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老赖军团喊着口号集体赖账 现金贷逾期风暴一触即发

文|戈森墨菲零和

11月底,关于现金贷行业的监管突然而至。

行业踩了一脚很猛的急刹车,所有人猝不及防。

靠着借款为生的“老哥们”迅速在网络集结,“每天新建上百个群”,老赖成为其中的领军人物,号召大家不要还钱;

面对强大的老赖军团,几乎所有的催收方案都失效,平台给催收员涨薪5倍,月薪7万多,天天加班到凌晨1点,都难以抵抗。

成群结队的老赖大军,即将掀起浩大的逾期风暴。这场风暴,波及面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要广得多……

01逾期爆发

从11月21日起,风暴就已开始。

当日傍晚,一纸《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在现金贷行业内刷屏。

“当天晚上,很多现金贷公司开会到凌晨,他们都预感行业大劫将至,要自保,先缩量”,现金贷平台的负责人刘成义称,很多平台当晚就开始了“收尾计划”。

那群靠撸现金贷为生的“老哥们”,很快就察觉了异样,以前他们钱还了之后,就可以马上“复借”出来,而此时,钱还进去,就再也借不出来了。

因为共债群体庞大,很多用户靠着“借新还旧”来维持原来的消费水平,行业的急刹车,让债务危机迅速爆发。

大量用户开始逾期。

用户金悦被“套”进去4个平台之后,“就一分钱不剩,再也无钱还其他平台”。从24日开始,他开始全面逾期,平均一天增加一到两个平台。

此时,各大现金贷平台的首逾率(用户在平台上的首次逾期率)开始大规模上涨。

“以前差不多是20%左右,现在不论好坏,平台基本首逾率都上升到40%,中小平台已飙升到60%”,某现金贷平台的负责人刘成义称。

“如果坏账率翻一倍,可能以前挣的钱,要全部吐出来,毫不夸张地说,很多平台甚至要破产倒闭”,刘成义称。

这是生死之战,刻不容缓。

一般现金贷平台的催收分为两种方式,一种是内催,另一种是外包。

杭州一家催收外包公司,在上周业务量爆棚。

“共债那么高,谁都不想当接盘侠,现在就是抢时间”,催收负责人闫浩称,十几家现金贷甲方找过来,谁出的钱多,他们就给谁干活。

目前甲方公司给出的最高报价是:工资翻五倍,日结。

“我们一般每天的工资是500元,现在直接变成每天2500元,一个月就是7.5万”,闫浩称。

“几十个人的小团队,半个月赚了一百万”,闫浩称,催收公司迎来了红火生意,“佣金那么高,真是千年难遇”。

然而这个钱,赚得并不容易。

催收员工资虽然翻5倍,但工作量是原来的两三倍。“太难催了,就今天来看,一个小组20个人,只有3人完成了任务量”,闫浩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