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继承者计划

手机搜狐

SOHU.COM

刘瑜:如何拯救世界?

◎作者|刘瑜

◎来源|理想国imaginist(id:lixiangguo2013) 已获授权

很多人年轻时都梦想拯救世界,后来……他们长大了。长大之后,他们的梦想就成了买一栋漂亮房子、组建一个和睦家庭,并且励精图治地要将孩子送进名校。

这样的转型当然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是合情合理——你以为你是谁?世界银行的首席专家?

保罗·科利尔,大约是极少数五六十岁还在梦想“拯救世界”的人。这当然也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合情合理——他1998——2003年任世界银行发展研究组主任,可以说曾是其首席专家。众所周知,世界银行是一个针对贫困国家实施发展援助的机构,其研究机构的核心议题当然是“如何有效地帮助极端贫困国家”。

保罗·科利尔

作为一个常年致力于此的经济学家,科利尔的思维方式显著地有别于许多学院派经济学家(尽管他本人也同时是牛津大学教授)。第一,他必须思考“大问题”——他不能停留于某个技术化的、局部的、微观的经济问题,而必须跨越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边界,进行综合性的宏观思考;第二,他必须进行政策性思考,即他的思考不能停留于理论思辨和发表论文,而是必须能够直接推导政策建议,这些建议需要接受现实的检验。

某种意义上,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给全球最贫困的10亿人开药方?这简直是一个理论和政策的“百慕大”。二战后去殖民化以来,有多少知识分子的理论在这些地区(以非洲为主)无功而返?专制、独裁、军人、平民、左翼、右翼、贸易、援助、贷款、军队……

这些“石头”被扔进这些地区,激进巨大的浪花,然后石沉大海而已。一个人大约只有极端聪明或者极端愚蠢,才会再次“偏向虎山行”。

科利尔应当是“极端聪明”的那一类。这不仅仅体现于他的一切思考都是基于扎实的实证研究(或引用他人的研究)和实地考查,而且——由于数据和研究方法的有限性——他同时也对这些研究的结果保持一种健康的开放性。

01

那么,根据这本书,我们应该“如何拯救世界”?

科利尔首先拿来开刀的是“选举迷信”。通过对民主与暴力冲突的实证研究,他发现“民主的好处”是需要经济条件的。

确切地说,在极端贫困的地区,越民主越容易出现暴力;而在相对富足的地区,越专制则越容易出现暴力。“

极端贫困”和“相对富足”的分界线是什么?他的研究结果是人均年收入2700美元左右(该书出版于2009年)。也就是说,他的研究显示,在人均年收入2700美元以下的地区,民主是危险的,而在人均年收入2700美元以上的地方,专制则是危险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