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拥抱灾难,与火山共存

去年7月,我们来到印尼日惹,来到了默拉皮火山。默拉皮是印尼最为活跃的火山,平均十余年即会喷发一次。该火山的最近一次喷发,是2010年。周边的数个村庄因此被埋,死伤者众。面对自然力量,人类所能做的,只能是躲避。但当地人似乎并不以此为意,他们一直就生活在火山周边地区。爆发了,迁走。情况稳定了,再搬回来。

当地人说,一来,肥沃的火山灰非常适合烟叶等经济作物的种植,能带来不错的营生;再则,当地人都有自己的信仰,供奉的神明,也会给予庇护。可是,在2010年那场爆发中,宗教领袖也死于非命。在被毁的村庄遗址里,斑驳的墙壁上,仍然悬挂着神明的画像。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地球科学系火山学家斯蒂芬·斯巴克斯(Stephen Sparks),在最近一次访谈中畅谈了这一话题。从每日面对火山威胁的印尼,到火山灰每每瘫痪周边区域交通的冰岛,不同的国家和文化,总有自己的办法,去面对火山威胁。

您近年来提出,要将数学和物理建模,与实地的观测结合起来。在您看来,我们对火山活动的预测是否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我想是的。我从事火山观察已将近50年。在此期间,有关火山的科学研究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主要的原因是科技的进步。比如,我们已能通过卫星遥测,来观察那些地处偏远地区的火山。

再者,你刚才提到了建模,也因计算机科学发展而进步神速。10年前无法想象的建模活动,如今变得轻而易举。计算速度的巨幅提高,也让处理大数据变得简单。当然,我也希望自己和全球同行一道,能想出些新办法。

/ 阿贡火山的爆发,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当地人的生活。与火山共存,是生活的一部分。/

第三个原因,是许多非科学因素的介入。例如,我们与当地居民一道,共同观测一座火山的活动情况。很多民间保护组织、或当地政客都会跳出来,共同研判其危机概率,并采取相应措施。如我所言,它们都是非科学的。更好的相互沟通和危机预测,为人们提供了更好的决策参考。

因此,如我所言,科学活动与整个社会的互动,在过去数十年中,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 爪哇岛分布着布莫罗、宜珍、林贾尼、默拉皮等著名火山。上图为布莫罗火山。/

所以,进步是多层面的、多元的。

没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多学科、跨领域。面对一座具体的火山时,各个领域的专业人才都是必须的。比如,化学家、地震学家、火山气体学家,地震和建模专家等。我们要将不同背景的科研人员,凝聚到一个团队里。

精选