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绿色丰稔:旱作农业富壶关

长治日报
01-14 07:30
+关注

昔日壶关:飞沙走石,岩石裸露,水土流失,草木稀疏。

如今壶关:太行美景,郁郁葱葱,绿意满眼,林茂粮丰。

这是一个让全县百姓赞颂的奇迹!

自1963年起到1973年,壶关县干部群众坚持实施发展旱作农业,实现了晋庄村旱作谷子稳产高产、叫响全国,成为北方旱作经验的一面旗帜。接着,全县干部群众下定决心对所有可以改造的耕地和荒山进行了深入开发,用几代人的心血和汗水实现了全县优越的生物配置和城乡生态。

从一个十年九旱、生态恶化的不毛之地,到一个山清水秀、林茂粮丰的宜居家园,是什么力量推动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土壤贫瘠,百姓期盼富饶

熟悉壶关的人都知道壶关有三缺。

缺地:全县总面积1013平方公里,约合151.9万亩。其中,荒山沟坡面积106.7万亩,占到70.2%,且大多数是只有10至20厘米的贫瘠山丘,还有约四分之一岩石裸露的不毛之地,耕地仅30万亩,人均只有1亩。

缺水:壶关素称“干壶”,地质组成属奥陶纪岩层,在大约300米至700米的石灰岩地层里,极不容易储水,县志记载有“掘地三千尺犹不及泉”之说。

缺树:到1978年,全县天然林残存5万余亩,人工造林2.8万亩,林木覆盖率只有7%,只是全国林木平均覆盖率的一半。

展开剩余88%

就是这“三缺”带来的巨大生态和社会问题成为壶关贫困的“病根”,也成为全县上下多年来立志改变家乡面貌的源动力。

面对气候干旱、风沙肆虐、土壤贫瘠等恶化的生态环境,该如何下手,可不是光有决心就可以解决的。在全县人民的殷切期望下,众多全国著名的生态学专家纷沓而至,一遍遍地论证、试验、培训,科学的力量为壶关的改变注入了强大力量。

传统+智慧,十年获丰产

壶关县的生存在田,环境在山,根本在人。

曾经,壶关十年九旱,水贵如油,农林各业靠天吃饭。如何在这样一个太行山巅的“旱带子”实现土地生金、旱作农业稳产高产?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历任县委书记和县长一直把旱作农业工程作为首要工作来抓,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全县人民更是在县委、县政府的带领下,咬定土地不放松,大干苦干搞旱作,一步步实现了旱作农业技术的一次次提升。

1951年,壶关县晋庄村老农阎扎根在老坟凹种的三亩谷子,平均亩产700斤,引起了县领导的注意。阎扎根有一套土技术:产量高不高,全在耕作好不好;粪少,管理粗糙,春耕墒跑掉,减产少不了;庄稼是个宝,没粪好不了;人哄地皮,地哄肚皮;巧耕作胜过多上粪;有苗三分收;三伏不出头,割上喂了牛等,总结成为壶关县传统旱作农业技术的宝贵经验。

1963年至1973年,成为壶关县旱作技术的成熟期。该县以晋庄村1000亩谷地作为旱作试验田,依据全年全县春旱且降雨量多集中在7、8、9三个月的实际情况,总结出旱作农业谷子“秋耕壮垡、三墒整地、小满播种”的经验。

秋耕壮垡,即秋后施肥耕作,熟化土壤、避免蒸发,提高了土地抗旱能力;播种前三墒整地,即作物出苗前耢耙保墒、浅犁踏墒、镇压提墒,确保了有限墒情不损伤;小满播种,即把作物出苗营养生长期控制在叶面蒸腾量较小的雨季之前,而把作物生殖生长期叶面蒸腾量较大的时间选在了7月、8月雨季,有效适应了干旱地区利用自然条件节水、用水从而达到作物健康生长的目的;10月前,秋高气爽,阳光普照,昼夜温差大,正是果实成熟季节,又实现了果实干物质的有效形成,大大提高了单产质量效益,谷子亩产从300斤增加到了1000斤。

1972年5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壶关晋庄“给谷子摘掉‘低产帽’的经验”,同年9月19日,全国旱作谷子现场经验交流会在晋东南地区召开。1983年6月,国家科委在广西南宁召开“全国农村适用科技成果交流会”,壶关县旱作技术被列为全国重点推广项目之一;1993年,山西省标准局将“旱地谷子高产栽培技术规程”以“DB1400B5001-93”作为地方标准发布。持续到上世纪末,壶关县继续实施旱作农业新技术创新——地膜覆盖、秸秆还林、休闲农业等,使太行山区的矸石山坡条田实现了年年丰产。1998年,全县粮食产量首次突破一亿公斤历史大关。

三次升华,造就壶关奇迹

造林难题破解成就壶关绿色奇迹,30年完成了第一次升华。1970年,时任壶关县盖家川村生产队副队长、生产小组组长的王五全自告奋勇担任村林业队队长,在晋庄旱作谷子经验的基础上思考:旱作经验实现了农业谷子高产,难道说不能实现林木成活、绿化荒山吗?他经过近十年的苦心探索,1978年,他创造出干旱矸石山油松“一季育苗,三季移接”等成套的油松常年移植造林技术。适地适树,解决了幼苗环境适宜问题;保护根系,解决了苗木成活率低的症结;反坡形、制造小阴坡等,有力攻克了干旱对新栽苗木的威胁。这项旱作绿化技术,攻克了矸石山特别是阳坡因干旱造林不易成活的难题,成活率高达85%以上,成就了旱作大农业的一个成功范例,被林业部专家誉为绿化奇迹,时任林业部科技委主任的董智勇说:“全国没突破的,壶关突破了。专家们没攻下的课题,农民攻下来了,王五全的确是一个奇人。”

从1981年一直到20世纪末,近20年的时间里,王五全运用这一技术,带领群众绿化荒山6000多亩,自此,壶关县掀起了绿化荒山高潮,30余年来,累计绿化荒山103万亩,栽植树木10亿株,森林覆盖率达到56.9%,实现了整个版图面积上森林郁郁葱葱、连绵不断的绿化效果。

新世纪前后,壶关县从建设旱作农业县到生态农业、生态林业、生态经济县,10年完成了第二次升华。1995年到2005年的10年间,壶关县始终在旱作农业、生态绿化上坚持“几道将军一道令,一张蓝图绘到底”,不断创新,将低层次的生存林业、生态林业推向了更高层次的生态经济县。

坚持不懈的旱作推广与升华,形成了很多观光农业、观光林业、观光旅游的精美景点。目前,以绿色为特征的太行山大峡谷,已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国家森林公园、国家地质公园、国家攀岩基地、中国十大最美峡谷。每年有大量游客前来观光旅游,2017年1-8月份游客达到63.3万人次,门票收入950万元,社会总收入14242万元。

一颗小小西红柿,从丰富菜篮子到品牌旱作农产品,这第三次升华真是不简单。上世纪末,聪慧的壶关人在县西北部太行山支脉老顶山西麓的屋脊头村开始了又一项旱作农业的伟大创举——旱地西红柿种植。

上世纪末,经过改革开放30年的发展,壶关县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但是菜篮子仍然是土豆、萝卜、大白菜“老三样”。个别群众为丰富菜篮子,在庭院里种植了旱地西红柿,并且掌握了育种、栽植、管理的相关技能,一些种植较多的,开始出售。屋脊头村人想:能不能把庭院里种的西红柿,引种到大片的旱地里,实现效益最大化!2001年,他们大胆地进行了尝试。

他们模仿近郊菜农的方式,在谷雨时节低温少雨时,利用设施农业温室育种,规避了壶关县干旱少雨种子难以保活、出苗率低的问题,把住了育苗关;小满季节正是气温升高节令,柿农利用旱作农业原理,把前一年秋耕壮垡和此前遇雨施粪后旋耕踏实铺膜保墒的旱地,利用拉运水源对西红柿苗进行开穴栽植,并进行点浇,一次栽植成活;之后利用春夏之交的少量雨水成活,让西红柿幼苗在与旱作谷子相应的营养生长期,做好配方施粪和田间管理,让根系和植株健康生长;到了7月底进入初伏后,当地接近汛期来临和丰水期时,西红柿即进入生殖生长期,恰巧进入了挂果时令,可以大量吸收雨水,开花挂果;过了8月初、接近9月时,雨量减少,阳光充足,昼夜温差大,非常有利于西红柿果实干物质和糖分的形成,实现品质上乘、增产增效。

如今,壶关县的旱地耕作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西红柿生长在太行山区的山坡梯田,光照充足,通风良好,昼夜温差大;施用农家肥料,旱作管理过程成熟并融入了标准化技术,又有着壶关县全国生态示范区和深呼吸小城负氧离子每立方厘米超35000个特定的地理气候条件,所产西红柿入口沙甜,品质卓越,有着不可复制的地理地域化独特品质。

2000年以来,壶关县经过十几年的大力度技术资金扶持,最高时每亩扶持达到1000元。目前,旱地西红柿已经发展到10个乡镇170个村,有种植专业协会及合作社167个、20000余个家庭进行种植,种植面积达到50000亩,总产值达到7.5亿元,成为了壶关县的重要种植业项目,在全县精准脱贫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6年,壶关县旱地西红柿获得“国家地理标志商标”认证,成为农产品驰名商标。旱地西红柿商标的使用,解决了长期以来当地优质西红柿没有品牌“身份证”难于准入等“卖难”问题,有了品牌、声誉,一举跻身于全国农产品知名商标、驰名品牌,为壶关县旱地西红柿走出大山,迈出了一条路径。

2017年,壶关县粮食产量达到1.22亿公斤;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完成5715元,比上一年增长9%;刘寨村成为省级美丽宜居示范村,河西村、北行头村成为市级美丽宜居示范村,桥上、大河、前脑、沙滩、紫团成为市级美丽宜居乡村集中连片村;全县杂粮面积达到3.09万亩,新发展设施蔬菜550亩,露地蔬菜3000亩,食用菌200亩,花卉500余亩。全县15家企业20个品种通过“三品”认证,农产品加工业销售收入完成25.62亿元,销售额500万元以上农产品加工企业销售收入25.6亿元,农产品精深加工销售收入6.33亿元。截至去年年底,全县有机肥施用面积达15万亩,测土配方施肥技术推广面积达到23.6万亩,高标准农田建设面积达1万亩。

壶关县以几十年、几代人的努力改善县域生态环境,探索发展旱作农业,到今天突破自然环境的束缚,走上旱作农业现代化、多元化、规模化的大发展。壶关人民敢于挑战、勇于奋进的精神,以旱地农业发展的辉煌成就为标志,向历史诠释了壶关特有的旱作农业精神!

编后

奇迹源自永不休止的探索和拼搏

壶关旱作农业的奇迹,不断告诉我们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战胜贫穷的勇气。面对贫穷,壶关人不怨天尤人,为了家乡的美丽,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和汗水,几代人奋斗不息,在壶关大地上创造了数十、上百亿的绿色财富。

山上青松盖帽,山间果树缠腰,山下良田万顷,山沟刺槐涌涛。今日的壶关县形成了组合得当、结构合理、效益最佳的发展模式,实现了生物素质、生物产量和经济收入三者之间的良性循环。1998年,全县粮食生产首次突破一亿斤大关后,近年来又三次突破历史水平。同时,壶关县还是全省唯一的“无疫病清净县”和养殖基地县,“环林型”“环农型”绿色食品企业不断增多,7种产品通过国家绿色食品认证,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生态环境“全球500佳提名奖”。

壶关旱作农业精神,造就了大地田野生金、高山绿色连绵不断,是这支进行曲中最雄浑、最激越、最美丽的乐章!壶关,已成为镶嵌在太行山上的一颗绿色明珠。

记者:张德明

编辑:赵孝蕾

监制:樊家驯

版权明

长治日报社所属《长治日报》、《上党晚报》、i长治网和新媒体平台享有版权的内容,任何单位及个人在互联网、无线客户端、微博和微信等平台上使用须事先取得长治日报社的书面授权,注明作者及出处,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