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香淹坝的阴沉木

利川市南坪乡整体地势平坦,土地肥沃,以稻田为主的坪坝多而大。诸多坝子中,要说名声最响亮的,当数位于朝阳村的香淹坝。

齐岳山脚下的香淹坝长约四公里,均宽约五百米。上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区(公社)前后三次大规模组织群众开发水患成灾的香淹坝,喊出了“打开香淹坝,良田二千八”的口号,可见香淹坝之大。香淹坝四季景色优美,是朝阳村成功获得湖北省“省级旅游名村”称号的关键“硬件”之一。除此之外,香淹坝的响亮名声还与地下多阴沉木有关。

利川阴沉木(资料图片)

当初开发香淹坝,尤其是在修殷家桥至三栋桥这段河时,群众挖出的阴沉木堆积如山。地下的阴沉木横七竖八,排布毫无规律。形态有别,有树干树蔸相连的整树,也有树之一段的。大小不一,以直径七八十公分的居多。长短各异,长的二三十米,短的二三米。断口有两种,一种参差不齐,像暴风吹断的;一种整齐,像刀斧砍出的。树木种类不易判断,推测有杉树、枞树、马桑树、青树等。

晾晒干了的阴沉木,比相同大小的普通树木要轻很多,群众运回家作燃料或者做建筑和家具的木料。

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因为香淹坝区域的人口密集,严重缺燃料,村民便不约而同地打起了阴沉木的主意,一冬三个月,家家户户专事起阴沉木。香淹坝上,动辄几百人,场面相当壮观。

朝阳村十七组村民罗百年说,他们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铁钎子,在田里边走边插,发现了阴沉木后,以这个插点为中心,继续在它的前后左右插。根据插点走向就能判断出是树蔸还是树干,然后拿锄头挖泥巴,筑一个围堰,把阴沉木区域围起来。村民在围堰里,把起出的泥巴甩到围堰外。

村民起出的阴沉木,多数是当柴烧。往往从一个围堰里起出的阴沉木,可劈柴三四十挑。朝阳村十七组村民龚廷会和魏道久合伙在高拱桥处起出的一根大阴沉木,运到门前不远的乌龟石放着,得空了就去劈几块,好几年才劈完。

阴沉木柴块肯燃,但不经烧,火力也不足。有些干了的阴沉木,用手都可以撕成薄块块,一点就着,一燃就过,与向日葵秆有得一比。阴沉木火苗绿莹莹的,弱光下更加明显;灰烬有的白中带黄,有的黄中带白,和普通木材灰烬明显不同。

有一些体量大的阴沉木,村民刨除外表四五公分厚的泥煤样的腐烂层后,解成木板,做楼板、门芯、家具。罗百年的老屋里,有部分楼板就是阴沉木。干堰村十九组村民郭普胜家里,有一个碗柜的一块面板、一扇门的门芯就是阴沉木。木纹清晰可见,十分漂亮,木质疏松,用指甲就可以掐出印痕。同组村民郭国书家用阴沉木做的一口大箱子,木质却紧密、坚硬,用指甲使劲掐,也不能掐出明显的印痕。郭国书说:“我这口大箱子,有香气,从来不长虫,装衣服硬是安逸。”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