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人物 | 魏儒林:极夜后,美酒必将绽放

魏儒林今年25岁,已经是美国精酿啤酒协会裁判、法国国家酿酒师了,同时,他还是法国国家侍酒师协会成员,去年,他创建了天津酒肉之途有限公司。很多人说魏儒林不像商人,倒像是会在温暖的冬日里读着里尔克的文艺青年。

很早以前,魏儒林就爱上了酒,用他的话说,留学丹麦的时光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开始。

温暖如阳光

2003年,10岁的魏儒林就去丹麦读书了,在丹麦居住多年,直到高中毕业才回到中国。

说起为何与酒为伴,魏儒林告诉记者:“丹麦人很小就开始喝酒,所以我在酒这方面的开蒙也比较早。我一直觉得酒是可以让人快乐的东西,这也是我后来到法国学习国家酿酒师的理由。”

提起在丹麦的日子,魏儒林有着独特的感受。提起丹麦,魏儒林的心情带着些许复杂,或许是略带极端的天气不适合这样感性的他。魏儒林刚到丹麦的第一年,就经历了极夜,当极夜过去的那一刻,太阳重新出来,魏儒林竟然哭了,“不是那种大声的哭,可是眼泪就是流了下来。偶尔我在喝酒的时候也会回到那一幕,所以有的时候,酒可以像久违的阳光一样。”

高中毕业时,魏儒林回到了故乡天津参加高考,面对很多人的质疑,他只说,“回来高考是希望证明我的智商。”那一年,魏儒林进入中山大学就读金融专业。毕业后,魏儒林对于未来总是感到些许茫然,选择一份怎样的职业让他思考良久,那一刻仿佛回到了丹麦的那个冬天。在魏儒林看来:“渴望快乐是每一个人的本能,所以我选择去法国学习酿造。酿酒是个挺艺术的职业,创造一种风味给人带来快乐,这个想法鼓励了我。”

在法国,国家酿酒师是个极有难度的专业,每年招收200人,毕业的却只有50人,不少人用三年甚至五年才能毕业。如今,魏儒林正在研究通过人造贵腐菌改变贵腐酒的酿造模式。一边卖酒一边搞科研,对于很多人而言是个不可思议的事,魏儒林却说,科研是求职,卖酒是求生,与酒为伴是毕生梦想。

酒种发展,教育先行

酒肉之徒酒业是魏儒林一手创建的,为了找一款好酒他多次飞往比利时、丹麦等地,被圈子里的人称为“永远在线的行动派”。从葡萄酒到啤酒,从法国到美国……为了酒行业,魏儒林走过太多国家,他也曾在中国卖出了两柜自然酒,震惊了圈内前辈。

谈及中国的进口酒种发展,魏儒林直言:“国内所谓的葡萄酒思维方式还是非常落后的状态,很多信息没有共享出来,葡萄酒也好、精酿啤酒也罢,都需要足够的信息共享,当你的经销商都懂了,他才是你最好的经销商。如果客户处于信息流最末端,那永远不会成为你很好的客户。”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