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恰好达标的社融增速透露了什么? M2增速为什么回落?

中国资本联盟mp
01-14 07:38
+关注

恰好达标的社融增速透露了什么?

摘要:2017年社融增速恰好等于12.0%的政策目标,2016年社融实际增速也十分接近目标增速。但M2增速却大幅偏离政策目标。这意味着M2增速已成为“软约束”,而社融目标却是“硬约束”。

本文来自兴业研究,作者郭于玮 鲁政委,原文标题《【宏观】恰好达标的社融增速透露了什么——评2017年12月货币信贷数据》。

摘要

2017年全年社会融资增速恰好等于12.0%的政策目标,而2016年社融实际增速也十分接近目标增速。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M2同比增速大幅偏离政策目标。这意味着M2增速已成为“软约束”,而社融目标却是“硬约束”。

货币增速方面,金融去杠杆和存款向货币基金与理财产品的转移使12月M2同比增速再创新低。融资增速方面,年末贷款额度偏紧和监管趋严使12月新增社融规模显著低于市场预期。

事件

2017年12月M1同比11.8%,前值12.6%,市场预期12.7%,我们的预测值为12.4%。M2同比8.2%,前值9.1%,市场和我们的预测值为9.2%。新增人民币贷款5844亿,前值1.12万亿,市场预期1万亿,我们的预测值为8500亿。新增社会融资规模1.14万亿,前值1.60万亿,市场和我们的预测值为1.50万亿。

展开剩余91%

恰好达标的社融透露了什么

2017年12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从11月的12.5%下降至12.0%,恰恰与2017年初所制定的社会融资规模目标增速相符。而M2同比增速意外下降至8.2%,再次创下历史新低,印证了我们2017年7月11日发布的报告《2017年M2增速将以个位数收官》中的观点。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6年首次确定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目标以来,每年年底的社会融资规模实际增速都十分接近目标增速。2016年全年社会融资规模实际增速为12.8%,非常接近13.0%的目标增速。2017年的社融实际增速更是完全等于目标增速。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M2实际增速大幅偏离目标值。2016年M2同比仅为11.3%,低于13.0%的目标增速。2017年M2同比更是下降到8.2%的历史低位,大幅偏离12.0%的目标。这隐约透露出M2目标已经成为“软约束”,社融目标的约束力显著更强。

同时,2017年全年的名义GDP增速大致在11.0%左右,与12.0%的社融增速十分相近,折射出货币当局控制宏观杠杆率的政策意图。2017年12月政治局会议:“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要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而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2020年前要打好的三大攻坚战之首。

展望2018年,考虑到M2增速目标约束的软化,我们更需要密切关注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目标。由于2018年名义GDP增速可能较2017年出现下降,为控制宏观杠杆率,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目标也将有所下调,社会融资规模实际增速或将低于2017年。

M2再创新低

2017年12月M2同比增速为8.2%,较11月的9.1%大幅下降0.9个百分点,再次创下历史新低。12月M2同比增速大幅下降的原因包括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2017年12月非银存款大幅下降。近期多项监管政策密集出台,金融去杠杆影响持续发酵,使2017年12月非银存款大幅下降9129亿元,对M2增速形成拖累。对此,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2017年M2增长8.2%,比上年有所下降,主要就是反映了去杠杆和金融监管逐步加强背景下,银行资金运用更加规范,金融部门内部资金循环和嵌套减少,由此派生的存款减少”。

第二,银行间市场利率的上升加速了存款向理财和货币基金的转移。历史数据显示,理财收益率与3个月Shibor利率密切相关。近期银行间利率的上升推高了理财收益率和货币基金收益率,吸引更多存款流向理财与货币基金。截止2017年12月,货币市场基金资产净值合计7.1万亿,较2017年11月的6.6万亿增长约7.6%。

同时,2017年12月M1同比增速下降至11.8%,较11月的12.7%下降0.9个百分点。12月M1增速的下降是商品房销售增速下滑和地方债置换规模下降共同影响的结果。一方面,2017年以来商品房销售增速总体呈现下滑趋势,居民存款向企业存款的转化减速。另一方面,2017年12月地方政府置换债发行规模仅为76.6亿元,显著低于2017年11月的3667.9亿元。

年末额度偏紧制约贷款增长

2017年12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为1.1万亿,较11月的1.6万亿下降约0.5万亿,显著低于市场预期。12月新增贷款规模和表外融资规模双双不及预期,使新增社融规模较低。

第一,2017年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844亿,较11月的11200亿下降近一半,显著低于市场预期。其中,无论居民短期贷款、居民长期贷款、企业短期贷款和企业中长期贷款规模均出现了下降。而央行发布的银行家问卷调查结果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的贷款需求指数有所上升。因此,2017年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偏低主要反映出年末贷款额度偏紧,而非融资需求下滑。

第二,2017年12月,包括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汇票在内的表外融资规模增加3567亿,较2011年至2016年同期的平均水平6031亿低近2500亿,是2012年以来的各年12月的最低水平。12月新增表外融资规模较低与监管政策趋严有关。2017年12月22日,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将表内外资金和收益权同时纳入银信类业务。

2017年12月,银监会信托部主任表示,2018年整顿信托业是银监会的工作重点。此外,2018年1月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要求信贷资金和资管资金不得参与委托贷款业务,委托贷款资金不得投资资管产品和禁止领域。因此,2018年表外融资增速可能继续放缓。

钮文新:M2增速为什么回落?

文|《中国经济周刊》首席研究员 钮文新

看来很多关于M2增幅回落的分析,基本属于“算数“水平,并未看到根本原因。

11、12月两个月M2增幅“超预期”下降根本原因是什么?我认为,这是“收短放长”的必然结果。

去年以来,央行以一年期MLF置换半年期MLF以及部分逆回购,再加上10月份之后“降准”预期,共同促使市场长期流动性增加。

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中国债务过高主要是“因短而高”,是商业金融机构负债期限越来越短的必然结果。金融机构负债期限越短,存贷款期限错配越严重;错配越严重,短期资金需求量越高,金融系统内容倒腾资金(空转)越严重——如此恶性循环达到一定边际之后,短期资金需求会呈现爆炸式增长,这是过去中国M2暴涨的关键所在。

所以,当基础货币供给长期化之后,银行短期负债需求量降低,M2增速自然回落。

我认为,坚持“收短放长”的货币操作是减低中国资产、负债错配的根本措施,也是降低中国经济杠杆的根本措施,因为杠杆和错配是一件事。

所以,只要央行继续坚持“收短放长”,只要达到一定的量级,就算M2出现负增长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理论上说,如果中国货币乘数被直接压低到4倍,在央行货币发行数量不变的情况下,中国M2只需120万亿元,远低于当下167万亿元水平。

必须意识到,“收短放长”之下,M2增速回落也恰恰证明:中国M2高不是央行基础货币发行过多,而是因为货币乘数过高——杠杆率过高,这是金融短期化、错配的自然体现。

中国12月新增贷款“腰斩” M2增速创历史新低

摘要:中国12月M2货币供应同比增速8.2%;社融增量1.14万亿元;人民币贷款增加5844亿元。

华尔街见闻

继中国11月金融数据全面反弹后,12月金融数据全面回落,M2、社融、新增人民币贷款三项数据均不及预期。

今日公布的金融数据显示:

中国12月M2货币供应同比8.2%,预期9.2%,前值9.1%。

中国12月社会融资规模11400亿,预期15000亿,前值由16000亿修正为 15982亿。

中国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844亿,预期10000亿,前值11200亿。

此前,天风证券在12月金融数据前瞻中曾预计,12月信贷将显著低于预期:

我们认为,12月信贷大幅低于预期原因主要有:1)额度偏紧为根本,前11月12.9万亿信贷增量已超16 年全年。在11 月信贷大超预期情况下,12月商业银行额度明显偏紧制约信贷投放;2)对公信贷需求边际走弱,在财政政策纪律整顿之下,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需求有一定的下降。

央行数据显示,12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67.68万亿元,同比增长8.2%,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9个和3.1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4.38万亿元,同比增长11.8%,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9个和9.6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7.06万亿元,同比增长3.4%。全年净投放现金2342亿元。

(上图来自华尔街见闻数据频道)

中金固收陈建恒团队认为,M2增速明显走低主因是非银存款下滑,M2增速低于GDP名义增速是去杠杆的体现:

受到银行年末调整报表的影响,银行明显调整了资产和负债,导致12月份各项资产普遍压缩,从而也导致派生的存款走弱。但从分项数据来看,主要收缩的是非银金融机构的存款,这个分项净减少9129亿,而去年年底是正增持。非银存款的大幅净减少导致了M2的大幅下降。我们认为主要是银行压缩了同业理财、货基和同业产品的投资,导致同业负债的收缩。

今年M2增速明显低于GDP名义增速(后者略高于11%),历史上并不多见。2017年,M2低于GDP名义增速是去杠杆的体现,部分源于压缩了一些资金在金融体系的空转,尤其是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的压缩。但由于贷款投放较快,对实体经济资金需求的压缩还不太明显。2018年来看,如果信贷投放得到保障,虽然表外和非标融资受到一定限制,但外汇占款在人民币汇率稳定的情况下可能相对好于2017年,整体看M2未必还会大幅下行,可能8%-9%的区间保持稳定。

12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125.61万亿元,同比增长12.1%。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20.13万亿元,同比增长12.7%,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6个和0.8个百分点。

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3.53万亿元,同比多增8782亿元。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7.13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83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5.3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6.71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63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6.38万亿元,票据融资减少1.58万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减少3183亿元。12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5844亿元,同比少增4600亿元。

12月末,外币贷款余额8379亿美元,同比增长6.6%。全年外币贷款增加522亿美元,同比多增967亿美元。12月份,外币贷款增加48亿美元,同比多增214亿美元。

中金固收认为,年末银行由于监管指标考核的压力,某种程度上压缩了表内贷款的投放,导致贷款增量是全年的最低值。从分项来看,居民中长期贷款和企业中长期贷款的增长仍占主导位置,两类贷款加总接近总贷款的增量。而居民中长期贷款的占比进一步提升,显示居民加杠杆的进程仍在延续。但年末贷款的压降并不意味融资需求的放缓。据其了解,年初以来信贷的投放速度较快,银行也表示各类型贷款需求旺盛。

12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14万亿元 全年累计增量19.44万亿元

12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1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999亿元。

2017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9.44万亿元,比上年多1.63万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3.84万亿元,同比多增1.41万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增加18亿元,同比多增5658亿元;委托贷款增加7770亿元,同比少增1.41万亿元;信托贷款增加2.26万亿元,同比多增1.4万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5364亿元,同比多增2.49万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4495亿元,同比少2.55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8734亿元,同比少3682亿元。

从结构看,2017年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71.2%,同比高1.4个百分点;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占比0.01%,同比高3.2个百分点;委托贷款占比4%,同比低8.3个百分点;信托贷款占比11.6%,同比高6.8个百分点;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占比2.8%,同比高13.8个百分点;企业债券占比2.3%,同比低14.6个百分点;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占比4.5%,同比低2.5个百分点。

中国证券网12日援引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称,社融规模和增速基本符合预期,显示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的力度较大,从社会融资结构看,呈现“三多三少”的特征。

“三多”表现为: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发放的本外币贷款同比多增较多,去年全年对实体经济发放的本外币贷款增加13.85万亿元,同比多增1.97万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较多,全年增加5364亿元,同比多增2.49万亿元;信托贷款增加2.26万亿元,同比多增1.4万亿元。

“三少”表现为:委托贷款增加7770亿元,同比少1.41万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4495亿元,同比少2.55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8734亿元,同比少3682亿元。

中金固收认为,12月份社融的下滑主要是表内贷款下滑的带动,其他分项环比来看并没有出现较大幅度收缩。12月份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规模仍然较高,两者均为四季度以来最高,主因是银行理财在年末集中冲了一把非标规模。未来来看,随着金融监管政策的密集出台,尤其是对通道和非标业务的约束,未来表外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的增量可能会下滑,融资需求进一步向表内贷款转移。

华泰宏观李超团队分析称,银行在负债端受到压力的情况下,首先会保证贷款资产的增长,银行在监管收紧的背景下会被动选择减少股权及其他投资以及债券配置,这也会造成信用的收缩以及存款的下滑。

免责声明: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中国资本联盟”认领(可发邮至:cacnorg@163.com或直接在公众号留言),如觉侵权,敬请通知“中国资本联盟”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平台微信公众账号:CACNORG。(投稿、商务合作(微信号:ccuorg)、各金融资本机构人员招聘信息(要求合法正规金融资本机构、招聘信息要全面真实、平台免费发送。)发送邮箱:cacnorg@163.com)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