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艺术复苏为投资者提供避难所

文:MarciaChristoff-Kurapovna/译:禅心云起

11月中旬,列奥纳多·达·芬奇的作品《救世主》(SalvadorMundi)以超过4.5亿美元价格售给中东买家。这桩有如史诗一般的拍卖,其中蕴含着市场的价值和价值的市场之间区别的三个关键教训——这个区别也许是财富和金钱之间长期差异的最好界定。

首先,数十亿美元的艺术品市场,尽管传统上受制于反复无常、出人意表且有着些许媚俗的多变品味,如今见证了一场观念复兴:视艺术品为扎根悠久历史标准的巨大价值仓库。其次,作为热门商品的艺术,有着大批经销商、经纪人、鉴定人、学者、史家、审核专家、认证专家、金融家、赝品贩子、言而无信者、江湖骗子和洗钱者,正在转向高度私人化的模式。在这个模式底下,信誉卓越和独资经营的小企业家和交易商引领着市场发展。再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古典大师作品(指1250年到1850年左右的作品)和经典当代作品(20世纪上半叶的作品)的市场地位恢复,凸显出势必主宰长期财富安全观的硬资产“心态”重要性的日趋增长。

最后一点不容小觑。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艺术品市场转向更加严肃、更少随波逐流、更少商业噱头的观念,紧随着市场强劲有力的整体复苏。这一转变也说明了硬资产目前的总体吸引力,以及财富偏离股市投资方向的巨大转移。

根据业界最权威的艺术市场报告之一——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报告,首届国际艺术博览会年会,2016年总销售额达450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1.7%。艺术品经销商对2017年业绩予以“非常积极”的展望。这些销售,大部分发生于私营部门——也即远离公共行为,选择在苏富比和佳士得这样的主流拍卖行私下撮合买卖,古典大师(和“经典当代”)的作品从头至尾抢尽风头。

古典大师作为一个艺术类别,由于没有提供像当代作品那样的兴奋点或争议点,被忽视了长达几十年。这些作品,除了偶尔的、怪异的超级甩卖,往往不能主导当代作品令人难以置信的价格。然而就在去年,一切起了变化。

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1577-1640)《罗德和他的女儿们》,在2016年7月伦敦佳士得拍卖行以5,800万美元价格售出,在今年11月前,是佳士得整个250年拍卖史中成交价最贵的古典大师作品。(这是继《主人和无辜者》2002年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以7800万美元成交后,鲁本斯售价第二高的作品。)最近的其他成交作品,包括莫奈(Claude Monet,1840-1926)的《干草堆》,2016年以8700万美元成交;奥拉西奥·简提列斯基(Orazio Gentileschi,1562-1647)的《达娜厄》,同年以3000万美元成交;约翰·康斯特布尔(John Constable,1776-1837)的《德汉姆附近的风景》,去年也以1900万美元售出,等等。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