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以简御繁,安之若素——特朗普税改法案宏观影响解读

综合来看,特朗普税改不具备里根时代的背景,并不能简单地将其与里根时代类比,特朗普税改对美国经济增长在短期内有积极影响,在中长期内影响有限。具体来看,其一,特朗普税改并不满足拉弗曲线效应的理论前提,也并无论据证明特朗普税改后的税率具有更优位置;其二,中长期内,特朗普税改对居民消费与存量资本投资的直接促进作用有限;其三,特朗普税改对美国企业出口与增量资本投资具有短期显著正影响,中长期影响有限;其四,特朗普税改对联邦负债规模影响好坏参半;其五,特朗普税改将进一步加剧居民财富结构不平衡与社会保障的结构性失衡;其六,特朗普税改对美联储加息操作影响好坏参半,短期推高国债利好股市与美元指数,中长期内对美国国债、股市与美元指数的影响有限。此外,特朗普税改会在一定程度内加剧中国资本外流风险,但总体上看影响有限并无大碍。事实上,特朗普税改的政治意义要远大于其宏观经济意义。

刘乃郗 ,中国农业大学国际经济学博士

美国参议院12月2日凌晨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的结果通过税改法案。刹那间各种宏观解读如雪花般纷至沓来,各种争论意见层出不穷。有认为这是美国30多年来最大的税改,有认为这甚至没有从规模上超越过去的小布什税改;有认为这是全球税务竞争的开端,会加剧国际资本流动波动风险,有认为这并不会对国际资本流动造成任何冲击;有将特朗普税改与里根时代税改类比,认为将通过刺激消费与投资重塑美国经济繁荣,甚至通过拉弗曲线效应缓解美国政府赤字压力,有认为税改除了政治性意义对美国宏观经济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影响。各种解读琳琅满目令人应接不暇。越是这种时候,越应当回归宏观经济逻辑的本质,以简御繁、安之若素,立足于税收政策的宏观经济效果理论,结合现实情况抽丝剥茧逐一讨论,而不能为了支持先入为主的既有观点强硬建立联系进行解释。总体来看,特朗普税改与既往税改并不完全相同,要理解特朗普税改的宏观影响,应当理解以下几个方面。

(一)拉弗曲线效应并非永远成立,况且并无论据证明特朗普税改后的税率具有更优位置。

拉弗曲线来自于美国供给学派经济学家兼里根总统经济顾问阿瑟拉弗(Arthur B Laffer)。他指出与对税收政策一般理解不同的是,较高的税率将抑制经济的增长,使税基减小,税收收入反而会下降,而反之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增长,通过扩大税基可以使得税收收入反而增加。但是拉弗曲线在讨论降低税率时可以扩大税基时的有效性,取决于两个隐含前提。一个是减税可以刺激消费和投资,提高技术生产率,促进经济增长,而这并不是一定会发生的(后面再谈此点)。另一个是即便减税可以刺激消费与投资增长,减税政策的中长期增税效果应大于财政赤字扩大才能修复中央财政资产负债表,这需要在经济繁荣阶段更具可行性。而往往推出减税政策时,宏观经济并不是处于经济繁荣阶段中,大多处于经济衰退或缓慢复苏进程中,此时即便减税措施可以刺激消费与投资增长,也无法完全对财政支出形成挤出替代效应,这加剧了通过拉弗曲线修复中央财政资产负债表的难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