不得不停下休息的情形。

行程临近尾声,脑内长达十几公里的挣扎也总算平静下来。自2015年接触长跑以来,经历了兴奋期的每天10K,熬过了生病时动弹不得的焦灼,习惯了来自好友的奇怪标签,也默认了激情冷却后难得兴起的开跑。厦马前还在跟朋友玩笑:“17年年跑量160K的我,居然又要去跑全马了。”诚然,这样寒酸的跑量,能顺利完赛是我自己没有想过的。三年后的今天,仍能记得跑步的初心,也是我没有想过的。

更没有想到的是,过终点那瞬间,我落泪了。这是从来没有的事。直至此时此刻,我仍分不清那一刻的情绪究竟是历尽艰辛后的陡然轻松还是越过山丘无人等候的落寞,亦或是你完成了一件自觉非常牛逼的事,环顾四周却发现根本无人倾听你的喜悦。2017年厦马的缺席,对我来说是难以挽回的遗憾。一年过后,厦门这座城市也算给了个聊以慰藉的结果。

我们从此处出发,经过漫漫长路的洗礼,又重回此地。我们相聚又分离,留下一点欢声笑语或苦痛回忆,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当独行成为常态,彼岸亦是此岸。

篇后记:厦马结束之后持续高烧,答应的作业断断续续写了好几天,有些细节也记不太清晰。总的来说本届赛事组织水平还是相当不错,希望各位看官坚决摒弃我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恶习,坚持定期锻炼,才能更轻松地玩赛~

《寻梦环游记》最新番外短片,脑洞超大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