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胜利就是正义

我看球晚。

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会喜欢上国米,喜欢上阿根廷。

它们风光的时候我没赶上,自打我脑子进水喜欢上后,就像买了从5000点下来的A股,数不清攒了多少问题和顽疾,去了杠杆还有熔断,崩了今天还有明天,把皮尔洛西多夫卖到隔壁、让战神巴蒂看饮水机、放走库蒂尼奥如此种种真是数不胜数。

摊上这样的主队,几年下来一点光没沾着,净跟着长吁短叹争风吃醋,个中酸楚,真是谁喜欢谁知道。

想想每个人进这个圈子,刚伸腿迈进门槛的时候,看到黑压压一片人,白的、黑的都有,谁都不认识,又怕被人笑话,总听人说成王败寇,喜欢刘邦的多于项羽的,崇拜毛泽东的胜过蒋介石的,于是专挑着腿粗的抱,谁赢球喜欢谁。

在圈子里混上几年,该长得毛都长齐了,大风大浪也见过了,就像30好几的大小伙,这时候爱上哪支球队基本就跟结婚差不多,好歹算是一辈子的事,再朝秦暮楚的让人笑话。

都说糟糠之妻不可弃,喜欢的球队也是如此,几年来大风大雨都过来了,欧冠、世界杯、联赛冠军也没指望你们,偶尔劫回富济次贫,拿几个不入流的小奖杯就够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好赖豪门的底子摆在那。

这时候的球迷也都可亲的紧,14年阿根廷决赛出局,死忠球迷总会加以“无冕”、“悲情”的字眼,虽然也有不客气的直接管它叫傻逼,但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我们就待见你这屡战屡败的劲头。

别的球队战术合理、配合得当,奖杯拿到手软脚软,荣誉收的盆满钵满,咱都不待见,咱就待见你那踢得毫无章法的样子,待见你平时风生水起、关键时候总掉链子的悲情结局。

可今年不同往年,阿根廷倒是一如既往的磕磕绊绊,换了桑保利也才堪堪挤进世界杯;国米可就不一样啦,轰轰烈烈半个赛程下来,一场未败,竟然跑到了榜首的位置,虽然还没夺冠,也足够国米球迷老泪纵横,欣喜若狂了。

我虽然也有点沾沾自喜,自喜于当年的慧眼识珠。

可喜悦中依然掺杂着一丝苦涩,越来越多的人爱上了风华绝代的你,爱上了你的绰约无比,爱上了你的运筹帷幄,以和我们当年完全不同的方式相遇,我知道,我还是我,你已不再是你。

我开始看到你胜利者的姿态,开始习惯你绿茵场上的霸气,却再也看不到那些眼花缭乱的配合,看不到你破釜沉舟的勇气。

只留下你走进功利足球的背影,尽管我知道,这样才好,这样才好。

只是偶尔,在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会回忆起当时的选择,像是季风过境、连夜梦醒,带来芳菲记忆。

却再不敢提起,相比你现在的万丈光芒,我更爱你年少时的青涩脸庞。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