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种流淌在乡村的天籁之音,你听过吗?

四川雅安
01-14 11:50
+关注

2018年1月2日,元旦节后上班第一天,省委书记王东明来我市调研,先后到名山区、芦山县的城镇乡村、产业园区、企业、重大项目建设现场等实地调研察看。

在名山区茶叶种植基地,王东明沿着茶山小道,来到田间地头、群众家中与村民亲切交谈,询问种植、收入等情况。见到省委书记,村民们高兴地向王东明介绍了生产生活情况,喜悦之情洋溢在脸上。

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在雅安产业增收致富后的一个个城镇乡村,许多群众在广场上载歌载舞庆祝丰收,表达出心中的奋进与感恩!

在种茶区,劳动人民用歌谣唱出他们的心声——

采茶采茶初采茶,清明谷雨茶发芽。

茶到发芽被侬采,采侬云者是谁家。

采茶采茶再采茶,姑嫂房中齐叹嗟。

小姑向嫂低声道,哥哥背茶未回家。

采茶采茶三采茶,采得茶来卖商家。

“雅安的民歌、山歌颇有特色,其中还有从较早时期的远古流传下来的哩!”日前,记者走进我市部分县区,从当地民间传唱歌谣和相关文学集成资料的著录中,撷取出一段段不同时期的精彩民间歌谣,以飨读者。

展开剩余88%

写进《中国民歌选》的

雅安民歌

2017年9月22日至24日,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场由国家工信部组织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国际编码大会在此举行。会上,来自英国、美国、加拿大、印度、日本、韩国等国的世界顶级语言文字专家纷纷被雅安的木雅尔苏藏族民间文化所深深吸引,他们拿起相机和手机不停拍摄,还向参会的木雅藏族图画文字传承人王德军详细了解当地村落里的情况。

“我们每年冬月十五的时候,都要载歌载舞过晒佛节。在石棉蟹螺江坝堡子,农历八月十五前后也要热热闹闹举办还山鸡节。”

原来,石棉县蟹螺乡尔苏藏族还山鸡节的前一天,是当地村民们作准备的一天。这一天各家要准备净水,淘酒米,舂糍粑,晚上在家先行家祭。还山鸡节这一天到了,村民们开始集体到村庄背后山上举行祭祀活动。

“活动从早上开始后,女人们送集体队伍到上山的岔路口,并在那里等候。当家男人人人头顶簸箕依次上山。簸箕里面放有糍粑、鸡心肝、腊肉、酒、面粉(玉米、小麦或糌粑面)、香杉枝等。献祭后由萨巴或老人领唱“jo li ma mu”,宣告山上祭祀活动结束,并唱着歌沿来路下山。妇女在山下接到男人们,又一起唱歌或对歌走向场坝。在场坝开始开坛饮咂酒、对歌等娱乐活动。唱跳娱乐以及竞技活动可以持续到第三天。”

石棉县蟹螺乡江坝村村民举行山歌赛歌会

据蟹螺乡尔苏堡子里的一位老人介绍,还山鸡节上唱歌、跳舞大体分三个大段落。第一个段落就是唱jo li ma mu(觉里曼姆)。Jo li ma mu不仅是第一阶段同时也是整个祭祀活动的主题歌。Jo li,意即歌颂白石。Ma mu,意即母祖神山。Jo li ma mu大致可以译为“唱给母亲神山的歌”。其歌词大意为:你这母亲般的神山啊,我们的祖先早就交托给你了,一代代去世的老人也都交给你了,随你咋个管,随你咋个教,只求你多多关心他们,照顾他们,保佑他们过好日子,不受欺凌。

“jo li ma mu唱辞简单,却内涵深厚。曲调虽短,却十分委婉、真切。尾声戛然而止,令人心思如潮,诚敬万分。《觉里曼姆》可谓是一首极富个性化的祭祀歌,是石棉蟹螺尔苏民间歌曲的优秀代表作。”曾在蟹螺进行田野调查的四川省民族研究所李星星研究员对石棉尔苏木雅民歌印象十分深刻。

雅安市音乐家协会主席李宣康介绍说,实际上石棉县民歌中还有一首苦情民歌《苦麻菜儿苦茵茵》堪称经典。

“《苦麻菜儿苦茵茵》是石棉县过去民间流传最广的一首歌曲——这是一首全国知晓的民歌,也是尔苏木雅歌曲中最出名的一首。”

原来早在1950年代,石棉民歌《苦麻菜儿苦茵茵》就成为了四川民歌汇演的重要曲目,还被印发在了各种汇演的小册子上。后来,这首歌曲被选入了《四川民歌选》和《中国民歌选》。

“大田栽秧行对行,一对阳雀来乘凉。阳雀阴在阴凉处,小情妹儿爱情郎。”

在《中国民间歌谣集成——四川省石棉县资料集》中,一首首民歌、山歌述说着过去这一地区人们的生产生活、爱情故事等场景。

出门三步就唱歌,

世人说我好欢乐。

山歌不要银钱买,

只要心头记得多。

大河涨水滩对滩,

扯根眉毛做篙杆。

世人说我篙杆小,

小小篙杆撑大船。

远看贤妹一枝花,

家中无钱看到她。

大路边上点豇豆,

慢慢牵藤来缠她。

1986年,石棉县按照上级工作安排,收集整理和选编了流传在石棉县各地的民歌、山歌共108首,其中包括汉族民歌、山歌72首,彝族、藏族民歌、山歌36首。

“汉源民歌源远流长。流传最早而又有文字记载的歌谣是《后汉书·西南夷·笮都夷传》中所载的‘笮语诗三章及其汉译’了。”同一时期,大渡河沿岸的汉源县民歌,也成为人们了解当时历史的重要文献。

大汉是治,与天意合。史泽平端,不从我来。

闻风向化,所见奇异。多赐缯布,甘美酒食。

昌乐肉飞,屈伸悉俯。蛮夷贫薄,无所报嗣。

愿主长寿,子孙昌炽!

在汉源最古老的歌谣《远夷乐德歌》中,生动地记录了汉朝使臣对笮族君长、族民的抚慰和欣悦。

“汉源民歌植根于社会生活深厚的土壤,同时反映汉源各地方各历史阶段的社会生活,反映各族劳动群众的思想感情……精通古代笮语的人或许没有了,但是殊具《诗经》中‘国风’特色的《笮语诗三章》及‘汉译’,不仅为我们保存了古老的汉源民歌,而且还是我们了解古代笮人语言的最理想的资料。”

悄然远去的

传统歌谣

在《汉源县民间歌谣集·序》中,熟谙汉源民间歌谣的刘梦碧认为,两千多年来汉源民歌以多种多样的表现方式,在汉源各族群众的口中产生,在汉源山山水水之间传诵,成为汉源人民歌唱自己、自娱自乐的独特文化形式。

“好久没到这方来,这里姑娘长成才。拨开青苔喝井水,凉风悠悠吹过来。”

“树上斑鸠叫咕咕,哥无妻来妹无夫。我俩都是半壶酒,何不倒拢合一壶。”

“哥是天上花蝴蝶,有处飞来无处歇。借妹花盘歇口气,不坏花瓣不坏叶。”

在一首首爱情民歌、山歌歌谣里,人们描摹出对爱情的渴望和追求。

“凉风悠悠天要晴,磨把弯刀上老林。”

“隔河望见大麦黄,割了大麦种高粱。”

“太阳出来辣焦焦,情妹出来晒花椒。花椒晒得大奓口,情妹晒得汗长流。”

在田间地头,人们在播种、收割之时,民歌、山歌对春播夏种秋收冬藏的生产劳动给以愉悦欢乐地歌唱。

“看这群鬼儿,舞的、跳的、笑的、走的、抬的、唱绝妙的,快乐游行。想今日,方才醒了,知道偷生。把苦的形骸丢过了,一恁恣情。那泉路上,曾无名捡拘束戈甲纷争。”

“只鬼乾坤,许多松列何等宽身。又何须向世上好面皮,设机械脱性命,枉费经营。虽然是夜台中闹春风,鬼家活计,强胜如人世上斗闲气搬弄精神。趣丹青,画的是颠鬼,叹的是痴人。”

“有许多心事,恨年来曾不遇伊人,赖小园有名花数朵,丰艳出风尘。不叹此花富贵香色两精神,叹此花随我历尽艰辛。记当日,风雪到此,人花共避无门。幸遮防护,惜留此芳根。到今朝,独花长在,与我白头相亲。恨人颜不及花颜,少愧此清樽。”

在雅安最早的地方志文献《雅州府志·艺文》中,记录了清代以前雅安地方传唱的《风流社》、《花富贵》、《倦寻方》等古调歌谣作品,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目前已经无人能够唱出来了!”

正在演唱民歌的硗碛藏族村民

四川省交通资料记载,自元代以来,竹筏就成为青衣江中下游水上运输的主要工具。

“以前雅安曾经有水运社,从雅安到乐山的竹筏船上,船工们往往在撑船运输货物之时也会扯开嗓子,唱出优美的《青江号子》。 ”

据雅安原水运社一位老师傅介绍,当年乐山至雅安、雅安至乐山,船工们唱的青江号子与下游乐山、宜宾等地号子不同,青江号子明显带有“杂”的特色。“这是因为雅安、乐山两地的船工,系来自不同的地理方言区域,因此他们各自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情感,唱出来的调子和歌词都不太一样。”

蜀道难,蜀道难,行人跨马鼻头酸。

悬岩曲曲三千里,怪石嶙嶙十二盘。

……相岭炎天雪布岩,张骞筇竹几时栽。黎风雅雨阁常漏,莫怪王阳不肯来。

君不见,孔明屯蔡梦周公,深入不毛路欲穷。又不见,维州德裕建筹边,玉垒巍巍不可镌。

噫嘻!栈道连云云果连,上得峨眉只有天。石破天惊石纽传,离堆凿后定桑田。相如汉代镂灵关,笑杀援崖把木扳。山谷蔡蒙掇绿莱,和夷底绩水成澴。

在芦山,一首《蜀道难》,则唱出了人们对于大山之中交通艰难的期望与想象:

“莫扰公堂,莫巴戏场。公堂易招刑辱,戏场易混时光。种我豆、插我秧,一子落地,万子归仓。”

“一斗谷,称斤肉。一斤肉,量斗谷。不如不吃一斤肉,不量那斗谷。留来六月煮清粥。”

在芦山流传的民间歌谣中,人们同样可以看到当地民俗劝善、勤俭的风气。

“1986年的《汉源县民间歌谣集》,收录了198首民间民歌、山歌。”记者在多种文献资料中发现,雅安各地民歌数量众多、题材多样,但尤为可惜的是,至今能够传唱传统歌谣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雨城歌手在乡村赛诗会上演唱民歌

“随着时代的变迁,青年外出打工,老人们也渐渐老去,很多民歌歌谣传唱的人越来越少。”李宣康说。

“我们天全最大的文艺团体是二郎山艺术团,但是唱山歌的人极少……原来在天全县仁义乡,还有‘十八道水’艺术团,但是老人们年纪大了,现在也很少唱山歌了。”

记者调查发现,从大渡河流域到青衣江流域,从雨城到名山、天全、宝兴等一个个区县,传统的民歌、山歌已经在时代的变迁中,开始悄然远去。

记者:罗光德

编辑:韩昆

审稿:唐砚玉

油画里的村庄-喀纳斯禾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