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游记-去漠河的时候,当雪如蝶如花时,我该何去何从!

雪域高原金秋一过,红褪绿消。西风漫卷里,人们将秋后收获的丰硕,储存于庆典的仓库,以待慢慢享受劳作后的奖掖,再为下次的耕耘备用。

秋景被霜寒几番凋零露出了虚弱,发出节气里最后一声叹息,隐入寂寞独自悲凉去了。冬,哼着风寒小调,撑起欲雨欲雪的云伞,信马由缰而来。

初冬的雨夹雪如清凉的薄油,为天地间喷洒一层亮光剂,目及的事物比天净沙的描述更为灰败。还在枯树上挣扎的叶儿,拽着枝枒凄惶欲坠。天阴冷,肆虐着身体对暖日的渴望和怀念;风低嚎,滞重得疲累被脚步踩实和紧缩。只有与寒冬结缘的人群,敲开心事重重的冻冰,纵身跃入激流,劈波斩浪乐在其中。

而雪,并没有如期凝结在旷野山川,雨,只是为了雪的着床敷衍一场前奏。它们为了快活的体验,喜欢在冬日里放飞思想,恶作的心没有清减份量,反而更喜欢看风撕扯发丝,听雨喧哗敲打碎梦,自导一场惬意的剧幕,增强横行的视听,在高潮部分加入奔放的和声,来凸现雪娘子粉墨登场的效果。

之后,气温骤变,黄昏的天空暗云翻滚,刺骨的寒意从北风中挤压出来,贴着地皮呼啸直入。雪粒旋踵而至,世界雾茫茫,景物一片模糊。舞蹈的雪粒无声却狂放弥漫,恣意释放着季节的鲜活;激情的劲风上下翩跹,加速着雪粒演绎雪花的过程。

天地混沌,不闻鸟雀鸣唱,不见人烟形迹。越下越大的雪,轰轰然降落在不寂静的世界。有人隔窗赏雪,围炉温酒饮下久别往事;有人雪地堆人,沉迷童话打开快乐梦境;有人寒江垂钓,自在山水享受独处幽闲;有人捧雪入瓮,慢火煎煮品茗雅俗滋味;有人挥笔铺纸,丹青书画解语心中块垒;有人更阑高枕,思忧亲人传讯花好月圆……

但这雪哪关人间风情,悠然地飘落孤行,如蝶如絮,如粉如荧,天幕间任意翻飞,苍穹下游曳穿梭,潇潇洒洒层出不穷,变化不尽;冬的铅华被痛快洗濯,物的枯萎被陆离覆盖。面对这样的时日,最易产生期待的惆怅,感受这样的雪夜,无不增加凄凉的牵绊。

当雪衾裹住叠叠梦魇,清醒从浑噩里滑行出来时,崭新的雪原、凛冽的寒意,在晨曦雪霁后,以另一种景象呈现眼前:大地一片洁净空旷,天宇澄澈湛蓝,朝阳初升,红霞染空,隔夜的阴霾消隐,心醉的暖色从眉宇间浸润下来,玉树琼枝无不涂上瑰彩;望雪海茫茫,群山似银龙盘绕,势欲腾飞于氤氲金光里;伫立山间的森林,披银甲持玉戟列阵待戈,守卫着远古的传说;白山映衬的黑水,曲曲款款脚步匆匆,盛妆浓影留下一往情深的抚摸;喇嘛庙金顶银盖如华,宝光闪烁;接受阳光摸顶的居民们,燃起谢恩的炊烟划破宁静的笼罩;飞鸟往来嬉戏,鹰鹫碧空翱翔,牛羊走出圈舍,松缓僵硬的筋骨,活动疲顿的肢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