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观点】欲灭融资租赁空壳公司根本不用牛刀

我一直认为融资租赁监管的重点是资金来源和业务规范,并非浪费大量宝贵的行政资源去捣鼓空壳公司。即使一定要管数量也要有轻重缓急,先管融资租赁资金来源和业务规范,只有这样,才能有效、高效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

业内热议融资租赁空壳公司将出清,也有人称其为僵尸公司、混子公司、休眠公司等等,尽显嫌弃、蔑视、嘲讽。个人认为这些就是热词滥用,没有多少指导意义和现实意义。大小融资租赁企业,只要合法出生合法存续不违法乱纪干坏事,都要善待、体谅、包容、给予起码的平等和尊重,手心手背都是肉,任何大公司都是由小到大艰难发展起来的,当然土豪例外。

提出这些建议的专家教授很有可能没有充分考虑现实的法律法规现状,银监会不是万能的,想做什么都可以做,想规定什么就可以规定。改革开放以来,不断完善和成熟的法律法规体系是社会稳定、金融经济秩序稳定并可预期的基石。任何监管措施和监管政策都要考虑现有的法律法规,投资者的规划决策等等也是根据现有的法律法规政策做出的,这是基本事实。

融资租赁公司属于一般工商企业,是68号文69号文出台后银监会的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时明确说的,也是符合现有法律法规规定的客观现实的。总不能说融资租赁公司划归银监会监管后摇身一变就不是一般工商企业就成了非银机构了吧!至于说融资租赁公司是非持牌金融机构,我只能说汉语语言文字太丰富了,但必须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至少逻辑不能矛盾。

这次监管改变是适应新形势下功能监管、本质监管、行为监管的要求,并非沿用谁的孩子谁管、谁的孩子谁抱的老的监管模式,目的是防风险,而不是管数量管具体公司的业务经营。即使要清理数量,要达到这个目的,在现有的法律法规规定的前提下完全可以做到。

如果不顾这些,就想出新招出新政管数量管是否做业务等等,把你累死都可能是出力不讨好,因为负面清单涉及的前置行政许可门槛、银监会有没有对融资租赁公司的行政处罚权、公司法规定的注册资本认缴制、金融机构非银机构金融信息服务机构的法律法规现有规定等,这些都是有明确的法律法规规定的,你是绕不开的,现有的相关内容肯定要遵守和执行,监管首先是依法监管、合规监管、高效监管,如果都想在现有法律法规规定下例外或额外获得某种监管权力,都必须依赖新的法律法规规定。按照《立法法》和《行政许可法》等相关规,新的法律法规的出台都是有一定的立法程序和时间的。

假如之前法律法规对融资租赁公司的门槛和监管措施以及行政处罚权都有明确规定的话,根本不会有8000多家如此之多的数量的,正是缺少这些规定但融资租赁的部分业务行为又具有金融或金融服务属性,所以要按照本质和行为统一由银监会监管。商务部这么多年事实上就是缺少行政处罚权和行政许可前置审批权,否则审批制能改备案制?数量能有这么多?平心而论,商务部监管时期,融资租赁不做业务或者做了大家吐槽认为不该做的业务或者注册资本不到位等等,你认为商务主管部门该怎么管?有什么办法?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