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在京都的“黑民宿”住了一晚……

11月上旬,在京都市祇园附近的东山地区。5楼一个角落的一室公寓,就是笔者要入住的房间。这里没有办理登记入住的柜台。钥匙放在公寓入口的邮箱里。虽然是民宿,但无需身份验证。在此之后,笔者感觉这家有非常高的概率是黑民宿。

房屋是普通的一室公寓(京都市)

笔者因为要进行访日游客的相关采访而来到了京都。在“Trip Advisor”网站上搜索后发现大型酒店1晚上需要约2万日元。于是,笔者第一次认真浏览了美国民宿网站Airbnb。在输入住宿预定时间后,页面上出现了很多房屋。有以靠近祇园的东山地区作为卖点的房屋,价格比较适中,1晚需要7400日元。笔者打算第一次体验一下民宿,便在网站内通过信用卡完成了支付。

不能跟管理人搭话

数分钟后,笔者突然醒悟过来。“啊,等等。这个房屋在哪儿呢?”网站上没有写明详细的地址。在完成支付后,多条房屋相关信息以英语发送到我的个人邮箱。1封是地址。第2封是拨号式的钥匙开门方式。第3封是有关设施利用的注意事项。

邮箱里放着钥匙,完全无需身份验证

由于知道了地址,笔者在过去之前没有确认如何开锁和注意事项。到了公寓的前面,笔者查看邮件后发现上面写着用钥匙将号码盘旋转3次,回去的时候要恢复到相同位置。据说这是自助入住和退房的形式。

让笔者感到不知所措的是注意事项的内容。例如“虽然入口处有管理员,但不要搭话。以免造成麻烦。如果被问到房间号,请说出错误的号码”,都是在常识上难以想象的内容。

针对日本的法律也有提及。“日本的法律非常严格。就算有人来,也不要开门。要说房间的主人是朋友,免费入住。这样能避免麻烦”。隐隐约约感觉这明显是黑民宿。进入房间后,笔者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对讲机上写着“不准碰”,禁止使用

房间是普通的一室公寓。但存在不同之处。室内的对讲机上贴着胶带,“don’t touch(不准碰)”的提醒非常显眼。也就是说,即使外部有人询问,也绝对不能回应。这就是黑民宿。

第二天早上8点左右笔者离开房间后,手机便收到了多条“您住得还满意吗?请给五星好评”的短信。让人感到不胜其烦,但实际上从未见过房主。

京都市实施的调查显示,2016年外国游客人数为661万人次,比2015年大幅增长了37%。其中,16%的人回答称“想住在京都但是住不了”。单从调查结果来看,人气观光地京都的住宿设施严重短缺。然而,调查中不包括“无许可的民宿设施”。因此无法反映真实情况。

目前在日本,开民宿必须获得《旅馆业法》的许可。如果是在民宿特区,满足设施要求的话即可营业。

正规客房入住率下滑

京都东山地区的一位旅馆经营者表示,“现在是京都的赏红叶旺季,入住率却出现下滑,这种情况今年还是第一次。很显然是受到急剧增加的黑民宿的影响”。这位经营者从大约10年前开始经营民宿,如今获得了正式的旅馆营业许可。然而,最近1~2年,拿着手机前往黑民宿的访日游客急剧增加,导致客人出现减少。

东山地区没落的商业街随着家庭旅馆和民宿的增加,悄然恢复了生机。日本传统文化的代表性城市京都吸引游客源源不断地前来。

日本将从2018年6月起正式实施民宿新法,民宿中介公司和房东必须在国家或自治体进行登记。不过,旅馆业法的修正案陷入停滞,黑民宿的经营者能否受到自治体和保健站的监管成为问题。执法机关进入民宿设施的权限受限的话,今后可能也无法取缔黑民宿。一位观光厅的官员表示,“尤其是中国系的房屋难以监管”。

无需本人确认的黑民宿还出现了被作为药物和性暴力等犯罪场所的情况。而获得许可的民宿经营者需要纳税,产生了不公平。日本观光厅的调查显示,2017年7~9月12%的访日游客利用了民宿。日本政府力争2020年吸引4000万游客访问日本。为了使民宿成为健全的住宿设施,强化对黑民宿的监管成为日本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马场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