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公司债现场检查连推三年,百份处罚书寻踪监管逻辑!

文/21世纪经济报道谷枫、冯楠

近日证监会债券部集中将2015年以来根据现场检查结果出具的处罚书一并公布。78家受罚公司以及22家受罚券商的处罚书完整清晰的勾勒出了证监会债市监管的逻辑。

资本市场对于现场检查这种监管手段并不陌生,在IPO等业务中,证监会便采用这种检查方式。因为针对性强以及在现场检查更容易发现细节问题,这种执法手段对市场具有较强的震慑力。

证监会在债市监管中同样将现场检查作为重要的执法手段。根据记者了解,目前证监会针对公司债开展现场检查已经有3年时间,2015年起证监会开展了首次针对公司债券发行人现场检查工作,随后2016年又开展了针对证券公司公司债业务的现场检查工作。

在此之前,债市监管现场检查的结果均以证监会通报的形式呈现,但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了解到,证监会债券部集中将2015年以来根据现场检查结果出具的处罚书一并公布。78家受罚公司以及22家受罚券商的处罚书完整清晰的勾勒出了证监会债市监管的逻辑。

“对于众多现场检查处罚千万不能简单理解为单纯强化监管,监管趋严的背后是为了促进市场的良性发展,为了培育市场的披露意识和规范意识。证监会监管是持续性的常规工作,绝非运动式执法。通过这些年的持续监管,发行人的信息披露及时性和质量持续提升,这才是信用债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石。”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12月6日讲道。

处罚书解密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梳理,此次债券部公开的根据2015、2016、2017三年现场检查结果处罚的企业共达78家。

三年时间里,被罚企业的数量依次上升。2015、2016、2017三年被罚企业的数量分别为3家、20家以及55家。可以看出,2017年证监会治下债市监管趋严的大趋势。

从现场检查执法分布的地域来看,3年时间里共有28个地区的证监局对辖区内的企业出具了处罚,这几乎涵盖了全国的所有地区。在所有地区中四川证监局和海南证监局处罚企业的数量最多,分别有6家,而浙江证监局、山东证监局以及北京证监局以5家的处罚数量位居其后。

首先是募集资金管理和使用的问题。在处罚书中,相关问题涉及募集资金挪用、转借他人;募集资金专户管理不到位以及募集资金购买理财、外汇、结构性存款或暂时转存至其他银行等几方面。

以16宝城债的发行人为例,宝城旅游2016年1月26日在深交所发行了公司债,募集资金2亿元。但随后宝城旅游在2016年2月19日便将募集所得资金1.96亿元由募集专户划转至非募集账户,并通过该非募集账户陆续使用募集资金。此外,2016年2月22日,公司将1000万元募集资金转借昌乐国有文化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