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时代的落幕

作者:国海证券靳毅

我们2018年年度策略《变局与重构》里提到这样一段话:“过往几年,从海外、到国内,从实体经济、到资本市场,从大类资产、到债券领域,无一不再发生着变化,这些变化的相互交织,最终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变局。身处变局之中,当我们将过往发生的一幅幅割裂的场景连接与重构,并深入解析,或许就能将曾经的无序与孤立串联成能够解释这个变局的线索。

岁末年初,年度策略里所提及的变局,正不断地以各种方式、各种渠道出现在自己身边。站在2018年的起点上,我想是时候对那些已发生的以及即将发生的变局再进行一次梳理。

梳理的开头,先从最近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几个事件讲起。

2017年11月的某一天,某城商行资产管理部负责人,通过微信转给我一份简历,并让我帮忙留意是否有合适的工作机会。简历上的求职者,985院校毕业,履历从股份制银行到基金子公司、再到某农商行,放在三年前,这样的背景工作肯定不会难找。但再和这位老总深聊,才了解到,上一轮同业业务扩张时,很多中小型银行在北京、上海设立了办事处,大肆招兵买马,如今行业进入弱周期,不少之前大举扩张的机构开始降薪减员。因此,一时间金融市场上,再就业的压力陡然增大。

2017年底,某天下午收盘后,我按计划前往一家北京的基金公司路演。在路上,和销售同事闲聊起来,同事提到“XX公司在上一轮牛市的时候大概有500亿左右的管理规模,牛市之后,他们规模开始一路下滑,到目前规模不到400亿了,公司领导压力挺大的”。细想,其实有类似情况的公募机构,绝不仅此一家。这一轮股票的2/8行情加上债券熊市,使一些基金管理人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业绩不好,规模趋降,优秀人员流失,业绩进一步下行。在目前收缩的金融周期里,一些小的基金公司正在规模保卫战中艰难前行。

2018年年初,和一位有着10年信托从业经验的老友餐叙,那次聚会更坚定了我对这个行业的一些看法。信托业曾经的辉煌,靠的的是“政信+地产+通道”这老三样,而将其利润收入进一步放大的,则是非标准化资金池。但随着本轮金融监管的逐步落地,信托传统的通道业务、平台融资都将受到了很大影响,同时,非标资金池也即将退出历史舞台。下阶段,整个信托业利润率的下滑,对身处其中的从业者而言,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类似的场景还有很多,当把这些景象连接与重构,就不难发现,我们所正在经历的,似乎并不是一次局部的调整或者阶段性的走弱,而是一场金融行业全方位的格局重塑,这个现象,是在过往10年中所不曾出现的,也是很难用以往的经验加以解释的。这场格局的重塑,极有可能使金融机构未来的发展方向、业务模式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是每一位金融从业者所不应忽视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