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忆当年1、2分钱可以买到哪些零食

现在1分2分钱还有实际货币交换的价值吗?现在买零食怎么着起步也得是1元钱了吧,那还得是校门口附近的小卖部、无照摊贩卖的袋装垃圾小零食,弄出一些酸甜辛辣的味道,哄小孩子买个解馋,那里比得了我们小时候的零食,多少还能吃到点真东西。

六七十年代1分钱可以买到什么小零食呢?可以买到4颗彩色糖球、1根粉笔糖。我还记得当时买这种糖的情景,辛寺胡同口一侧往南,高台阶上有个淡黄色油漆的门脸,那时候叫地安门合作社也就是相当于现在的食品小超市,柜台里放着各种彩色包装纸的糖,这种最便宜的糖是放在柜台上一个玻璃的容器里边,红黄蓝绿紫各色的糖球外面沾满了砂糖以免粘在一起,里边有一个小铲子,谁要买了,就用它铲出几颗,1分钱的买卖还可以选择一下颜色,要一颗红的,一颗绿的,还有.......,买的时候已经是在享受了。这种糖球其实就是现在的硬水果糖,透明的酸酸甜甜的味道,小孩子买了放到嘴里慢慢的含着,让一丝一丝的酸甜去滋润舌头上的味蕾,可以享受很长时间。柜台里放的粉笔糖,也可以买的,1分钱一根,像粉笔一样的外形,吃在嘴里沙沙的,是糖被膨化了才有了这样的口感。想想当年我们这么大的孩子穿着不合体的旧衣裳,兜里有着1分2分钱可以自由支配,买上这么四颗糖,一根粉笔糖甜甜自己的嘴巴,心里有多甜。那些包着玻璃纸的高级糖我们是从来也不过问的。题外话,那时候我们女孩子都兴攒糖纸,把拣来的糖纸弄湿了,压平了夹在废旧的书本里,没事的时候几个小姐妹凑在一起炫耀一下,看好了,谈好了,还可以相互交换一下各自的有无,大家都做着一个相同的梦,凑够一套号码相连,图案相近的就可以换一个铅笔盒,大概只是个传说,从来没见谁换到过,但女孩子们还是起劲地攒着糖纸。过年过节也许会吃到几块像样的糖,但我们姐妹是多么舍不得,一般都是收着藏着要把玩很长时间才吃到嘴里。

那时校门口也有卖小吃食的,记得我在黑芝麻小学上学的的时候,校门口花上2分钱可以买一纸筒煮熟了田螺,田螺用纸筒盛了,放上牙签就可以挑着吃了。妹妹上的也是黑芝麻小学,当年方砖厂东口的付食店是姐妹俩儿常去的地方,几分钱能买好几种吃的、糖豆、麻酱根糖、豆面酥糖、橘子瓣糖、仁丹糖、搓板糖------一边走,一边吃。那已经是极奢侈了的。

上中学的时候地安门中学附近有一个水果摊,在那上学的时候经常会花三五分钱买一点苹果皮,梨皮,柿子皮,黑枣或是小沙果,海棠,山楂之类的解馋。那时候怎么有那么多水果皮,大概是做罐头削下来的下脚料吧,便宜,好吃,耐嚼。

夏天可以用买 3分钱买一根红果冰棍,5分钱买一根豆沙冰棍,1毛钱买上一支雪糕。西瓜切块买,放在纱罩子里边,大块的1毛,小块的5分,那时的品种叫黑崩筋,黄沙瓤。

在吃不饱肚子的时候,零食就是一种奢望,在早,经常是把家里用来做菜的粉条、粉丝当小吃吃掉,生的是无法吃的,拿来放在火上烤,呲熘一下就膨起来了, 像现在的膨化食品,吃一段再接着往下烤一段。小孩子会把生米放在兜里当零食吃,一边玩着,一边往嘴里放几粒米,咯嘣咯嘣地嚼一嚼。家里要是有挂面也会被拿来当零食吃了,这个生的还可以吃。还有桂皮,那也只不过是一种做菜用的佐料,但也被我们拿来做零食吃了,一点一点地咬下放在嘴里嚼体会它的香味。小时候母亲也会时不时的给我们买一些小吃食放在我们各自的抽屉里,一人一份,我的那一份都吃完了,妹的那一份还有,北京人讲话儿,有点东西舍不得吃舍不得用,那叫搂儿着。

那时的生活虽然有些苦,但是苦中带着甜,这种苦中有甜的滋味一直让我难以忘怀。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