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共享单车生存之战仍继续:朝免押金纯信用方向发展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赤橙黄绿青蓝紫,从2016年开始,共享单车突然席卷全国大城小市。资本的纷纷加注,企业的迅速投放,共享单车队伍的发展、壮大令人猝不及防。然而,共享单车从面世之初就饱受诟病,近半年,包括悟空、町町、小蓝、酷骑、小鸣在内的被称为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已陆续倒闭。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聚集了资本、市场、研究者的惊愕,也给我们留下了沉重的拷问。

在经历开盘、加注、高潮之后,共享单车行业的路在何方?这一创新形式经得起市场、消费者和时间的考验吗?一年多来,中国之声一直持续关注共享单车的发展,先后推出特别策划《我们骑车吧》、《共享单车能骑多远》,本周再次聚焦共享单车,推出特别策划《共享单车下半场》,今天请看第五篇《资本燃烧下的盈利迷思》。

互联网市场发展路径:争取风投青睐 抢占高市场份额

四天前,乌镇。摩拜单车入选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领先科技成果。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晓峰说:“过去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的确我们集聚了比较少见资本的注意力和投入,在头部的两年公司都吸引了超过十亿美金资本的加入,在未来一到两年,可能在共享交通、共享出行方面依然会是非常大的一个热点。”

同样是四天前,哈罗单车完成了3.5亿美元D1轮融资,蚂蚁金服领衔投资。过去一年内,共享单车行业几乎吸引了市场上大部分的基金公司,共有30亿美元左右的投入,主要投资集中在第一梯队企业。ofo在今年7月完成E轮融资,融资规模总体超过13亿美元。摩拜则在6月份完成E轮融资,总规模超过10亿美元。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曾经,一夜资本浪潮吹起了“十车争鸣”,如今,也因为融资不畅而剩下寥寥数家。悟空单车成了倒下的第一批,创始人雷厚义如今重操旧业,继续做现金贷业务。今年1月份决定进入共享单车行业时,他计算了租车收入,认为毛利率在6成以上,并选择了单车企业还未涉足的重庆,拿出了自有的数百万元拼杀。不过,他错估了头部企业的铺张速度。仅仅在他投产的20天后,重庆大学城就出现了ofo的身影,“时间窗口只有20天,当时我就意识到他们拿钱的速度太快了,这些投资者都乱搞。拿钱快,铺车快,就像打仗,当时我就感觉不对。”

雷厚义向各大投资机构投了上百份的投资计划书,基本上都石沉大海。复盘整个项目时,他认为问题的核心在于资本玩法下,共享单车租车盈利模式短期很难盈利,中小企业根本玩不起。

快速烧钱扩张,这是一条被滴滴、美团及其他O2O行业反复验证过的实用策略。融资、造车、铺车、免费骑车、再融资,五颜六色的单车轮子上燃烧的只有资本。互联网专家王越解释,争取更多的风投青睐,抢占高比例的市场份额,这是中国互联网市场通用的发展路径,“这种打法在整体发展步伐上更快一些。但是成功背后,也倒下了一大批尝试用这种方式进行经营的市场参与者。一般来讲,一个新开辟的细分行业,在互联网行业只有前三家甚至前两家活下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