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张宇:昆明突围

大树空间
01-14 07:59
+关注

李丁从厦门飞往昆明,临窗而坐,望着云海思念起家人和树,发一会儿呆,然后轻轻拉下窗板,准备闭目养神。挨着他坐的摩登女郎忽然轻声问候他:“李总好心情!”李丁一愣,条件反射一样左顾右盼,看不到熟人,只好点头示意:“你好。”李丁开始警觉,回忆登机时候就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他闪来闪去,就像两只晃来晃去的反光镜片,现在得到证实,就是身边这位摩登女郎。在哪儿见过?没有一点印象。李丁暗笑,这是在飞机上,反正你也不会绑架我去帮忙做孩子,你随便吧。

摩登女郎小声说:“厦门会议,李总收获不小吧?”

李丁平静下来,“啊,这种会,还行吧。”

摩登女郎对他一笑,“你也不问我,为什么认识阁下?”

李丁还她一笑,“不慌。如果需要,你会告诉我的。”

摩登女郎说:“真是大气。到底是作家出身。”接着移动飘香的脑袋,靠近他的耳朵说:“你先别问为什么,先听我说。”然后身体稍加倾斜开始小声说:“我们经过调查和评估,认为明年最有希望冲超的中甲俱乐部是四个:花城、湖城、江苏和你们大河。在这四个中甲俱乐部中间,我们反复论证比较,又挑选出来两个,其中一个是你们大河。我们公司选中你们大河俱乐部,你应该感到自豪。李总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是吗?”

展开剩余95%

李丁坦然面对,鼓励她继续说下去。摩登女郎不慌不忙轻声说:“我叫南芳,这是我的手机号,相信以后你会用得着。”李丁收起名片,装进上衣口袋。南芳继续说:“实际上我是澳门一家博彩公司在内地的……算客户经理吧,现在你明白了?你很敏感,登机时候你就留意我了。”

李丁说:“那是你长得太漂亮,个子也高,气质脱俗,确实吸引了我。”于是开始敷衍,“刚才系安全带时,我就在心里猜测你的职业,影视明星?名模?运动员?海归女博士?猜不出来。”心里却有些暗暗惊慌,到现在他已经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过去只是听人们传说,今天是真的让黑社会盯上了。

南芳让李丁夸得愉悦,好像不论黑白两道,天下女人都一样德行,只要你夸她漂亮,准会眉开眼笑,晕得找不着北。南芳说:“我估计得不错,李总这种有修养的男人,对女人的品位要求很高。”她对李丁先打个眼风,就像地方戏曲中的“叫板”,这才开始进入正题,“现在我来介绍我们公司为你准备的服务项目。一个是整个赛季不论主客场,都为你在澳门开盘。当然大都开你们赢球。知道这分量吗?”南芳望着李丁,等待他的呼应。李丁点头。他当然知道澳门开盘开他每场必赢的分量,这等于给他们冲超买了保险,李丁求之不得。南芳接着说:“第二个服务项目,整个赛季为你们做裁判工作。”李丁插话:“你们懂不懂足球圈里裁判的行情?”南芳说:“李总小看我们,还是要考核我的业务水平?你们足球圈那点事儿,我还是清楚的。不论中超、中甲,给裁判的小费大都是两万;如果有特别要求,塞给裁判十万是行规。”

李丁虽然知道这个江湖行规,其实并不晓得这些交易的具体数目,南芳一项一项告诉他,也算意外地给他扫盲和补课。李丁不敢露出丝毫马脚,故意表扬南芳说:“基本不错,你还真是懂行嘛。由你们出面来做裁判工作,我想不会随行就市吧?”

南芳说:“李总到底是明白人,我们会用我们的方法。请原谅我不能够告诉你。”李丁点头说:“我理解。我也听懂了。我也听到许多江湖传言,如果谁要想冲超成功,必须在澳门开盘赢球。我可以这样理解吗?”南芳得意地笑笑,“我一直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李总举一反三,果然智商过人。”李丁忽然严肃起来说:“南芳小姐,你这是在诱惑我犯罪。现在是法治社会,你就不怕我举报你吗?”

南芳愣了一下,马上镇静下来,向着李丁诡笑,“你不会的。你举报我什么?给人家讲故事吗?再说,我也不认识你呀。”李丁淡然说:“唉,是啊,我也不认识你。我们只是飞机上的乘客,旅途寂寞,闲聊罢了。”南芳点头称赞。李丁接着说:“但是南芳小姐,我这个人革命意志非常薄弱,我已经动了心。现在应该说价钱了吧?”南芳乐哈哈用肩扛了李丁一下,好比是用胳膊吻了李丁一口。南芳说:“整个赛季,我们开价一千万。”李丁问:“不算高。只是我们是生意人,还有没有商量余地?”南芳说:“当然有。不能够低于五百万。其实我们公司做这项业务不为赚钱,这点钱在我们公司算什么呀?”李丁故意逗她:“你不为赚钱为什么?难道是为了助人为乐?”南芳认真地点头,“是的,就是为了帮助你们冲超。当然也是为了我们公司的长远利益,我们要培养金牌客户。如果你们升入中超以后,在我们公司挂盘,我们不但不要你们的钱,每年还可以给你们钱,而且数目很大,少说也给你两千万吧。”

李丁心里一惊,马上想到挂盘的江湖规矩,肯定是让你输球你得输,让你赢球你得赢,博彩公司暗中运作,控制比赛结果。如果是那样,足球运动不就成木偶戏了吗?他妈的这些社会渣滓,真是无孔不入。不过李丁虽然心里这样想,表面却不动声色,反而打马虎眼说:“南芳小姐已经说服我了,我真的动心了。现在能告诉我付款节奏和付款方式吗?”南芳说:“这是小事情喽。你可以先付,也可以分期分批来付,也可以冲超以后再付,全凭你方便。你也是明白人,干我们这行的,从不害怕对方赖账。”

李丁面带微笑沉默不语,装作思考的样子。他知道对方话还没有说完,等待对方继续出招。对于黑社会,李丁并不陌生。早年他当县委书记时候,就亲自领导打击过各种犯罪团伙。定居省城以后,阴差阳错还认识中原当地两个黑社会的头面人物。在李丁的社会经验里,黑社会也非常复杂,分门别类应有尽有。但是黑社会也有黑社会的江湖规矩,也算是职业操守。如果你坚持不和他们来往,也不检举揭发他们,影响不到他们安全,彼此也可以和平共处相安无事。李丁心里所以惊慌,是害怕如果处理不当失去分寸,就会给俱乐部今后工作带来麻烦。与人打交道,李丁也算老江湖了,并不在人身安全上有所畏惧。南芳找他,目前也只是培养客户对象阶段,在诱惑他上钩,并没有强迫他。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南芳确实是经过调查分析以后,是专程跟踪他,精心设计在飞机上和他洽谈业务。其实主动权还在自己手里,就等待她继续表演吧。

南芳看看李丁,果然又说:“如果我们公司的业务不适合你,我个人还有业务项目,也许更适合你。想了解吗?”

李丁说:“你知道这不是小事,我在思考。不过,再了解一下你个人的业务项目,我可以通盘考虑。”

南芳说:“我个人经营的业务项目,与我们公司无关。如果公司的业务不适合你,你也可以考虑与我个人合作。这个业务项目非常简单,也就是单场比赛的交易。你们俱乐部如果要冲超,当然不会卖球,只是买球的问题。中超的行情一场球六十万左右,特殊因素加码。例如争冠保级,肯定不是这个数,要价海去了。那就需要双方协商。中甲便宜,一场球也就三十万、四十万不等吧,特殊因素加码。多不到哪里去,一百万基本到顶了。也许你比我更加清楚,我说得靠谱吧?但是,你们当老总的犯难,又想把事情做了,又不想让人知道。主要是不想留下任何把柄,这就有高难度。我的个人业务就是专门帮助你们克服这个困难的,再简单不过了,你打个电话告诉我就行了,我来为你操作全部过程。付款方式也随你方便。怎么样?这项业务不错吧?”

李丁仔细听完南芳介绍,觉得真是受益匪浅。以前只是听说足球圈存在买球卖球现象,并不明白具体操作真相。今后无论是否到澳门挂盘,是否买球卖球,详细了解这些江湖规矩,为他洞察整个联赛风云变幻,确实奠定了基础。他知道这女人已经倒完,大概再也没有什么新鲜货色,飞机也快飞到昆明,现在应该是他最后表态的时候了。对付黑社会千万不能糊弄,也不能欺骗。遭遇黑社会就像走夜路时候遇到狼,不能够逃跑,也不能够蛮干,需要镇定需要斗智斗勇。李丁说:“现在该我说,你听了。”南芳点点头等他,李丁开始说:“首先,很荣幸认识南芳小姐,你给我昆明之行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们真是有缘分。我实话对你说,你介绍的业务,不论哪种形式,对我们都合适,我个人很愿意合作。就南芳小姐的个人魅力,只要跟南芳小姐合作,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情愿。你信不信?只是我们大河俱乐部实际上不是独立公司,别看我当董事长兼任总经理,是大河集团委派我来工作的,我个人在公司没有一点股份。”

南芳瞪大了眼睛。李丁继续说:“你别瞪眼,我没有骗你,我也没有骗你的胆。你可以过后了解一下,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们大河集团公司是在香港注册的公司,老板是何剑南,还是代表香港地区的全国政协委员。据我知道,何剑南经营足球十几年来,从不赌球也不交易单场比赛。如何具体操作,我回去得向她如实汇报。请原谅我个人做不了主。你相信吧?因为我们的财务并不独立,我就是再想做,也无法支付。这样吧,等我回到中原,我先做各方面的工作,然后我会给南芳小姐主动联系。”

听完李丁讲话,南芳掩饰不住满脸的沮丧,就像一个泄了气的彩色皮球。李丁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最后说:“但是,不管结果如何,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早晚到中原来,我会接待你的。我甚至也明白,你是专程陪我到昆明的,我很珍惜这份友谊。要不要我在昆明请你吃饭?或者陪你到处玩玩?我乐意奉陪。”

南芳失望地摇摇头,又点点头说:“不麻烦李总。我也相信你说的话。不过对你们机会难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还是等你的电话吧。”

李丁装作关心的样子,“飞机就要着陆,你到昆明怎么安排?”

南芳笑了,“谢谢李总关心,我在昆明有朋友的。在我们公司,我是分管足球业务的,搞不好我也会到昆明足球基地转转,看看热闹。我相信,我们后会有期。”

下飞机时,李丁主动为南芳取行李拎包,两个人相依相偎说说笑笑走出机场,就像一对恋人。李丁和来接机的程光伟会合,先送南芳上了出租车。李丁一直站在那里,格外深情地目送南芳远去。李丁相信南芳会在倒车镜里,看到他恋恋不舍的尊容。程光伟像电灯泡站在旁边等着,他认为李丁是在送朋友。李丁看不到南芳乘坐的出租了,这才伸手拦住下一辆出租。两个人上车以后,程光伟发感慨道:“这个女人个子真高,穿一身国际名牌,从上到下,价值好几万。”

李丁笑了,“是吗?那是她的工作服。有什么急事需要说吗?”

程光伟先给李丁点烟,这才慢腾腾地说:“没啥,要说也没啥,各方面都正常。就是那个足球经纪人袁琪已经到了,在基地等您。”

李丁在认真抽烟。下飞机抽支烟,真是赛过活神仙。他的心思还在远去的南芳身上,不禁开始反复掂量南芳的来头到底有多大?这种受雇于澳门博彩公司的业务员,当然不是打手之流,相当于房产公司的售楼小姐?或者相当于广告公司的业务代表?

出租汽车驶进昆明市区,沿着城边大道绕行,开向昆明足球基地。足球基地建在滇池旁边,风景秀丽如同一个巨大的足球花园。基地拥有二十块足球草坪,远远看去像一面面绿汪汪的湖水。基地容量很大,可以接纳八百人住宿。像这样大规模的足球训练基地,全国也只有昆明和海南两个。每年冬季,北方的球队因为天寒地冻冰雪覆盖无法正常训练时候,就像候鸟一群群飞到昆明或者海南集训。韩国几家足球俱乐部也和这里建立了关系,每年也赶来集训。这时候基地就迎来了自己盛大的节日,全国的足球明星云集在滇池旁边;球队相互之间经常以赛代练;国家足协也在这里对职业球员进行集中体测颁发上岗证书;还有一批批的外国球员赶来试训寻找工作;再加上各个俱乐部的领队和官员;再加上不断进行神秘活动的足球经纪人;再加上一拨拨前来猎奇的球迷;再加上来寻找花边新闻的记者;再加上来做皮肉生意的花枝招展的小姐;很像召开足球人力资源博览会一样热闹非凡。

李丁第一次来到昆明足球基地,感到哪里都非常新奇。放下行李就跟着程光伟去看望自家球队,球队在三号场地正和韩国一家大学生球队打教学比赛,由于比赛还没有结束,李丁只和主教练以及记者们点头致意,然后就站在场边观战。程光伟站在旁边小声地介绍情况,球队已经和这个韩国球队打过一场教学比赛,双方2:2打平了。韩国人看不起中国足球,觉得没有赢下大河是耻辱,主动要求再打一场,这是第二场。李丁看到现在记分牌上的比分是1:1平。双方节奏很快,拼抢非常激烈。也许是李丁忽然出现在现场的原因,大河的球员像注射了鸡血,开始发力奔跑,格外积极。

李丁开始认真阅读比赛,他认出陆虎已经身披大河10号战袍,在场上司职后腰,在中场穿针引线不断调度,看样子已经融入球队成为中场核心。第一次现场观看陆虎踢球,李丁发现陆虎球技明显高出其他球员,他带球时候起码眼睛不看球,一直观察着整个场上变化,自觉阅读比赛能力较强,眼光飘来飘去贼得很,拥有大局观,确实是个帅才。这时候陆虎大概看到李丁观战,表现欲望加强,在前腰位置上看准机会,突然带球直突,吸引对方两名后防球员冲上来拦截。陆虎分球给右边空当,右边卫快速冲上回做给中路继续前突的陆虎,两个人做了个撞墙式过人配合,陆虎冲入禁区像要抡脚射门,迎着飞铲堵来的韩国中卫,却做了一个回扣的假动作巧妙拨给左边空当,助攻冲上来的左边卫接球抬脚,打入一球。场上比分变成了2:1,大河胜出。韩国队比分落后,开始快速压上疯狂反扑,可惜只是打中了一次门柱,又打中了一次横梁,并没有再改写比分。

李丁赶来大概只看了十五分钟,整场比赛就结束了。虽然这只是一场教学比赛,大河是职业球队,韩国只是一支大学生球队,双方不在一个等量级别上,赢了韩国球队还是让李丁高兴。起码觉得很吉利,来到昆明就有好运气。比赛结束后双方队员集合列队,相互点头躬身致意。李丁看到韩国队员然后集体向后转身,身体挺得笔直,向主教练行注目礼。韩国的主教练走上来,什么话也没有,伸手就扇队员的耳光,每人两个,从头打到尾。李丁听到耳光响亮,如同两只瓦片不断相击,飞溅在空中。

程光伟站在旁边小声向李丁慢慢介绍:“韩国人就是这样,比赛态度死认真,把教学比赛当成决赛打,赢得输不得。上一次打平了,每人一个耳光,这次打输了,每人两个耳光。我看哪,韩国人还会再找咱们,两个球队还得打。”李丁在想弱小民族凭什么生存?就凭这种不屈不挠的玩命精神。

这时候主教练张然招手,让李丁过去向队员们讲话。李丁知道这是走过场,也是表演程序,不能够省略。当然这也算功课。李丁就跟着程光伟走过去,先和随队的记者们一一握手问好,再和教练组的教练一一握手问好,然后向全体球员招了招手。球员们排列整齐鼓掌欢迎李丁讲话,李丁伸手盖住大家的掌声说:“大家辛苦了。我在厦门开会,专程赶来看望大家。我对刚才队员们赛场上的精神风貌很满意。刚才看到韩国主教练打球员的耳光,心里很难受。同时也让我对他们肃然起敬,这是一种职业精神,永远争取胜利!胜败是兵家常事,我不在乎你们赢球和输球。我只希望你们要像韩国人一样,拼搏到底,永远不要放弃。现在我提出明年联赛的一个口号:永不放弃,拼搏到底!”

往回走时,主教练张然歪戴着帽子,蹭着李丁的肩膀,摇头晃脑地讲:“韩国球队普遍作风硬朗,节奏感强,经常和这样的球队过招,队员们提高得快。”李丁点头附和。张然又说:“上山以后,我们就专找韩国球队和中超球队打,每天最少安排一场,有时候一天两场。我想几十场比赛吃下来,队伍基本上能够打成形。”

李丁伸手扶一下张然肩膀,像把自己的感情发功给他。李丁说:“谢谢你。以赛代练,我觉得思路正确。队伍都是打出来的,不能够纸上谈兵。另外,刚才看到陆虎踢球,确实有大将之才。在陆虎转会问题上,你的一些作法虽然不妥,我也不埋怨你了。我很喜欢他,我们明年冲超不能没有他。关于陆虎转会问题,你不要有顾虑,我打算这几天就办。吃过饭你到我房间来,咱们商量怎么操作。但是,千万要避开记者,不要让他们帮倒忙。”

李丁交代张然以后,这才走过去和记者们同行,一路说说笑笑,走回宿舍。由于记者们住在另外一家酒店,分手时候李丁向记者们许诺:“老孟负责召集,安排一个有地方特色的饭店,今天晚上我和张然一起请你们吃饭。在饭桌上传达厦门会议精神,也可能还有新闻发布。吃过饭搓麻,给你们提供复仇的机会。”

球队全吃自助餐。由于安排集训的球队比较多,餐厅压力过大,每家球队都有自己的进餐时间段落。大河球队中午吃饭时间安排在十二点三十分,可以吃到十三点。李丁随着大家一起吃过午饭,先让程光伟电话通知袁琪,千万不要让袁琪来找他,让袁琪待在住的酒店不要动,李丁下午等球队训练走后,单独去见他。

张然拿了餐桌上几根香蕉,陪着李丁走回房间,把香蕉放在茶几上,又忙着给李丁泡茶。这时候安小亮打来电话,他已经飞到半岛,经过同学帮忙,晚上和半岛中超俱乐部的董事长吃饭,一切顺利。李丁接罢电话对张然说:“我想好了,你今天下午安排一下,让程光伟买一束鲜花,再买一箱水果,送到半岛球队教练组,代表我明确表示一下歉意。无论如何要道歉,这个事情都是我们惹出来的。张然你想,人家开始没有准备卖陆虎,是我们动员人家挂牌。人家四百五十万挂出来了,我们又嫌价钱太高。人家表态死活不卖了,你又利用师徒关系动员陆虎先回来跟队训练,弄了个先斩后奏。人家能不生气吗?怎么说都是我们没有道理。”

张然不服气梗着脖子说:“李总,问题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你想,球员挂牌之前,我派助理教练悄悄去过半岛,陆虎的转会价钱说好的是二百八十万,怎么一挂出来就成了四百五十万?分明是有人进行暗中串联,故意给我们捣乱。”

李丁说:“你还是怀疑何佳音吗?”

张然说:“不是怀疑,肯定是她从中捣乱。当初她把陆虎卖了四百五十万,顺手就把钱糟蹋了。现在她极力反对我们再把陆虎买回来。我暗中问过半岛主教练,人家光笑着摇头。李总,我怎么说你才相信?她干得不好,就害怕我们冲超成功了,办她难堪。这个女人心眼坏得很,你要处处多提防。”

李丁笑了,因为张然和何佳音以前反目成仇,何佳音在二〇〇三年把张然赶出了俱乐部。张然自从这次回来,就死盯着何佳音不放,处处提防。李丁心里好笑,其实何佳音和张然从性格上说,是一类人,工作认真负责,心胸狭窄。而李丁觉得何佳音虽然心里不舒服,决不会胳膊肘子往外拐。于是李丁说:“何佳音的话题不准再提,她已经不在俱乐部了。还是说陆虎转会吧。”

张然说:“李总,反正陆虎是我从小带大的,孩子也给我表态了,半岛如果不卖,他这辈子就不踢球了。我看你半岛咋办?给你三百万就不错了,陆虎如果不踢了,他们一分钱也得不着。”

李丁耐心劝告张然:“话不能够这么说,这样就弄成僵局了,还怎么谈判?公道不公道打个颠倒,凡事要为对方考虑。陆虎注册在人家那里,现在是人家的球员。想当初何佳音卖给人家半岛,不也是四百五十万吗?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原价买回来?”

张然说:“那时候足球的市场形势好,球员价钱普遍高。现在不值了,叫我说顶多也就三百万。”

李丁笑笑说:“别说那么多了,没有用。听我的安排吧,就对人家主教练说,请人家董事长到昆明来,我们两个董事长直接在山上协商陆虎转会问题。如果人家董事长工作忙,不能够来昆明,我也可以从昆明飞往半岛嘛,亲自赶过去拜望人家。无论如何,我们态度要诚恳。但是,一切活动要保密,不要再捅给媒体。”

张然这才点头答应:“我知道分寸,你放心吧。”接着问:“李总,如果半岛一口咬定死活不卖了,能不能安排陆虎当助理教练?”

李丁说:“你不用管了好不好?那是我的事情。我答应你,肯定把陆虎买回来。下午我去找袁琪,把保加利亚国家队的中后卫也买下来。再加上从上海买回来的肖斌,再加上从江苏买来的大个子吴越民,结合咱们球队的老班底,咱们这个球队的整体结构水平,在中甲里边能够排到前几名?”

张然说:“让我想想,如果陆虎最后真能够买回来,再加上特里科夫,再买个外援前锋,这个中轴线应该是中超的中下游水平。肖斌和吴越民只是配角,还得锻炼。咱们这个队伍在中甲里边,应该排在前五名吧。李总,就这个队伍,在中甲阵容中打到前五名应该没有问题。如果明年想一步冲超成功恐怕有难度,我想明年结结实实打一年,后年冲超应该有把握。”

李丁不高兴起来,摆摆手说:“张指,没有把握不行吧?你别着急嘛,我同意你的客观分析,我就喜欢你这个特点,工作作风务实,从来不说空话。我现在需要的是,怎么样才能把第五名的水平,提高到第一名呢?这里边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张然摇摇头表示无奈:“李总,你把我弄回来,你看起我,我会玩命跟着你干。住房坐车工资待遇,我啥都不在乎。但是,我对你说话得负责任,不能够吹大话。”

李丁说:“我知道你的为人,我也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一年把我们球队带到中超去。但是,冲超是一个系统工程,我是说思路可以再开阔一些嘛。比方说韩国球队比西班牙和意大利如何?虽然主教练希丁克是世界名帅,确实水平很高,在他的带领下韩国队提高了一个档次,但是韩国球队客观来说,整体水平还是比西班牙和意大利低得多。为什么在世界杯上把他们都打掉了呢?难道都是偶然的吗?张指,足球是圆的,这里边有没有别的因素?”

张然说:“我明白了,李总说的是体能。韩国球队九十分钟内能够满场飞奔,实际上不是把西班牙和意大利打败了,而是把西班牙和意大利拖垮了。”

李丁说:“这不就结了吗?说吧,怎么解决体能问题?如果我们球队的体能像韩国球队一样,整整比别的球队高一大块,冲超这不就有胜算了?”

张然挠痒一样挠挠脑袋说:“李总,解决体能问题只有两个办法:魔鬼训练和吃药。”

李丁伸手阻止说:“不要考虑兴奋剂,咱们不搞下三烂,那种低级下流的事情我们永远不做。”

张然说:“不是说兴奋剂,是给球员每天补充各种维生素。现在科技非常发达,国内的药物不行,进口的维生素非常有效。但是,咱们球队目前还做不到。国内的中超球队也只有上海和山东几家能够做到。进口的药物太贵,我打听过,球队一个月下来医药花费需要五十万左右。咱们球队每月的医药费预算是四千元左右,我们申请增加到七千元,还没有批准。我们有什么?顶多能喝点红牛饮料。”

李丁也无奈地笑了,想想说:“原来这么贵,全年需要增加五百万的开支,数目太大了,我也没有想到。但是,这还不能够说明问题,西班牙和意大利比韩国人穷吗?算了,那是这吧,你先学习名帅希丁克,搞魔鬼训练吧。药补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张然如实说:“我上的训练量已经很大,你也看到了,基本也就这样了。在昆明解决体能储备问题,把自信心打出来,把拼搏精神打出来。过罢春节再集中封闭训练,那时候才能够演练战术,确定主力阵容,确定一两种常用的队形打法。”

李丁最后表态:“那就这么弄吧,按着你的思路安排,我看你行。你去休息吧,我也休息一会儿。”

张然走后,李丁并没有心思休息,拼搏精神不是万能的,怎样才能提高球队的体能问题,现在成了提高球队含金量的关键问题。他心里一动,打电话给中医专家王石,开门见山讨要提高球员体能的特殊办法。李丁最后讲:“总之花钱要少,因为我们没有钱。又不能吃兴奋剂,咱们不能够犯法吧?不能够拿着球员的生命健康开玩笑吧?但是效果还要显著。我求你了。”

王石哈哈笑着回答:“我等着你哩,我知道你会找我。你从昆明回来找我吧。”

李丁老大不放心,“王大夫,你能不能说个大概,让我听听?我在昆明坐不住呀。”

王石开始耐心给他说:“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简单给你说两个例子,你就放心了。马俊仁你知道吧?他哪里有钱?他怎么提高女子中长跑运动员体能的?我知道。韩国球队赢在哪里?不是吃外国进口的维生素。说白了就两点:希丁克的智慧和韩国的高丽参。你明白了吧?你回来吧,回来再找我。”

李丁连忙说:“谢谢王大夫,人体健康说到底还是一个哲学问题。我想通了。我也放心了。我回去给你带云南普洱。”

和王大夫通过电话以后,李丁像吃了壮阳药一样,心情迅速好起来。仿佛看到自己的球队变成了韩国队,在足球草坪上满场飞奔,如狼似虎,看到谁吃谁。下午球队训练走了以后,宿舍大楼安静下来,程光伟敲门进来,悄悄把李丁送到了袁琪住的酒店。李丁交代程光伟:“你去忙吧,听我的电话再来接我。”

李丁和袁琪关上房门,开始秘密洽谈租借保加利亚国家队中后卫特里科夫,那种神秘的模样就像两个人贩子,在合伙拐卖良家妇女。因为李丁原来并不认识袁琪,经过《中原日报》记者孟祥牵线搭桥,他们才相识。于是李丁开口就问:“你来昆明,没有见老孟吧?”袁琪说:“老孟不知道,我住下以后,才通知程光伟。只有程光伟知道。”李丁说:“这我就放心了。我现在让记者们吓怕了,动不动就闹得满城风雨。”

袁琪很年轻,看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胖乎乎个头不高,白净利索,留着非常短的小平头,那种干练的味道,怎么看怎么像日本人。袁琪开口先奉承李丁:“我佩服李总,眼光独到,如果要冲超,买一个好的中后卫比买个好前锋更加重要。”

李丁问:“为什么呀?我其实不懂足球圈的事情。”

袁琪说:“李总是明眼人。咱中国这足球环境,球场外的猫腻太多,看住中后场就算看住了家门。中后卫和守门员像两个看门狗,必须忠诚可靠。买一个保加利亚国家队中后卫,就算给我们后防禁区竖了一道铁闸。”

李丁乐意承认这个,“算你小子聪明,谁想做球得先串联吧?谁也不会讲保加利亚话,如果没有翻译,特里科夫啥也听不懂。再说欧洲高水平的职业球员,有自己的职业道德。这年头做事,还是用外国人放心啊!不过,就是太贵了,我们俱乐部穷,袁琪得帮我啊!”

袁琪打开行李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制式合同说:“你们技术部汪留根已经和我谈多次了,价钱已经压得很低。像特里科夫这种水平,年租借费八万,十个月赛季工资十五万,合下来全年二十三万美金,实在是不高。不瞒李总,别的俱乐部出的价钱都高,因为李总表态早,我只能先和李总谈。你如果不要,我再卖给别人。”

李丁说:“别的话就不要再说了,这个球员我肯定要。你说这个价钱,在中超里边不算高,但在中甲里边不算低。袁琪,我要一下子租借两年呢?租借费能不能再降低一点?还有工资,第一年十五万有点高,也再降点怎么样?”

袁琪回答:“如果是一下子租借两年,租借费可以降下来,每年七万,两年十四万,怎么样?工资这样吧,第一年十三万,第二年十五万。如果真是冲超成功,年底再给特里科夫加上两万资金。不能再低了。如果再低,我就没余地回报李总了。”

李丁说:“我听懂了。袁琪,我拿你当朋友,你告诉我,这里边是不是也有什么江湖规矩?”

袁琪诚恳地说:“我也不瞒李总,如果你从我手里买一个外援,我得按江湖行规走,有钱大家赚,回报李总两万美金。”

李丁笑了,“又是一个江湖行规。这样吧,我不反对你们江湖规矩,我也不对任何人乱讲。另外我也不怕自己背黑锅,如果朋友圈问起来,你可以说我也接了好不好?把这两万降下来吧,我不要回报。两年租借费十二万,第一年工资十三万,第二年工资不低于十五万。如果冲超成功,奖给特里科夫一万美金,两万有点高。就这么签吧。”

袁琪点头说:“我同意。”

袁琪开始张罗着签合同,这些制式合同李丁仔细读过,如今按着袁琪的指挥,顺着袁琪手指点到哪里,他就在那里签字。袁琪边签边说:“李总,现在我也明白了,大河俱乐部肯定有李总的股份。这是你自己的企业。”

李丁说:“为什么?”

袁琪笑着说:“因为这年头出来做事,只有自己不捞自己的钱。”

李丁也笑着说:“差不多吧,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

签过合同以后,李丁抽烟看着袁琪发笑。袁琪被笑得莫名其妙,不由得说:“李总,我哪儿没有做好,希望你批评。”

李丁连忙摆手,“你误会了。我很欣赏你。我在想咱们能不能长期做朋友?”

袁琪说:“谢谢李总高看。”

李丁说:“我喜欢你的干练。你是全国著名的足球经纪人,能把咱们中国的两个球员送到英超踢球,只有你做到了。我最近一直在宏观上思考中国足球俱乐部的前途,今天看到你才偶然想到,想委托你一个事情,能不能在欧洲给我们联系一家像样的职业俱乐部,最好是意大利和荷兰,因为我考虑踢球风格,和我们大河俱乐部建立一种长期的合作关系?”

袁琪说:“请李总继续说,合作目的和具体合作方式,李总你希望的是什么?”

李丁说:“我还没有思考成熟。不过你放心,当然不是向外国人伸手要钱。外国人比我们聪明,天上不会掉馅饼。我想先锁定在技术层面,比方互相派出队员啊?我们各梯队球员中业务尖子送给你培养,看上了就低价卖给你。你的板凳球员来给我打球,只给工资不花租借费,打出状态了再还给你。双方互利互惠。我们通过交流人才,可以提高水平。人家可以利用我们球队,作为第二个训练基地。当然人家也可能重视在我们中国开发市场。如果再往前走,学习引进人家老牌足球俱乐部管理经验呀,共同合资经营呀,方方面面那就多了,不过要先从小处开始实处开始。”

听完李丁的话,袁琪眼睛发亮脸色泛红,显然受到了李丁的煽动和情绪感染。袁琪说:“我明白了。大河是想长期投资足球。你放心,我能够做到。”

李丁诚恳地说:“对不起,怎么回报你?我还没有想好。”

袁琪说:“老实说,我不缺钱。我先运作吧。”

李丁说:“痛快。这样吧,我先聘请你为我们俱乐部长期的高级顾问。回头我给制作一个精美的聘书,这样方便你开展工作。”

袁琪说:“李总,我明天走。我在昆明很熟,今天晚上你得给我一个面子,昆明特别好玩儿,我陪你找个地方玩玩。”

李丁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就直言不讳了:“谢谢你的好意。咱们都是男人,我答应你。但不是在国内,如果咱们到日本,怎么也得报仇雪恨。袁琪,我年轻时候也花过。现在基本上是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走到哪里好吃。饭店我已经让老孟安排了,我也在昆明住过,知道什么菜好吃。你今晚跟我走,让我点几个菜,喝几杯酒。傍着滇池饮酒作乐。就这么定了。”

节选自《足球门》,经作者授权发布

作家简介:张宇,著名作家。曾为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上世纪80年代,张宇因创作中篇小说《活鬼》而享誉全国,从此被誉为中国文坛“活鬼”。曾担任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董事长,2009年推出足球打黑的长篇小说《足球门》。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行万里路,

《寻梦环游记》最新番外短片,脑洞超大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