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为什么宫女要裹被单?

已是深冬,茗心殿内没有置办烤火炉。今天是新皇登基的日子,宫人们纷纷去了前殿候着。

应雪桃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中,瘦弱的身躯瑟瑟发抖:“母后,父皇他……是不是不在了?”

王皇后披散着长发,面容无比憔悴。前殿的礼乐声结束了,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去见先皇了。只是她还放心不下,怀中年仅十六岁的小女儿。

寝宫的门被人推开,凛冽的寒风涌了进来。

阎清鸣身着一袭尊贵的明黄色龙袍,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利刃般的眸光令人胆寒。

“皇后娘娘,好久不见。”他冷声开口。

王皇后一个哆嗦,拉着应雪桃跪在了地上:“罪妇王氏自知罪孽深重,恳求皇上赐我一死,但请放过我无辜的女儿!”

“无辜?”阎清鸣饶有兴趣地揣摩着这两个字,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三年前你王氏一族精心设计,害我阎家被满门抄斩之时,可曾想过什么叫无辜?”

王皇后十指紧紧抠住掌心,只能不停在地上磕头恳求。

应雪桃见母亲额头上有鲜血,当即被吓坏了,哭着想去阻止她。

阎清鸣看了德公公一眼,后者立马将应雪桃架去了偏殿。随着一声尖锐的召唤声,又有一名小太监进入殿内,手中提着一只大竹笼。

那笼内装着的,是蝎子与黑蛇。

“我倒想看看,你这毒妇的心肠,是否毒得过蛇蝎。”阎清鸣冷声吩咐德公公,“留她一条命。”

德公公惊恐地点头,皇上这是想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另一边,应雪桃被关在偏殿里,听见主殿内传来母亲的惨叫声。她一双杏目通红,用手拼命拍打房门:“母后!你们放我出去,我要见我母后!”

门开了,她不顾一切地冲出去,撞入了阎清鸣的怀中。

“你这个谋朝篡位的逆徒,你会有报应的!”应雪桃撕心裂肺道。

“哼,生在帝王家,才是你的报应。”阎清鸣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对上她倔强的目光,冷冰冰道,“朕初登基,不想徒增杀戮。你既然是前朝的公主,朕定会好好待你。”

阎清鸣拔出一把匕首,锋利的刀刃抵在应雪桃的脖颈处。刺骨的冰凉让她浑身发抖,她闭上眼睛,当下以为他要杀了她。

可是下一秒,那把匕首一路向下划开了她的长袍,挑开了她单薄的衣襟。

少女-洁-白的身体暴露在他眼前,阎清鸣欺身压去。应雪桃挣扎着,却终究太过柔弱,根本无法阻止他的肆意掠夺。

这一夜,偌大的茗心殿内充斥着两个女人的惨叫声。

应雪桃流干了眼泪,记不得自己最后是怎么晕过去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接到圣旨:“前朝公主应雪桃,风情万种,深得朕心。从今日起封为侍-寝宫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