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拿什么来修复幼教行业的信任危机?

时至年终岁末,本来是大家停下匆忙脚步,回想和总结一下本年度重要工作成果的时刻。按照这样的节奏,笔者也想停下来“思考人生”,但仔细一想得到了一条很有意思的结论。今年,我们所处的时代是,“高端人群在逃避人生,中等收入人群家的孩子饱受摧残,低端人群被大城市抛弃”。去掉高端和低端,就拿中等收入人群的孩子近期遭遇说起。

2017年注定是让很多家长难忘的一年,在幼教行业发生了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大事件,而关于孩子的话题也引起了一场热烈讨论。

11月8日,携程亲子园教师虐童视频被爆出,视频中老师强迫孩子吃芥末,往孩子眼睛和嘴里喷消毒水,还有老师推搡孩子致其昏迷,消息一经爆出,立刻引起全社会广泛关注。事后,上海市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公布调查结果,携程亲子园第三方托管机构《现代家庭》杂志社社长被撤职,涉事教师被刑拘。

接着,11月23日,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被网友爆出虐童,事件曝光后,立刻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警方介入调查,涉嫌虐童教师被刑拘,北京市教委全面开展幼儿园安全隐患大排查。

可以说,这两起虐童事件爆发后,社会对幼师行业的信任危机,正在成为压倒幼师执教信念的最后一根稻草。想必很多家长很难再对幼教产生信任。那么当这些令人痛心的事件过后,人们对幼教行业的信任该如何建立,信用修复问题该如何进行。

为了应对老龄化问题,我国有计划的实施了二孩政策。近年来,新生人口开始不断增长。数据显示,从2011到2016五年间,全国幼儿园里多出了990万的孩子(增长将近30%),同比幼师也增加了30%。

随着幼教市场需求的扩大,幼师供应缺口越发明显,行业逐渐放低幼师招聘要求。幼师是强势成年人,儿童是弱小、无意识的,“虐待”更像一种成人权威的建立。虽然没有任何幼教机构支持幼师虐童,但随着市场的发展与壮大,对幼师的“约束”反而成为一纸空文。

正因为市场需求的快速发展,从另一个侧面拉低了优势行业的整体水平,正所谓“萝卜快了不洗泥”,但同时,对于整个幼教行业而言,也存在人员流动性高,幼师群体存在工资低、压力大的问题。在这种境况之下,如何破解幼教行业的信任危机呢?

笔者以为,首先是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加强幼师群体的责任意识。从我国目前幼儿教育的实际情况来看,国家出台专门的有关幼儿教育方面的法律法规其实是非常必要的。只有拥有了健全的法律法规,才能完善幼儿教育的体系,规范幼儿园这个行业,促进幼儿教育事业的规范发展。

其次是对于幼师群体的工资水平和福利待遇应当明确规范。作为一个职业而言,如何能吸引的来,留得住高素质的人才,必须通过建立符合市场机制的薪酬待遇。只有符合当前消费水平的福利待遇,才能吸引到优质人才,让幼师群体有获得感,才能使幼师有平和的心态照看孩子。

最后是加强幼教单位与家长的有效沟通。当前因为教育理念的不一致,必然出现教育机构和家长对孩子的教育之间存在分歧,因此,只有减少这两方教育方式的矛盾,将二者的教育理念与教育方式合二为一,才能真正地消除幼儿教育中的信任危机。那么,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学校和家长要长期地、高效地进行交流、沟通。只有教师和家长能够充分地认识到沟通的重要性,双方加强交流,这样才能有益于幼儿身心的健康发展。

综上所述,良好的幼儿教育对于提高我国幼儿教育的教学质量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而由于大部分人们对于幼儿教育的教育模式等还存在着一定的盲区,使目前我国幼儿教育方面还存在一定的缺陷。对此,有关部门应当针对幼教行业建立健全法律法规,有效规范幼教行业发展,幼教行业应当尽快提升进入门槛,加强对幼师群体的素质教育和诚信教育,不断改善教学方式,建立起良性的沟通渠道。通过多方努力,才能真正消除目前幼教行业的信任危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