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祸不单行!2018年全球铜市场面临双重供应中断威胁

2018年全球铜市场面临双重供应中断威胁。罢工行动对嘉能可运营的智利LomasBayas铜矿威胁非常大;同时废铜行业阴霾密布,中国限制“洋垃圾”进口已在废塑料和废纸业引发轩然大波,全球铜市场面临双重供应中断威胁。

一个威胁消除了,却又有新的威胁冒出来,2018年全球铜市场面临双重供应中断威胁。

嘉能可运营的智利Lomas Bayas铜矿刚刚避免了一次罢工威胁。工会工人在最后一刻接受了新劳动合同的条件。今年要续签的合同数创下2010年以来最高,这些合同大多在智利和秘鲁。

罢工行动对矿场供应的威胁非常大,尤其是在全球最大铜矿Escondida。该矿去年的罢工持续了44日。分析师全都调整了对供应中断程度的预估,将今年可能出现的劳资纠纷纳入考量。

而第二个威胁来自废铜行业的阴霾。废铜行业是供应链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但统计上并不透明。中国限制“洋垃圾”进口已在废塑料和废纸业引发轩然大波,现在似乎该轮到铜了。一系列新措施若全部得以实施,可能会阻止废铜被进口到中国。

汇通网引述Lion Consulting Asia总裁、废铜贸易资深人士Michael Lion的话称:“就算从最乐观的情况来看,铜供应链的严重混乱和中断已经无法避免。”

规则调整

中国去年7月宣布调整废铜进口规定,激发铜市生机。当时的威胁是,2018年底开始将禁止进口“废七类”。现在情况似乎仍然如此。“废七类”仍在2018年“受限”条目名单上。这类废铜包括废电线、废电机马达等,需要先拆解分类再进行加工。

中国业者已不失时机地把对这种材料的加工转至其他亚洲国家,为全面暂停进口做准备。这种低品级的废铜通常铜含量在14-15%左右,在中国铜进口总需求中只占相对较小的一部分。

而更重要的是另两项政策调整,应在中国减少污染的“蓝天”政策中可见。首先是系统性消除中国废铜供应链的中间部分。中国环保部2017年12月15日宣布,当年只有废铜终端用户和加工商会获得进口配额。交易商和贸易商显然不符合条件。

第二是建议把有害杂质水平限制在1%,只有最纯的废铜才能通过这种质量门槛。这两方面规则调整加在一块儿,将使2018年新的废铜进口许可申请几乎崩溃。

中国废铜进口量

中国每年进口逾300万吨废铜。2013-2016年进口量稳步下滑,部分归因于中国当局早些时候采取的质量控制措施,部分则与铜价崩跌有关。

当价格较低时,旧废铜供应枯竭,对好铜供应过剩起到平衡作用;价格回升时,废铜链则又重获生机。这就是过去一年左右铜市的情况。2016-2017年铜价大幅回升,废铜价格贴水扩大后供应激增,中国则吸收了新增的供应。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