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读城 | “触摸”与绵阳的记忆

东方红大桥三条车道去了同一个方向

三桥的灯光再次闪烁

涪江水起起荡荡

纠结米粉要一两还是二两,让老板冒趴些多加几块牛肉。摸着肚皮扶走于青涩的水泥墙壁,在清晨的阳光中拨开水雾。早啊!绵阳!

如今的绵阳城并不算大,走走停停你便见识了这座闲散而安逸的城市半个风光。沿着水流的方向,一路数着一座座的桥,复古与现代,商业与文艺,随着涪江的水流酝进了绵阳人的骨子里。

爱听悠扬婉转的川话,熟悉了绵阳的钟鼓楼,吃过了马家巷,逛过了大观园,跟在三轮车后面颠颠簸簸,踏过青石板路,这座连空气里都渗透着笑意和温情的城市,每一天都在变化。

可能是万人空巷的老店换了老板,可能是门口的三轮师傅终于买了小轿车,还可能是茶馆里的麻将桌从木头变成了自动。这细微却充满惊喜的小变化,充斥着绵阳人的柴米油盐中,虽滋味丰富却令人浑然不知。

送你一本相册,里面有着耳熟能详的名字,写着平静安详的岁月故事。

我,来给你讲一个关于“绵阳”的故事。

那时的铁牛街是夹在土墙院子的环绕下,“花钱不多,吃得热和”。喝碗茶可坐一天,听金钱板、莲花落、评书、川剧清唱等,闲谈古今中外、天南海北、家长里短,无拘无束,好不自在。往来的客商,下力的脚夫,抬滑竿的轿夫,赶场的农民以及要累瘫了的“船夹子”些歇歇脚,喝口茶。那一杯杯的茶水化开了汗水里的盐,却是劳累过后稍加歇息的满足叹息。

现在的铁牛广场,是一望无垠的开阔视野,下方是可以舒服躺着的草地,上方是碧空万里的晴天,远观越王楼,背后却是房子里传来的家长里短和做饭时的锅碗瓢盆叮叮作响。一座大铁牛像憨态可掬又英姿飒爽,俯视的角度看着穿旗袍的阿姨们跳着扇子舞,你走车,我吃!浓情于平台之上的人情味儿,是这座城市最真实的温度计。

平和安静的小巷,爬满绿油油的爬山虎,各家各户打开笼屉传出的美食香味儿,悠闲自在的小生意人。在灰白的小矮房子下三轮车的铃声叮铃作响,坑坑洼洼的水涡被孩童踢踢打打。那时的马家巷只是一条寻常吃处,不太红火却余烟袅袅,像是散落在人间的烟火。

如今的马家巷,爬山虎生机勃勃成为竞相拍照的特色,青石板路让90后啧啧称叹。小巷中毫不起眼的小店,却暗藏饕餮美味,成了绵阳年轻吃货的宠儿。边走边叫卖的花环,是外地游客必买的时尚单品。来绵阳,会在马家巷撑破了肚皮。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