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不会谈恋爱?那就先学太极吧!

【太极】

编辑|鹿鸣

恋爱中的男孩与女孩,就像推手的两个太极拳宗师。你来我往,沾粘黏随,互相听劲,先动者往往会犯错误,后发者往往先至,被找准重心摔得更狠。

男孩的招法更像是外家拳,硬打硬进无遮拦,讲究速度和力量。女孩的表现则更倾向于内家拳,含蓄、化打结合,往往能“四两拨千斤”,“无力打有力”。

有的男孩,则很有技巧,老谋深算,看似柔弱而屡屡得手,似乎得了内家拳的精髓。非也。外家拳长期习练,到达高深阶段,也知道松柔的厉害,由外家悟出内家之道理,得太极大道。正如王宗岳太极拳论所说,“由招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然非用力日久,不能豁然贯通焉”。

懂劲可不是那么容易。还记得林依轮唱的那首《爱情鸟》吗?

树上停着一只一只什么鸟,呼呼呼让我觉得心在跳,我看不见她但却听得到这呼呼呼,这只爱情鸟她在向我欢叫。

树上停着一只一只什么鸟,呼呼呼如今变得静悄悄,因为我爱的人已经不见了呼呼呼,这只爱情鸟何时才会来到,我爱的人已经飞走了,爱我的人她还没有来到。

简单从太极的角度分析一下:林同学不知什么鸟,心就乱跳,属于妄动,既未招熟所以也没懂劲。结果当然就是很凄惶的:我爱的人已经飞走了,爱我的人她还没有来到。

太极拳为了说明“意”的重要,在拳谱中讲:“若言体用何为准,意气君来骨肉臣。”换句话说,意是皇帝,骨头和肉都是服从于他的臣子。许多人觉得意这个东西很悬乎,甚至不存在。但每个人都喜欢过异性,当你对某个女孩(男孩)产生爱慕之心,你就有“意”了。这个意的力量太巨大了,有人因为运用好了意,成为诗人、作家。比如海子因为爱意,写下了至今还在感动我的诗篇《四姐妹》。

荒凉的山岗上站着四姐妹

所有的风只向她们吹

所有的日子都为她们破碎……

美丽的意念产生美丽的诗句,徐志摩、戴望舒、冯至、席慕蓉等都是用意之好手。各自成就自己的诗名。

也有的人,意念过重,以至于走火入魔,操之过急,没掌握好度,或者锒铛入狱,或者身败名裂。

知道这点,就明白师父在教拳时总是强调自然,不要意识过重是什么意思。

“意气君来骨肉臣”借用到恋爱中的男女是多么容易理解呀!一个女孩对你有意了,骨头和肉都是你的了。

柏拉图认为:当心灵摒绝肉体而向往着真理的时候,这时的思想才是最好的。而当灵魂被肉体的罪恶所感染时,人们追求真理的愿望就不会得到满足。

当人类没有对肉欲的强烈需求时,心境是平和的,肉欲是人性中兽性的表现,是每个生物体的本性,人之所以是所谓的高等动物,是因为人的本性中,人性强于兽性,精神交流是美好的、是道德的。

这就是有名的柏拉图式的爱情。

这有点类似太极拳中的凌空劲,神圣是神圣,存在是存在,然而过于形而上而不被广大人民群众所接受。并且也容易被心怀叵测的“大忽悠”们所选择并使用。

“虚灵顶劲,气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隐忽现。”

(广告)

温馨提示:《太极》微信公众号部分内容文章通过网络整理,如有侵权请您联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