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器灵2

手机搜狐

SOHU.COM

典型案例 | 遭遇货损后,承运人“不存在”怎么办?

关注

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

被告:上海安太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悦祥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01

原告诉称:

2016年5月5日,案外人丹东生达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生达公司)委托安太公司运输一台真空吸移辊从上海至台湾高雄。2016年5月15日,货物自上海港通过拼箱方式装船起运,承运船舶为海联公司所有的SITCNINGBO轮。货物起运后,安太公司向生达公司出具了一份提单扫描件,并为其办理了电放手续。该提单显示的承运人为三洋船务有限公司(SANYOSHIPPINGCO.,LTD,以下简称三洋船务)。货物运抵目的地收货人提货时发现货物受损,经检验修复,产生修理费等损失人民币97232.81元。原告作为涉案货物保险人,在支付了人民币87714.67元保险赔偿金后,依法取得代位求偿权。原告认为,安太公司是提单的转交人,悦祥公司是提单的签发人,但提单上显示的承运人三洋船务并不存在,该提单也未办理过无船承运人提单备案,因此,安太公司和悦祥公司都应被视为是涉案货物运输的承运人,需对货损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请求判令:安太公司、悦祥公司连带赔偿原告损失人民币87714.67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自2017年6月6日起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案件受理费由安太公司、悦祥公司负担。

02

被告安太公司辩称:

安太公司在本案中只是货运代理人,没有签发提单,对货物损坏也不具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03

被告悦祥公司辩称:

涉案提单上记载的提单号显示,承运人应当是上海美设国际货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设公司),而不是悦祥公司。原告提供的货损检验报告是在收货人仓库所作,无法证明货损是发生在承运人责任期间,更无法证明悦祥公司对货损负有责任。即使悦祥公司被认定为承运人,则悦祥公司应按照货物毛重每公斤2个特别提款权的标准享有赔偿限额。

04

法院查明:

2016年5月5日,生达公司委托安太公司运输一台真空吸移辊从上海至台湾高雄。安太公司接受委托后,又委托悦祥公司办理相关订舱事宜,并将从悦祥公司处取得的《进仓通知》发送给生达公司。2016年5月15日,涉案货物自上海港通过拼箱方式装船起运。次日,因生达公司需要办理货物电放,安太公司向生达公司发送了一份电放保函格式,生达公司盖章确认后,安太公司将该保函发送给了悦祥公司。2016年5月18日,安太公司将从悦祥公司处取得的提单扫描件和保险单扫描件发送给了生达公司。提单扫描件的抬头显示为SANYOSHIPPINGCO.,LTD,即三洋船务,签发人栏显示三洋船务作为承运人签发,签发日期2016年5月15日;托运人生达公司,收货人、通知人均为TAISHINGPULPANDPAPERCORPORATION(以下简称泰新公司),承运船舶SITCNINGBO轮V.1618S航次,责任期间为集装箱货运站至集装箱货运站(CFSTOCFS),货物为真空吸移辊(VACUUMSUCTIONROLL∮660x3150),毛重3450公斤。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