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国金融》|基础设施联通促债市开放

作者|李瑞勇「上海清算所」

30多年来,我国债券市场在改革开放中快速健康发展,形成了以场外市场、机构投资者为主的市场特征,基础设施建立健全,适应了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要求。随着人民币加入SDR,人民币国际化必将顺势推动我国金融业更深度融入全球经济金融体系,金融市场更高层次的开放,也将提高人民币资产的全球配置,助力提升人民币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债券市场作为我国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加快市场化适应性改革,其中,托管结算机构作为债券市场中上承政策、下启市场的核心枢纽,在“债券通”先行先试开启境内外债券市场联通的基础上,应按照循序渐进原则加快实现国内托管机构互联互通,为全面推动债券市场制度性、整体性开放奠定基础。

应势推动我国债券市场发展

与我国渐进式改革开放进程一致,债券市场的建设也是适应发展的阶段性需要,在繁荣与稳健中探寻最优发展路径的过程。

服务实体经济是债券市场长足发展的根本方向。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和直接融资需求增加,我国债券市场蓬勃发展,发行主体从政府部门扩大到金融机构、大中型国有企业、中小型私营企业等;投资者从个人拓展到银行、证券、保险、基金等金融机构,以及各类非金融机构,呈现类型多元、结构多样的特点;债券品种从国债、金融债增加到企业信用债和资产证券化产品等多融资模式、多期限产品。截至2016年末,债券市场托管余额达64万亿元,成为全球第三大市场;企业发债占社会融资规模比重达16.8%,成为企业仅次于传统贷款的第二大融资渠道。随着我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债券市场面向国际市场开放、提高对全球金融资源的配置能力,实为必需。

市场化监管改革方向为债券市场提供了发展动能。在我国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债券市场监管体制随之适应市场化改革,保障了市场有序发展。在发行管理上,债券市场监管经历了从严格审批、多头备案审核到注册制的转变,市场化改革释放了债券市场发展活力。在市场管理上,从人民银行、证监会、发改委的分别管理,逐步过渡到三个监管机构形成公司信用类债券部际协调机制。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决定成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在更高层面统筹监管协调,有利于促成债券市场制度的规范统一,为债券市场形成外部竞争合力奠定基础。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进程加快,对监管理念进一步适应市场化发展提出了更为迫切的要求。

连接政策与市场的基础设施是债券市场有序运行的关键平台。在逐步探索债券市场以场外市场、机构投资者和询价交易为主的普遍规律过程中,债券交易场所经历了从场外银行柜台、交易所市场(场内市场)到银行间债券市场(场外市场)的发展,并确立了场外市场的主阵地。在托管模式上,随着交易场所的发展和对虚假回购等风险事件的遏制,从代保管(托管雏形)、二级托管(又称多级托管)发展到一级托管的模式,同时托管体系上也形成了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上海清算所三家一级托管机构分工合作的模式。在交易方式上,场内市场中小投资者通过交易系统集中撮合成交,场外市场机构投资者通过一对一询价成交。2013年债市风波后,为防范利益输送,监管部门要求场外债券交易须通过指定的唯一交易平台达成,债券托管结算机构不得为未通过指定交易平台达成的债券交易办理结算。我国债券市场基础设施顺应了市场发展不同阶段的要求,在金融开放进程中,基础设施有必要与时俱进地推进完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