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监管层重拳治理非法期货交易

资料图 在强监管背景下,始于2011年的现货交易市场清理整顿工作今年全面提速,各类违法行为得到有效遏制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郝若希

近日,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历城区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津贵所)为“组织非法期货交易”,涉案全部交易无效,应向投资者赔偿损失金额。

事实上,天津贵金属交易所并非非法期货的首例判决,公开资料显示,青岛九州、兰州西部、浙江兰溪汇丰、辽宁东北亚、湖北九汇、东盟商品、东南大宗等多家交易平台均已被人民法院在民事案件中明确认定为从事非法期货交易,需要返还投资者交易本金。

华信期货华北分公司总经理王乐在北京市京悦律师事务所和华信期货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2017年度期货投资与保障高峰论坛上介绍:“自从2010年以来,中国期货业经历了由传统的以商品期货为主的市场,向以商品金融及衍生品负荷发展的多层次期货市场的转变。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非法交易场所由于缺乏统一的监管,良莠不齐,乱象丛生。”

多位受访者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在强监管背景下,始于2011年的现货交易市场清理整顿工作今年全面提速,各类违法行为得到有效遏制。

多家现货交易所吃官司

津贵所于2008年设立,据其官网披露,白银现货的交易规则包括交易所以伦敦现货白银市场价格为基础,综合国内白银市场价格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报出现货白银指导价,其会员公司再据此按照一定点差报出买入价和卖出价。

在津贵所一案中,根据相关案情材料,原告李某在2011年11月至2012年5月期间,在津贵所交易白银现货,先后总投入约130万元,成交192笔,共亏损约91万元。

历城区法院认为;涉案的所谓现货延期交收交易模式实质上是非法期货交易,涉案的192笔交易无任何白银实物交收或延期实物交收,均直接平仓对冲了结,实际交易不以实物交割为目的。且涉案交易一笔多达15手(15千克/手),普通自然人投资者不具备交割能力。

故历城区法院认定津贵所组织非法期货交易,裁定涉案全部交易无效,应赔偿原告投资者90万元。

而在10月30日,青岛九州商品现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商品)收到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终审驳回上述,维持原判。这家在青岛颇有“名气”的大宗电子交易平台终因“非法期货交易”被判赔偿受害投资者损失。

在2017年6月22日,在陕西黄金珠宝交易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二审法院对于非法期货交易活动的性质认定,并且要求经营者对展某进行全额赔偿。判决认定西北黄金交易所不具备期货交易的资质,违反了期货交易条例第四条,因此涉嫌合同无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