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使命必达——记2018厦马

文章的开头想跟诸位分享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句子:生命有如渡过一重大海,我们相遇在这同一狭船里,死时,我们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

这句话出自泰戈尔的《飞鸟集》,说的是我们与生命之间的联系以及个体之于个体的意义。有趣的是,这恰恰符合马拉松的竞赛规则,也正是本次厦马带给我最大的领悟。

前几日南京下了一场稀罕的大雪,5号上午赶着去山上玩了趟,下午就转而收拾东西出发厦门。作为纯正的海滨城市,厦门的天却着实不像南京那样豪放,自落地起就淅淅沥沥落着小雨,气温也不愠不火地维持在舒适区间。6号一早,我们几人先是去会展中心领了参赛装备,随后踏着忽大忽小的雨水,百无聊赖地暴走了大半个鼓浪屿。由于天气的不配合,耳闻许久的海景有些差强人意。 唯一值得开心的是,厦门当地美食给了我们很大程度的安慰。在沙茶面、海蛎煎、土笋冻、牛轧糖和各种海产品的抚慰下,五脏庙的愉悦程度远远超乎感官。下面是位于鼓浪屿制高点,一张令人心疼的照片。(手动擦泪)

擦完泪再多送一张。

至6号晚上睡前,这场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天一夜,却反而变本加厉。屋檐汇聚的雨帘垂落下来,打得集装箱顶砰砰直响。这时候,我心中已暗暗萌发了退赛的心思。

第二天起时,雨仍在下。弃赛的理由因此愈发充足。不过碍于伙伴们的陪同及最难丢舍的“面子”,我还是硬着头皮向起点而去。北京时间七点三十分,雨仍旧没有停的趋势,但会展中心早已人满为患。我们一行人找了处高点,目睹A区选手出发,随即马不停蹄赶往自己的比赛区域等候发枪。由于答应了迷彩交赛后作业,纵然雨势颇为凶猛,我还是下意识地关注本次赛事的各项流程,并且趁着雨势渐缓的空档留下几张照片。首先,分枪起跑有效地降低了现场的人流压力,从安检、检录到存包,都使这场恶人的雨变得可以原谅。存包过程中和同区的小伙伴走散,于是我一人来到了出发门前,与天南地北四海八荒而来的跑友站在一起。就这样,我们顶着花花绿绿的雨衣,相遇在同一艘狭船里,等待着42.195公里的洗礼。

八点二十分,最后一波选手准时出发。与此同时,我对这篇文章的构思也就开始了。枪响那一刻有些愤愤不平。组委会的口播中,满是安排了参赛队伍只求露脸的各大赞助商,与其他赛事鼓动人心的开场相比,显得小气许多。更甚之,出发不过百米就遇到了人流拥堵。某代表队整齐划一的步行队伍,高举手牌,几乎横占了整条赛道。随着体育风潮的兴起,庞大的活跃流量一下有了共同去处,马拉松这块大蛋糕,近几年来使得不少企业趋之若鹜。而在利益的过分干涉下,放眼望去这项运动的初心早已不复存在。大批跑者都在被误解同时被利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