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刘煜辉:利率超预期的上升 阻碍不了中国重登世界巅峰

刘煜辉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2017年12月1日-3日,由中国期货业协会、深圳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第十三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在深圳召开。本届大会以“开放融合 提升服务 共赢未来——新时代期货及衍生品行业的转型与发展”为主题。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主办本次“发展金融期货市场 建设现代金融体系”专场论坛。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刘煜辉以“利率上升阻碍不了国运绵长”为主题发表演讲。

刘煜辉表示,从全球金融周期的角度,中国和美国之间的金融周期只慢了半个节奏,美国走得更快一些,领先大概一个半身位,但总体来讲,整个的金融周期是进入到明确的收缩的状态。但是,金融信用周期对政府决策来说,未必那么紧张。因为中国的国运绵长源于新旧动能的转化。

中国的另一面,新经济、新产业、新平台、新模式、新业务勃勃生机、欣欣向荣。互联网的增速在30%以上,新兴工业、健康产业、消费升级板块都以20%以上的速度增长。中国的GDP,比2012年掉了一大半,如果用传统经济指标去衡量中国经济,三大指标(工业产值、固定资产投资、制造业投资)呈现“周期钝化”,和12年的高点名义值相比已经掉了一大半,这就是中国经济。因此他认为,互联网就是中国的国运,这次革命就是为中国重登世界的巅峰做准备。

以下为文字实录:

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刘煜辉:

大家上午好!很荣幸参加深圳期货大会中金所的专场。时间有限,跟大家说说最近出现的一些变化。

最近大家最头疼的是利率的上升,特别是10月份以后利率上升的幅度超出了所有市场参与者的预期。前两周我参加了七八个银行的同业会,大家都看不清楚明年的发展,所以最近同业会开得特别多,无论是大行、股份制还是城商行、农商行,这七八个银行的会议都有所涉及,共同的感受就是现在银行真没钱,大家都在储备子弹过冬。一方面是七八月份以来,中国的宏观政策导向出现了明显收敛的变化,财政收敛了,压了很多的项目,包括银行,有些下半年投放的项目明显都收回来了,因为没有额度了。还有很多的项目银行已经压下来了,准备明年再投放,大家都在储备子弹。

另一方面就是资管新规,最近业内都在提意见。中国广义的资管行业规模大约是116万亿,包括银行的,还有其它各种私募,基金子公司、券商、信托,现在要搞穿透,不能建资产池,不能期限错配。中国所谓的大资管,大家看到最近5年我们干的实际上是银行的影子,是银行的表内信用,欲望的膨胀,大家要绕监管、绕规模、绕资本金,所以才产生了这样一个资管的繁荣。所以简单讲是银行表内信用扩张欲望的延伸,延伸形成的资产都是重资产,重资产化已经很长时间了,这100多万亿虽然有一些重复计算的,大家可以想到这些资产里面都是什么东西,无非就是地方政府的基建投入项目,另外就是房地产开发,这些都是重化的资产。这些资产投放下去之后必须要银行有一笔长期资金跟着它、围着它转,不转的话,就会进入庞氏的状态,风险压力需要释放出来。这些资产在资管新规下面一定有一些资产得回来,要么转标,要么在银行的表内要腾一块地方,无论是增量还是存量,你得把它接回来。万一资管新规下,资管发的产品老百姓不愿意买,因为老百姓买的就是用银行短的理财的产品去套长资产,三个月、六个月的刚兑的产品他愿意买,现在你不能让他期限错配,让他买3年、5年的产品,收益率又标得不清楚,老百姓看不懂,老百姓从来不看资产池里有什么资产,他就看银行的信用,他把这个当存款买,所以你一下子让他关心这个资产池里对应的是什么资产、什么收益,这样的产品不一定卖得出去,你卖不出去的,要么就转标,要么就得银行回到体内。所以银行现在一脑门子官司都在做准备,在未来一年半载的增量的盘子里找一块地方,外面挂的有一些孩子得把它接回来,不能让它暴露。坏账风险的释放,你得把它接回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