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颠覆柬埔寨的民主

去年,柬埔寨执政的柬埔寨人民党(CPP)大幅增加了对政治对手和公民团体的压力。柬埔寨民主状况一直令人担忧,选举也不是彻头彻尾自由和公平的。但这次镇压涉及范围要大得多,并引发人们更深重的关切,因为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美国漠不关心所导致的后果。

东亚地区执政时间最长的非皇族统治者柬埔寨首相洪森利用手中的权力遏制批评者并查封敢于直言的媒体,包括一家独立报纸柬埔寨日报。柬埔寨人民党还驱逐了一家总部设在美国并关注权利和民主等话题的非营利机构民主研究院,并且拘留了政治挑战者。主要反对团体柬埔寨国家救助党(CNRP)的联合党首肯?索卡在9月因涉嫌叛国罪名而被捕。而另一位主要反对派人士桑兰西仍然在法国流亡。

但近几周,洪森加大了压力,实际上终结了柬埔寨本就摇摇欲坠的民主。本月早些时候,一家由柬埔寨人民党主导的法庭解散了柬埔寨国家救助党。结果导致该党很大可能无法参与明年的全国大选,这几乎可以确保洪森将继续连任柬埔寨首相。这次裁决还可以协助洪森最终向一名家庭成员进行权力移交。因为担心自身的生命安全, 约半数的柬埔寨国家救助党党员已经出国。

洪森几乎毫不掩饰地滑向柬埔寨日报最后一天出版时所说的“沦为彻头彻尾的独裁统治者”。事实上,与其他东南亚独裁者一样,洪森现在似乎认为自己得到了全权政治委任,因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人权问题的重视程度并不高。

过去,西方压力已经能够制约洪森的行动。外国援助,包括来自美国的援助,占到柬埔寨国家预算高达40%的份额。而且,虽然巴拉克?奥巴马总统政府的确扩大了与柬埔寨的合作,但也一再向洪森提及侵犯人权问题,包括在2012年奥巴马密集访问金边的时候。

特朗普政府已经减轻了这种压力,而且还淡化了推进人权和民主。在9月进行的一次联大发言中,特朗普已经明确表示主权、而不是权利,将成为他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甚至据称曾考虑从国务院的使命清单中去除宣传民主。

洪森几乎立即就意识到这样的转变。今年2月,他曾把自己对柬埔寨媒体的蔑视与特朗普不信任美国主流媒体相比较。尽管包括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亚洲主管在内的美国低级官员曾经会晤缅甸对口部门,并就权利问题向其施压,但特朗普却从未对洪森的所作所为进行过任何负面评价。在11月初的一次演讲中,洪森实际上因为漠不关心和不干涉主义而 赞扬了特朗普 。

其他东南亚独裁人物,或者具备专制主义倾向的当选领袖,也对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外交政策持欢迎态度。泰国总理巴育?占奥差三年前领导政变推翻民选政府,今年却在白宫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同样情况的还有马来西亚领导人纳吉布?拉扎克,作为对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全面欺诈调查的组成部分,美国司法部可能会质疑他所掌握的财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