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油价仍存下行风险

下半年,国际油价经历一轮持续的震荡上行,纽约市场油价从每桶45美元左右升至每桶60美元附近。然而即便油价一路上行,鲜有机构认同油价会升至70-80美元甚至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100多美元水平。

造成市场预期从此前的越涨越看涨到目前的越涨越看跌的主要原因,正是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带来全球油气市场的新格局:从供不应求转向了供需宽松。

日前在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举办的能源转型和对外合作研讨会上,众多业内专家预计,页岩油气革命的推进,且随着能源消费向低碳化、多元化和智能化方向发展,世界能源转型已不可逆转,而我国正在向更清洁的能源消费结构迈进,保障新形势下的能源安全,满足市场供应,推进对外能源合作依然任重道远。

事实上,页岩油气在油气开采领域并不是新名词,国际能源署的统计表明,全球非常规的天然气储量远超常规的天然气储量,其中非常规天然气中,页岩气可采储量占63%,只是在长时间内,受制于技术等方面因素的限制,无法经济的商业化开采应用。

东帆能源咨询总裁陈卫东认为,美国的非常规油气革命给能源市场带来至少5大改变:一是供应改变,石油产量增长,石油价格战也因此引发;二是认识上的改变,原来认为不产油的地方开始产油;三是金融资本的融合,金融行业不断给中小石油公司的融资给行业带来巨大的支持;四是石油定价机制发生重大改变,欧佩克和俄罗斯的限产也不能完全“控制”油价,欧佩克充当油价“调节者”的角色发生了变化,国际油价的定价逐渐向页岩油气厂商的边际利益定价机制转变;五是推动了天然气定价与石油市场的“脱钩”,迎来天然气将“扮演”重要角色的时代。

在专家看来,非常规油气的发展已经让市场逐渐从卖方转向买方,形成全球范围内能源生产西移、消费东移的格局,美国逐渐超过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而中国和印度等亚洲新兴经济体则成油气消费增长的主导力量。

从石油峰值论的“紧张”到后油气时代的“宽松”,技术进步和金融的支持“功不可没”。尤其是技术进步,带来的是成本的持续下降,页岩油的盈亏平衡点从每桶70-80美元一路骤降到30美元附近甚至更低的水平,使此前不看好非常规油气的“预言”纷纷“打脸”。

面对全球油气市场格局的变化,作为经济的“命脉”,国内应该如何应对?“中国的能源对外合作肯定要多元化。”对此,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冯玉军认为,面对能源革命和国际能源格局的变化,处理能源相关问题不仅要积极借鉴国外经验,也要充分考量国内实际。

目前我国能源消费仍以煤炭为主,占比超过60%,在2014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达42.6亿吨标准煤,约占全球的四分之一,煤炭消费占全球的一半以上。

随着低碳化的消费趋势进一步演进,我国也一直在加大清洁能源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探索,尤其是在可再生能源领域,能源巨头BP的统计年鉴显示,2016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贡献了全球可再生能源增长的40%,超过经合组织的总增量。

股轩堂携手学者、讲师,组成了师资团队,针对学员“择时、选股、买卖、风控、心态”五大原则,包括零基础在内的广大投资者构建了浅显易懂、丰富实用的投资知识体系。股轩堂是一种全新的学习模式,凭借互联网优势让学员可以随时随地聆听名师解盘,及时掌握市场动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